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13

13. 继承人怒火

 

在Snape的魔药帮助下,Harry只用了三天就把伤养好了,这几天他能感觉魔药教授对他的态度好了许多,Harry将之归咎于自己是受伤的原因。但上一世就算他伤的再重Snape也不曾到医疗翼看他哪怕一眼,是他不再那么讨厌自己了吗?或许是因为自己这一次是个Slytherin,而不是个莽撞的Gryffindor吧?Harry默默思索着。

当然,被相对友善的对待是要付出代价的,Harry不得不向对方说出自己的一部份计划。他告诉了Snape关于魂器的事情,当然他没提到自己也是一个半成品。这件事情Harry早已决定不告诉任何人,无论是谁。

一部分的计划,当然也包括关于这个万圣节前夕发生的事情将如何处置。

Harry并不打算放过Quirrell,不过他目前不打算动他。他必须先处理Dumbledor,他这次真的很生气,身为一个校长,怎么能任由自己的教职员把巨怪放进来呢?做为一个校长,他拥有Hogwarts一部份防御系统的掌控权,但Harry在当下却感觉到防御阵是完全打开的,而在他要关闭时,巨怪早就利用那个空隙被放进来了。

他决定以继承人的身分进行惩处。

当然,隔天的Hogwarts一早就十分热闹。

「这是什么?Harry,你快看!」一大早就被Draco拖到公布栏前,挤了一群人,每个人都想一探究竟。

「唔……『Albus Dumbledore身为校长,罔顾学校安全,未能阻止危险生物入侵城堡,以Gryffindor继承人之名与Slytherin继承人之同意,罚之密室禁闭一周,校长之责由Minerva McGonagall暂代。即刻生效。』Gryffindor和Slytherin继承人?我以为Slytherin继承人是神秘人,但是这个通知书是有契约效力的,确实是由继承人本人亲自书写的!而且还有只有继承人才能弄出来的契约院徽!」就算是Draco也不禁抛开自己的贵族面具,有些激动地摇着Harry的肩膀。

「我早就说过Voldemort没有作为Slytherin继承人的资格。放松点,等一下公共休息室的公告才是最重要的,去看看吧?」

「Harry,你为何一点都不惊讶?」Blaise不禁感到奇怪,就算他这个朋友平时就很淡然,但是继承人这种东西可不是每年都会出现的,甚至千年以来也才出现这么一个能够拿出魔法证明的继承人。

「有什么好惊讶的,我见过继承人本人啊!这个惩处我也是事先就知情的。」Harry睁大双眼,用他最无辜的表情面对眼前的友人们。

「你……你认识继承人?」Pansy尖声喊道,而其他所有人都往Harry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唔……只是作为学院首席,继承人让我照看着学院一点而已。」Harry不喜欢说谎,所以他只是善用了语言艺术,他并没有说一句谎言,却能将大家的思考引导到他希望的方向。再加上他看似天真无邪的脸,根本没人会怀疑他。

「你的意思是……继承人将你做为他的代言人?」Draco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是不敢相信。

「嗯……算是这个意思吧?」

听见来自救世主的承认,大家都开始审慎评估,连继承人本人都公开表示支持Harry Potter成为他的代言人,那所谓的黑魔王又算什么?还敢自称Slytherin继承人?根本就是江湖骗子。

这在Harry事先的计划之中,他得刺激一下Voldemort,也不能让校长再拿学校的安危开玩笑,况且这能让Slytherin的人不敢在他面前作乱。

至于魔法石,他会去拿的,只是他不会乖乖交给Dumbledore,他会好好善用。他已经过了会做白工的年纪了。

而Slytherin的同学们听见Harry说的话以后,更是在反省自己有没有曾经不小心得罪救世主,要是他以Slytherin继承人代言人的身分找自己麻烦,那可是吃不完兜着走。

在看见继承人在公共休息室贴的公告以后,他们一致决定跟随救世主的脚步,他魔杖所指的方向,就是他们前进的方向!

这完全体现在晚餐时的大厅中,每个Slytherin都更加乖巧,并且在Harry开口之前都十分安静。

但Harry只是用安抚的微笑看了他们一眼,一言不发等待着什么。

教师席上也发生了一些不可预料的事情,

「Minerva,有你的信。」坐在她身边的矮小巫师Flitwick小声的提醒道,那封信上印有Gryffindor的魔法院徽,寄信人的身分不言自明。

其实一早教授们便看见那份公告了,本来还有些不以为意。可是他们发现Dumbledore不见了,找遍了整座城堡、禁林、黑湖附近……甚至完全联络不上,他们这才相信Dumbledore是真的被『关禁闭』了。

Harry将他关在Slytherin的密室中,这是在暗示他,Gryffindor和Slytherin密不可分。甚至可以让他更进一步猜测Gryffindor和Slytherin继承人根本就是同一人。他不觉得Dumbledore会猜到他头上,毕竟谁能想到继承人竟然是个十一岁的小巫师?

Harry此时能感受到来自教授席一道火热的瞪视,不用看都知道是来自自家院长的……看来他对于如此高调处理这件事情很不满啊……

这时拯救他的是来自他上辈子的院长McGonagall的声音。

「Gryffindor学生全都注意我这里!」她大喊道。「关于继承人的事情,你们一定有所猜测,对此我也无法奉告什么,不过这里有来自继承人本人书写的一封信,我将在此以院长的身分念给所有学院的学生听。」一听见继承人,大家又炸开了锅,直到McGonagall教授大声喊出一声安静他们才静下来。

「『Gryffindor的精神是诚实、勇敢:诚实地正视自己的内心,勇敢地面对一切困难。正视自己的内心,包括野心,包括所有正面、负面的情绪思想,唯有正视它,才能更好的控制你自己的内心,将它导正到正确、正义、符合Gryffindor精神的方向。面对眼前的困难,包括自己的缺点、包括自己的错误。那些当然是你的困境,它将你困在那里,阻止你走向正确,你们得披荆斩棘,才能走向光明。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拥有面对错误的勇气呢?他人的评价,不需要太过看重,但你要有勇气承受。请让Gryffindor以你们为荣。勇气也包括了诚实,有勇气在恐惧害怕时,依然不欺骗自己或他人,诚实面对自己,那才是勇敢,那才是Gryffindor!』这是Gryffindor继承人阁下要我当着全校面前告诫所有Gryffindor学生的事情。」

McGonagall朗声将整封信中的内容一字不漏地念完,她不知道Gryffindor会不会牢记这个告诫,但她本人是深受震撼的。她原本以为勇气是只有在面对敌人时才需要的,却没想到面对自己反而需要更大的勇气。

她一向公平公正,虽然偏爱自己学院的学生,但是她不曾用带有偏见的眼光看待其他学院。甚至血统对她而言也没什么,当初他最骄傲的学生之一LilyEvans就是麻瓜出身。

见Gryffindor长桌安静下来,讨论声也渐渐停止之后,Harry站了起来,轻描淡写地说:「好了,既然Gryffindor发表了他们的箴言,那么身为Slytherin的首席,我也被Slytherin继承人授予了和大家探讨一下Slytherin行为守则的任务。这将会成为我们每天晚餐前的讨论,我希望你们没有意见?」

「没有,首席!」他们当然不会有意见,他们的继承人早就在休息室的公布栏宣布过这件事情了,并且有魔法签名的效果,不可能是假的。继承人甚至声称Harry Potter作为学院首席将在Slytherin拥有最大的处置权——对所有Slytherin。

微微对教师席行个礼,Harry便开始对他的Slytherin们进行他们的第一课。

「很好。那么……Slytherin行为守则第一条?」

底下所有人都高声朗诵道:「保持优雅。」Harry看见许多学生与有荣焉的眼神,甚至带有一丝骄傲。但他只是冷淡地颔首。

「是的。那么,Mr. Malfoy请你分享一下,你觉得优雅是什么?」

「优雅散发在一个人的举手投足间,是高贵的象征。」身为Malfoy家的继承人,Draco毫不犹豫的回答,并且将头高高的扬起,似乎是很骄傲于自己是第一个被首席点到的人。

但Harry只是冷淡地瞥了他一眼,不以为意地点下一个人:「好。Mr. Zabini,你觉得是什么让一个人的举手投足符合优雅呢?」

「唔……是气质?」Blaise犹豫了一下,然后不太肯定地回答。

「是的,气质。我要告诉各位,行为来于气质,气质源自心灵——内心与灵魂。干净的内心,纯粹的灵魂,那才是真正的优雅。你们觉得……Voldemort……优雅吗?若他连优雅都做不到,又有什么资格说自称Slytherin?」不顾众人因为这个名字而颤抖,Harry只是挑了挑嘴角,不屑的眼神让所有人惊骇。

「优雅,是一个高贵的品德。真正的优雅是由内而外的,你所做的一切,源自于你的内心,若你的内心不优雅,那么再高贵的行为举止都只会流于形式。」Harry微微笑,继续说:「你们想过为什么Salazar Slytherin要将『保持优雅』放在第一条吗?因为那是Slytherin的精神。我们的学院宗旨是:高贵、权势、抱负、真诚、责任 ,这些,通通都符合优雅的准则。我个人认为优雅是不疾不徐,优雅是专注从容,优雅是不卑不亢,优雅是气定神闲,优雅是内心正面、有爱、祥和、稳定。那么你们自问,做到了吗?」Harry很满意地看见底下的小蛇们纷纷露出深思的表情,并且看得出不少人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乖乖地低下头自省。

「Slytherin行为守则第5条:『做事力求完美。』那么希望你们也能在『优雅』这个课题中力求完美。」

说完,便坐下举起刀叉开始用餐,并用余光观察了一下教师席。连教授都开始思考,真正的Slytherin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人们都误解了Salazar Slytherin呢?

看见自己说的话很好得起了应有的效果,Harry便安心地优雅吃着他的晚餐。其他人见首席动手才跟着开吃。

所有的Slytherin都在思考,救世主突然的上位者气势是不是代表着什么?而继承人又是什么意思。

当晚Harry回到宿舍便看见那出现在自己书桌上的冠冕,便立刻将他的契约宠物蛇怪Carey召唤出来。

【Carey,帮我个忙,借我一些毒液。】

【好的。】

Harry让他在冠冕上滴了一滴,既然有蛇怪的毒液可以用,又何必浪费魔力使用魔鬼火焰,还得担负被发现使用黑魔法的风险?

他揉了揉伤疤,如果可以他真想处理掉他脑袋上这个魂器。但是他还不敢拿自己的生命随便乱来,至少在打败Voldemort之前,他还不得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他决定剩下来的魂器都交给Dumbledore去处理,他也不怎么喜欢管这种破事。心动于是行动,他写了一封匿名信给Dumbledore,将他没能处理掉的Hufflepuff金杯和Gaunt的戒指,以及魔鬼火焰消灭魂器的方法。剩下的就交给那位老校长了,不过这当然是在他禁闭结束之后。他不打算亲自处理这两样危险的东西,他知道自己一定会被戒指所诱惑,他的遗憾实在太多太多了。而金杯则还在Lestrange家的金库,骑龙逃亡这种事情只要经历过一次就够他受了,实在不愿意再来一次啊!

为了以防万一,Harry没有用自己的字迹,而是稍微用魔法修改了一下——那是和Gryffindor继承人的公告相同的字迹,他不打算让那位控制欲很强的老人知道太多关于自己的事情。至于他也是魂器这件事,只要他把蛇佬腔这件事控制在Slytherin内部,校长将不会知道。

Harry还有别的计划,魂器都很好解决,但他希望能早日把主魂复活,否则无法彻底消灭他,看来需要设局让Voldemort得到他的血了。只要一想到他自己的血曾经以及未来都流淌在那个怪物的身上,他就忍不住作呕。

主魂附在Quirrell身上,或许他可以把骨、肉、血的复活黑魔法主动透露给他。

于是Harry开始花费时间在寻找那个魔法,身为学院继承人,他有权利借取禁书区所有的书甚至不需要教授的允许,书本会感应到继承人的契约。不过即使是禁书区,他也不曾找到关于这个魔法的数据。他花了大量时间Slytherin的密室图书馆,却也没有找到。谁能猜到这样的魔法他竟然是在Gryffindor的图书室找到的!

「Hermione,我最近在书上看到一种魔法,我对于他的理论很感兴趣,妳要和我一起研究吗?」Harry特地趁着Quirrell在附近时谈起这个话题。这实在不是件困难的事,要知道这个头巾结巴大蒜男可是时不时就出现在Harry附近,彷佛就是明目张胆在监视他。

「当然!」一听见可以学习新的知识,褐发小女巫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

「你看这个!上面写父亲的骨、仆人的肉、仇敌的血,可以复活一个人,你觉得这算是人体再造吗?」

「Harry,这是黑魔法!」Hermione对于Harry看这种黑魔法书及显得相当担心,Ravenclaw的图书馆是对学院学生开放的,和Slytherin、Gryffindor的不同。Hermione从来没在她学院的图书馆看过任何黑魔法书籍,所以她自然将之列在『危险』范围内了。

「我当然知道,只是个研究而已,我是以麻瓜的基因理论在看这个研究的。」Harry也知道对方的担心,毕竟黑魔法很伤身又很容易走火入魔,不过只要能控制好自己不被邪念控制住,黑魔法还是个很好的工具。但看见Hermione担心的表情,他决定还是用温和的语气先安抚她就是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无法解释为什么需要仇敌的血,这样不会使他的新身体更加混乱吗?」

「或许这就是麻瓜科学和魔法的差异吧?算了,这不重要,我还发现了其他有趣的咒语!放心,只是一般的符咒罢了,不是什么黑魔法。」

「太好了,或许我们可以一起研究!」Hermione显得很开心,对于能够学习新事物,无论是什么她都很开心。

「那我待会带妳去一个地方,不过希望妳别介意Draco、Blaise和Pansy的加入,我得麻烦你去邀请Neville,我去有点不太方便。」Harry有些为难的笑笑,身为Slytherin的学院首席,也不适合太过明目张胆和麻瓜出身的Hermione和Gryffindor世家的Neville来往。

「当然,我并不讨厌Slytherin,相反的,我还觉得学院分歧有点太过严重了。」

「是啊,作为首席,我严令禁止主动挑衅,当然若是有其他学院的同学不识好歹,我也不会阻止我学院的同学们做些小小的报复。」Harry有些顽皮地笑笑,这成功地逗笑了对面的小女巫。

「说你是Slytherin呢!我还以为你是Gryffindor,这么顽皮!」

「分院帽说过我有Gryffindor的潜质呢!」

「我也是,他说我渴望知识,同时又具备了勇气,但是我比较喜欢Ravenclaw,而且分院帽也说我Ravenclaw的特质更多些。」

「Potter首席……院长让您现在就去他的办公室。」一个一年级小蛇脚步虚浮的走过来,表情有些恍惚。

「呵呵!Harry,你又惹到Professor Snape了?」Hermione带着一丝幸灾乐祸地说道。她知道Snape对于自家学院的学生一直都是十分纵容的,所以他不怎么担心Harry会被为难,但这毕竟也已经是她第二次听见有人过来叫Harry去院长办公室了。

「Hermione,我觉得我这次真的完了,你看见刚刚他的表情了吗?院长肯定气炸了!」Harry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地说。

「你做了什么?」

「明天是星期天,早上十点到八楼,我再和你们说。」Harry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他没打算把自己的身分一直瞒着他的朋友们,尤其是他情同姐弟的Hermione。

「Professor,我是Harry Potter。」他恭敬地敲敲地窖办公室的门,门很快就打开了。

里面站着一个满脸怒容的Snape Snape,这让Harry有点想拔腿就跑。

「进来。」

「请问Professor找我有事吗?」

「对尊贵的继承人,我怎么敢说有事呢?只不过很想问一下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很抱歉,Professor。我可能在无意间给您制造了麻烦,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我绝不会牵扯到您的。」看见对方已经气到无以复加,Harry赶紧立下他的保证。他一直都不希望牵扯到Snape,只要可以他甚至希望把对方推离战场。但那是不可能的,若是连让他赎罪的机会都不给予,他将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你说什么?」

「关于我的身分,目前除了您以外没有人知道,但是我会告诉一些人。」

「你的下一步计划?」

「Quirrell要拿魔法石,我打算阻止他,这件事情我会和Draco、Neville、Pansy和Hermione一起完成,若您不放心也可以一起去。」

Snape突然有个想法……也许他能在这个时候测试一下眼前的少年,虽然他也不太清楚自己真正的想法,但是他得知道,Harry是不是『他』。

「Potter,我知道你对Dumbledore有些顾虑,但这时候关他禁闭绝对不是个好选择,你或许应该把Quirrell也关起来。」

「Professor,您在开玩笑?我知道放巨怪进来的是Quirrell,但这时候让Voldemort产生疑虑和警戒绝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Harry刚刚毁掉了冠冕,若是让对方知道Hogwarts的密室已经被继承人摸透,难保他不会去检查冠冕是否安好。

「嗯……鉴于你之前竟敢一个人闯入禁区,我罚你抄写Slytherin行为守则一遍,就在这里,没写完不准走。」

Snape在旁边盯着他写字,他想透过字迹看看Potter到底是不是『他』。但是不一样……Potter的字迹和他圣诞的贺卡不一样……Snape也说不上自己的心情究竟是轻松还是失落。

他不知道的是Harry在写贺卡时的习惯本来就和平时不同。或许是因为潜意识上不相信『他』会是James Potter的儿子,所以他很直接就把这唯一的证据当成了真理,并且推测Harry不是『他』。

但是那些相似处要怎么解释呢?

或许真相没有那么难猜测……Harry Potter本来就是那个人,只是不愿意说出来而已,他还要再观察观察。

况且,当初Harry以继承人的身分写下公告时,字迹也与这个不同。Snape完全没有发现自己一直在想办法证明Harry就是他在找的人。 


===============


大家暑假快樂!!終於又到了我一年一度最期待的暑假啦!!今年我終於要去大陸了,大約八月中旬要去桂林!!不過七月底要先去日本一趟,所以接下來可能會比較慢更(一直在玩還敢說以前從來沒有一次假期出國這麼多次的!好期待啊~~


是說我怕有人會說我黑老鄧,但其實老鄧是不會去傷害Harry的,而且老鄧絕對是愛Harry的,但是他對Harry是愧疚、利用、愛三種滿矛盾的感情,但很快就會讓他和Harry說開啦!因為我也比較喜歡他們站在同一陣線XD


有人知道要怎麼弄目錄嗎?我想說把他們整理起來,可是跑出來就是一大串的網址,看起來不整齊不開心XD

评论(8)
热度(30)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