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12

12. 教父的亲情

 

Harry在周末时,利用自己家的门钥匙回了Potter庄园。他不想连接学校和家里的壁炉,他可不怎么相信Dumbledore,虽然那个老人是可敬,并且强大。但他在情感上就是不能相信他。

他很清楚,Dumbledore会特别疼爱自己,有一部份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是『救世主』;但是Snape、Sirius和Regulus都不同,对Snape而言,他是『Lily的儿子』,那是到死都不会改变的;对Sirius而言,他是『他的教子』,那也是无法改变的;对Regulus而言,他是『救命恩人和朋友』,这个更是不可撼动。

他们之间的保护和连结,不会因为战争的结束而中止或是背叛,但是Dumbledore会。因为这份保护、疼爱和偏袒,本就包含了重重考虑,以及为了胜利而不得不产生的利用关系。Harry懂的,以爱之名,束缚更重、其责更甚。老人总教导他爱,他毫不怀疑老人是爱他的,但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爱解决,即使他仍是Gryffindor,却也不再用那么单一的眼光看这个世界。

他知道,Dumbledore依然爱他,这点是无庸置疑的,但是他非常了解那位伟大的老人。爱,永远比不上『最伟大的利益』。否则他又怎么会将自己的初恋葬送在纽蒙加德?连自己此生的挚爱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扔进监狱了,没道理自己不会被利用。

但他不怪那个老人,他也只是希望这个世界更美好,而不得不牺牲少数去成就多数罢了。这点并没有错,只是Harry不能冒着失去亲友的风险投靠他。

Harry叹了口气。然后敲了敲Sirius的房门。

「噢!Harry,你回来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那么说的,我知道Slytherin并不全是黑巫师……但是我不得不在Dumbledore面前那样说。」Sirius懊恼的挠挠头,着急地向Harry道歉,并赶紧拉着自家教子在自己身边坐下来。

「什么?」Harry有些意外,他不明白Sirius为什么会道歉,他不喜欢Slytherin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会那样骂Slytherin也是无可厚非的……但他却在自己面前说Slytherin并不全是黑巫师?而且态度诚恳,眼神真切。他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什么陷阱?这个人真的是Sirius Black本人吗?不是复方汤剂或是夺魂咒之类的东西?

「其实……若不是因为当初神秘人控制了Slytherin,我是绝对不会逃离Black家的,我非常爱Gryffindor而且我也确信自己是个Gryffindor,但是如果不是神秘人,我不一定会那么排斥Slytherin。我从小受到Slytherin的教育,我很清楚那是什么,我对宣称要带给我们家族荣耀的神秘人很失望,所以逃走了。但是没有人理解我,家人都说我是纯血叛徒,背叛了Black家的荣耀。但是我明白!神秘人才是摧毁Black荣耀的人!当我看到Rey手臂被印上那肮脏的记号时,我真的气疯了!我才会认为他胆小、懦弱、看不清真相,不敢反抗那种邪恶的东西。不过,我也不否认我在学期间确实认为Slytherin都是黑巫师,我厌恶所有的Slytherin,认为他们都和我的家人一样是神秘人的走狗。但是在阿兹卡班我想了很多,尤其是遭到朋友背叛,让我明白这世上的品格并不是能用学院区分的。Gryffindor也有食死徒或背叛者,Slytherin也有善良的人。」

Sirius自顾自地说着。他需要发泄,他需要把压在心里二十多年的东西说出来,否则他会崩溃的。Harry大吃了一惊,上辈子Sirius从来没有说过这些,只一味贬低Slytherin。但……现在他觉得那是因为他缺乏诉说这些的人吧……Dumbledore不会认同他,而那时的自己,不也是认为Slytherin都是卑鄙无耻的黑巫师吗?凤凰社也全都是Dumbledore的人。若他当时成熟一点……他的教父是不是就不需要背负痛苦和悔恨,直到死都不被家族接纳?

但现在都重来了不是吗?Regulus回来了,Sirius也回来了,他们将会一起带领自己的家族走向荣耀……而Sirius也终于可以回到他的家。

「Sirius,我很高兴你这么说。」

「好了Harry,就算进了Slytherin,也不要忘了内心的善良和情义,你身上可是流着浓厚的Gryffindor血统。」Harry相信,无论是进了Gryffindor还是Slytherin,Sirius都会以他为荣。对一个教父而言,本以为已经死去的教子竟然还活着,就已经是Merlin的恩次了。是哪个学院的又有什么关系,就算他是个哑炮,对他的爱也不会减损一分一毫。

他还记得这一世在父母去世之前,Sirius时常跑到他们家,他最喜欢抱着自己,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亲生儿子,无条件的宠爱、无条件的包容。那时他也最喜欢窝在教父的怀抱里,感受宽阔的肩膀和给他温暖的胸膛。

「对了Sirius……你打算回到凤凰社吗?」Harry有些忐忑地问,他不希望他的教父进入凤凰社,甚至不希望他参与战争。

「当然不!我看得出来你提防Dumbledore,我也是。我在阿兹卡班想了很多事情,当然包括战争。Dumbledore也提防我,因为他看出我的内在有Slytherin的潜在因子。虽然我完全像是个勇敢的Gryffindor,他也依然忌惮我黑巫师家庭的背景。所以他那时才会不相信我,不是吗?」

「你应该和Regulus聊过了,对吧?」

「嗯!我们没有见面,只是通了信,由家养小精灵寄送。我们聊了很多,包括你的事情。其实Rey非常勇敢嘛!他完全有进入Gryffindor的资格!」虽然Sirius不讨厌Slytherin,还是最以自己身为Gryffindor为荣,Harry很高兴能知道这些。

「对了,Sirius,当初我戴上分院帽的时候,他说我有Gryffindor的勇气,又有Slytherin狡诈,所以我和你一样拥有两个特质,只是我们的选择不同。」

「你是救世主……在Slytherin会不会很辛苦?」

「我是学院首席,你不可能不知道在Slytherin这代表什么。我想改变Slytherin、找回她的荣耀,这是我欠Slytherin的。」

「Harry,我以你为荣!」Harry笑了,毫无阴霾的笑了。他的教父真的爱他,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人觉得高兴的吗?学院算什么?若是真的爱一个人,是不会在意他出自什么学院的。

「对了,Harry,我可以把另一个人接过来吗?」

「你是说Remus Lupin?」

「嗯!他是我和你爸爸的好朋友。」说起他,Sirius有些沮丧。Harry知道这或许源自于他曾经怀疑过对方,又或者是源于对方没有相信自己。但Sirius仍然选择和他重建友谊。Harry想,他的教父果然是个让人骄傲的Gryffindor!

「当然可以,只要你找得到他。」

「我已经写信给他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当然不会介意,我欢迎他住在Potter庄园,可是他不能加入凤凰社!我的庄园不欢迎任何食死徒以及凤凰社!」Harry十分认真的说道,若是Lupin还是坚持待在凤凰社,Harry就不能让他住在庄园中。

「噢!当然。你打算建立第三势力?」

「反正我不打算为了一场该死的战争葬送Potter庄园,包括Potter家的财产。至于阵营,我只是希望中立的家族越多越好。」

「你的同盟有谁?」

「Black家和Malfoy家,另外我和Longbottom家、Parkinson家以及Zabini家的继承人关系都不错。对了,我现在是Gryffindor和Slytherin的继承人,我打算用这个身分做些什么。」Harry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身边的大狗跳了起来。

「什么!」

「我现在拥有Hogwarts四分之二的主权,并且连校长都得听我的,当然他本人不知道继承人出现的事情,我告诉你是因为……」

「因为我是你的教父。」

「是的,你是我的教父!」Harry笑了,是的,这就是他的教父。一个乐观开朗,永远绽放光芒,天上最明亮的天狼星。他的教父,永远将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不为别的,只为了他的教子。

曾经从阿兹卡班越狱,为了不让那个叛徒有机会伤害他的教子;又风城仆仆越过了海洋、颠沛流离了许多日子,只为了见教子一面……

他是最好的教父。

「那么……Sirius你好好休息,我想我给你安排一个小精灵好了。」Harry对着空气叫道:「Wendy!」

啪的一声,家养小精灵便出现在他们面前。

「主人。」

「我让你服侍Sirius,他是我的教父,知道吗?」

「噢!这是Wendy的荣幸!服侍主人的教父!Wendy实在是最幸运的小精灵了!」受不了他尖叫的声音,便让他退下了。

「Sirius,我先去处理一些事情,明天再来看你。」

趁着这次请假,Harry打算去翻倒巷把消失柜买回来,以他的程度修好这个柜子不是问题,他可没有时间等Borgin先生修好它。

将该处理的家务事都弄好之后,Harry便回到了学校。

 

「Harry,等下是万圣节晚宴,你打算穿成什么样子?」

「万圣节!」他怎么忘了,万圣节是Quirrell把巨怪放进来的日子,得想个办法解决……

「是啊!你该不会没有准备衣服吧?」

「啊……前阵子都在处理Sirius的事情,所以忘记了,不过我有衣服。」Harry轻松地说,他不是没有礼服,只是不一定适合万圣节,不过姑且将就一下吧。虽然他也知道,这种场合是显示家族财富和品味的好时机,不过今天晚上大概也没人能好好享受吧。

「对了,我一直忘记恭喜你的教父出狱,并且洗清了冤屈。」

「谢谢,Draco。」Harry真心的笑笑,然后两人说了句待会见便各自回寝室换衣服。

当Harry再次走进公共休息室时,引起了一阵骚动。他没有戴眼镜,一双碧绿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闪闪发光,一身淡绿色的礼服,这颜色很衬他的眼睛,那套礼服看起来高贵华美,并且十分讲究细节,料子也是极好的,足以配得上Potter家主的身分。

「Harry,不错唷!等着看今天会有多少少女为你心动!」Blaise坏笑着打趣,Harry笑而不语。事实上他特地选这套礼服有很大的原因是方便活动,它的设计不繁琐却又足够华丽高雅,料子虽然挺却很软,就算要穿着战斗也不算什么。

「走吧!」他们跟着级长到大厅坐下来,首席开餐之后Harry只吃了几口就放下了刀叉,只拿着南瓜汁小口小口的抿着。他下午就已经先吃过东西了,特地吩咐家养小精灵准备的。

「Harry,多吃一点!你每天都只吃一点点怎么行呢!」Draco立刻叉了一块肉放进Harry的盘子里,他也只是笑笑,优雅的吃掉。

「巨怪——在地下教室里——以为你应该知道的。」Quirrell冲进大厅喊了这句话便昏倒在地了。

而所有学生都开始慌乱,连一向冷静自持的Slytherin都慌慌张张的。

「安静!」作为首席的Harry冷冷地喊了一句,便让长桌上所有Slytherin安静下来,并稳住阵脚。「级长,带着他们回地下室,七年级走前面,五年级和二年级跟在后面,一年级在中间,三、四年级随后,六年级押队,走最近的路回公共休息室,不许逗留。」在Harry一声令下,所有小蛇们便迅速动作起来了,听到他们的Potter首席这么冷静,一定不会有事的。

而其他三个长桌则是乱哄哄的直到Dumbledore大声提醒才安静下来。

Harry用余光看见Snape已经从门口出去了,Harry有些烦躁的打算跟上去。

「Harry!你要去哪里?」Pansy急忙拉住Harry的手,生怕他有什么危险。本来想直接甩开她的手,可是看见她着急的表情便狠不下心了。有朋友这么关心自己让他感觉心里暖暖的,在学生时期的友情总是最单纯的,尽管是Slytherin。

「我没事,你们先走。」Harry说了一句便匆匆趁乱离开,还趁这时给Quirrell补了一个昏迷咒。

离开了众人视线之后,Harry直接使用幻影移行到放着魔法石的地方,他过去时Snape已经在那里了。那只三头犬正一边嚎叫一边向Snape冲过去张口正要咬下去。

「Professor!」Harry赶忙扑过去将愣住的魔药教授挡在身后,并被狠狠咬了一口。「嘶——」他的背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深可见骨,一片血肉模糊,却仍咬着牙不肯发出任何呻吟声。他受过比这更重的伤,区区一只三头犬还杀不死他。

Snape不清楚这些关卡是什么,那些都是每个教授独立设计,所以除了自己的关卡,其他什么都不会知道。所以当他打开门时,确实有些愣住了,那么凶猛的三头犬,竟然放在第一关,Dumbledore到底在想什么啊!

若他想要攻击是完全来得及的,但是他又不能破坏这些关卡。就这么一刻的犹豫,导致他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现在不同了,Harry受伤了,若再不攻击,只怕他没办法带着一名伤员离开这里。

「神锋无影!」慌张的魔药教授紧紧搂住脸色发白的少年,为了保护他甘愿挡在前面甚至不惜受伤的人……他几乎是立刻把Harry和十多年前的幽灵重合在一起。

「您没事吧?」那双绿色的大眼睛正一睁不睁地盯着他的院长,脸上的表情尽是焦急。

「该死的你怎么会在这里!跟我回去地窖!」到底是谁有事?Snape可没有被攻击,受伤的人反而问没事的人有没有事,还能更可笑一点吗?但是对方脸上的表情让他说不出一句狠话。「Potter!」

「不!等会我去地窖和您解释,我得去处理巨怪。我给了Quirrell一个昏迷咒,暂时不用担心。」Harry给自己施展一个止血咒,便匆匆跑开,完全不顾还没回过神来的魔药教授,直到对方魔药教授视线范围外他才幻影移行。

「你给我滚回来!」

Harry到了二楼女厕所附近,只有巨怪,幸好附近没有人。他用一个神锋无影和四分五裂,了结了那只巨怪。

他几乎抑制不住怒火,怎么可以将这种危险生物放进城堡中呢!尤其是明知会发生这种事情的校长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难道他都不担心学生会因此受伤吗?同时背上疼痛的感觉也提醒着他有些失血过多了,应该赶紧回去擦药,否则会晕倒在这里的。

「Potter!」低沉的声音从转角传过来,让他有些紧张,现在真的不是谈话的好时机,尤其他已经快撑不住了。

「Professor Snape……」他有些怯怯地应道。只能眼看对方去检查那只巨怪的尸体,他感觉得出对方正在气头上,Harry也觉得有些自责,明知道他一直都在保护自己,却还这样找一堆麻烦上身。

「Severus、Harry?」Dumbledore带着McGonagall到了这里,显然对于他们在这里有些意外。Harry见到有外人来,便赶紧使用了迷惑咒,让他们看不到他身上的伤口和血。为此他的院长微微皱了皱眉,却什么都没有说。

「校长。我迷路了……幸好Professor Snape赶过来救我……」Harry低下头说着,不给这位老校长摄神取念的机会。

「是这样吗?Severus。」

「我想作为Slytherin的院长,是不能放任自己的学生死在Hogwarts的。」被点名的院长最后决定帮这个小混蛋说谎,反正骗人是Slytherin的天性,他可不是品德高尚的Gryffindor。

「那你们赶快回去休息吧!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就好。」看见Harry苍白的脸色,以为他是受到了惊吓,Dumbledore便向Snape点点头,示意他带Harry回寝室。

当然,Snape最后把他扶回了地窖,并帮他撤掉身上的迷惑咒。

「Mr. Potter,请问你在做什么?」魔药教授瞇着眼轻柔的问道。Harry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知道对方声音越是温柔,代表他越生气。

「我可以解释……」

「趴下!」Harry乖乖地趴在沙发上,任由教授在他身上敷药包扎。他施了止痛咒,但不代表没有触觉,能感觉到对方的手碰触到他的伤口时轻微的颤抖,不知道是出于恐慌还是愧疚。但Harry没有揭穿他,就当作没有感觉似的。

「你为什么在那里?」

「因为我知道教授你在那里,我不可能放任你受伤……」

Snape没有回答,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从那个幽灵消失了之后,就没有人这样奋不顾身挡在自己面前,就像是不管前方是什么危险,都会保护自己一样。他曾经在Lily袒护他时他为此而感到难堪,但是被那个青年守护时,有的却只是安全感,Snape现在细细想来,或许是因为Lily眼里或多或少有一些同情怜悯,但那个人却是理解和同理心。他渴望被理解,却厌恶被同情。

「Professor?」感觉身后的手停止了动作,出声提醒了一句。对方轻叹了口气,并将手上的动作放柔,完成了包扎的动作。

「每天到我办公室换药,听见没有!」

「谢谢您,但是真的不需要麻烦您,我那里有药可以自己处理。」

「你最好听我的!」

「真的,Professor,我自己能处理。」年长者完全不能理解为何对方会这么疏离他,连换药这种小事都不愿让自己帮忙,他可能真的不是那个人吧,他才不会这样。

「你要自己走过来,还是我现在就把你送到医疗翼,好让全校都知道你受伤?」

「……我知道了。」Harry不得不答应,或许Snape只是不想欠下任何人情,尤其那个人还是个Potter。

「你该给我一个解释。」

「您要什么的解释?」

「我想伟大的救世主应该不至于不知道该解释什么吧?」挑眉。

自知逃不掉的Harry只好一边叹气一边为这间办公室加上最严密完善的防护咒语。

「我……我是Gryffindor和Slytherin的……继承人。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我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什么!」一想到魔药教授要是知道自己和Sirius做出完全相同的反应,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就大大的娱乐了小救世主。

「是的,我会守护所有师生,以及这个所有小巫师的家——Hogwarts。」

「可是……Slytherin继承人……不是黑魔王吗?」

「他只是有Slytherin家族的血脉,甚至不是Salazar本人的后裔,况且他不符合资格。Salazar本人订下的标准是,同时具有Slytherin的狡诈谨慎野心,以及Gryffindor的勇敢果决诚实,同时是个蛇佬腔。符合这三个条件,才有资格成为Slytherin和Gryffindor的共同继承人。」

「你的意思是……Salazar Slytherin和Godric Gryffindor的继承人必定是同一个?」

「是的,这是他们一起决定的。他们可是灵魂伴侣,会订下这样的标准也是合乎情理的。」

「灵魂伴侣……」魔药大师此刻正在消化他从小到大最难以相信的一件事。被史书记载是仇敌的两人,竟然是灵魂伴侣,并且继承人是共同的!只要读过Hogwarts一段校史,就一定不会相信。

「是的。」Harry点点头,挥挥手在空气中幻化出两个标志——那是Slytherin和Gryffindor的象征。那是只有继承人才能做到的事情,这也让对方不得不相信。

「宵禁时间快到了,我先回去了,晚安Professor。」

「明天八点到这里换药。」

Harry微微行了个礼,便离开了。


=========


終於考完期末考了(好啦星期五還有一科

這一章寫了關於我對天狼星的看法,我一直都認為他絕對不會單純是個莽撞的人,他不會不顧全大局的任性,也不會只是大吵大鬧。我認為他是單純活潑,但不代表他無腦或是愚蠢,希望我有把這種想法傳達出來~

我覺得接下來劇情應該會比較快了,我希望黑魔王可以在30章之內去見梅林!

是說我又開新坑了,但是我打算填完再一次放

评论(4)
热度(36)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