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Sleepwalking 03 黑湖畔

其實我有點分不清楚臺灣翻譯和大陸翻譯了(羞愧)因為我看小說是臺翻,但同人文卻大多是陸翻啊!

由於我會記得兩個專有名詞,但不知道哪個是臺翻哪個是陸翻,所以我會選擇我比較喜歡的翻譯(我猜大多是臺翻吧?

希望大家多多見諒,我會再去查查的,不過其實我覺得人名陸翻比較好,其他的我比較喜歡臺翻,但同時我又覺得臺翻的咒語有點......童趣?

上一章 繁體版


第三天:黑湖畔

 

  这真的很不对劲!Harry已经连续三天梦游了,他们住在一起至今已经两年了,Harry的生活习性他一直都很清楚,他从来没有梦游过。甚至是他学生时期的夜游也都是在Harry头脑、意志都清醒的情况下进行的。这会不会是食死徒的另一个阴谋?又或者是有人想要伤害Harry?一想到有人盯上了他的爱人,Severus便不由自主地想要发怒。

  他绝不可能由着任何人伤害他的Harry,所以他一直在注意Harry是不是有被下了什么奇怪的魔药。但是经过一整天观察,Severus一点也没发现Harry的所作所为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

  一样记得给Severus一个早安吻,一样去给那些愚蠢的儿童上课,一样去大厅吃饭,一样在下午时去校长室和Minerva单独聊天吃下午茶。甚至连他入口的食物都一一仔细检查过了。但是完全没发现任何异常,他没看见Harry的时间就是给那群小鬼上课的时候,以及Harry去校长室喝下午茶的时候。

  但Harry对魔药的敏感度是很高的,警觉性也很强,Severus不认为区区学生能暗算到Harry。Minerva更是不可能,谁都知道她和Weasley太太是并列最疼爱Harry的人,她们都把Harry当成自己的孩子,简直都要宠坏他了。唯一值得一提的是Harry在开始梦游的当天与即将结婚的Weasley么子和即将上任Weasley太太的Granger见过面,但他们除了送喜帖以及聊天之外倒也没做什么。况且这两个人也不可能会害Harry发生危险。如果Harry发生了什么,他们肯定会是除了Severus之外第一个跳出来的人。

  他还特地去查找了有关于梦游的资料,但却也没查出什么。Harry不喝无梦药剂已经很久了,他在睡前也没做什么其他的事……Severus可不相信性爱会导致梦游这种事。

  但想这么多也是没用,Severus最后还是认命地跟在Harry后面。听说梦游是不可以叫醒的,所以他很安静地走在后面。

  他看Harry走出了城堡,似乎已经知道Harry会去哪里。那里是对于他,也对Harry非常重要的地方。

  黑湖旁的大树。

  那是他和Harry第一次谈心的地方……虽然不是以一般普通的方式,并且那次的湖边谈话也并非以美好的方式结束。

 

   -----------------


  Harry喜欢坐在这棵大树下,看着黑湖波光粼粼的景色,尤其是夜晚,湖面反而会闪烁着少许的辉光,Harry猜想那大概是星空的缘故。但现在才下午,他没有课,于是便拿了几本书坐在树下看。其他的学生也知道在这时候最好不要打扰Potter教授。

  Severus看见眼前的这个画面,终于明白为什么其他人都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找他说话。这个画面太安详、太平和,让人完全无法进入。他看得出来Harry正在和自己独处,或许这里是除了天文塔之外,最让Harry放松的地方了。

  学生时期他就时常逮到夜游的Harry在这两个地方出没,不是在哭就是在沉思。当时他没深想,只把这些当作成长的迹象,却没思考关于男孩心理压力的可能性。对于那时的他而言,只要Harry Potter活着就好,他的心理活动是如何的他一点也不关心。

  但是现在他想了解Harry,想知道Harry在想些什么,想知道Harry到底经历过什么。但Harry却一直对此避而不谈,只要一提起战争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不知道在顾忌什么。甚至他敢说,就连Granger和Weasley都不完全理解Harry。究竟是什么让一个一向直来直往的Gryffindor学会了隐藏秘密?

  自从在天文塔上那次偶遇之后,他还没能和Harry单独相处过,并不是他们刻意避开或什么的,只是双方都很忙。作为两个学院的院长,教授的科目又都是必修课,尤其Harry还对学校的事务不甚熟悉,还在磨合中。所以他一直找不到机会和Harry聊聊,好了解他在想些什么。

  现在他看见了一个能够接近Harry的机会。

  他不打算否认他想到的方法事实上有那么一点卑鄙的欺骗,但他是个Slytherin,有何不可?

  下定决心的Severus走入了禁林,当他再次『走』出来时,他已经转换为阿尼马格斯型态了。他的阿尼马格斯是一条白底黑纹的极北蝰——具有毒性的一种蛇类并且在英国境内不算少见——他的鳞片十分有光泽,是一看就知道十分健康的样子。

  他默默爬行到Harry脚边伏在那儿,他其实并不确定Harry摆脱掉Voldemort的魂片之后是否还保有蛇佬腔的技能,于是他没有开口。

  【你好,你也出来晒太阳啊?】Harry开口了,发出了嘶嘶的声音,但现在是蛇类的Severus反而不觉得这样的声音阴冷,反而听出了Harry温柔的语调。他想象不到竟然连一条蛇——一只畜生——都能得到Harry的善意和温柔,他不明白男孩究竟是不是同情心太过泛滥。

  【你听得懂我说的话。】

  男孩愣了一下,似乎有些诧异他的话语,但仍然好声好气的回答了。【哦……这个问题很复杂,但总之我现在应该是英国境内唯一一个蛇佬腔。】Harry的语气听不出情绪,Severus觉得这似乎是一个切入点。

  【你不高兴自己是个蛇佬腔?】

  Harry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才回答:【不,我厌恶的不是蛇佬腔,而是我成为蛇佬腔的原因。它让我和一个邪恶的黑巫师有了更多的共同点……】

  【黑巫师?】

  【是啊!他的名字叫做Tom Riddle,以前也是这里的学生。对了,我叫Harry,你有名字吗?】

  【呃……你可以给我取一个?】Severus不可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否则就前功尽弃了,但他实在没有什么适合的名字,临时也想不出什么来。

  Harry审视的看了看那条蛇,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嗯……那么Silvy怎么样?】

  【哪来的灵感?】

  【银色(Silver)是Slytherin的代表色,我认为很适合你。】

  【我是黑色的。】

  【别这样,黑色也很美啊!总让我想到一个人。】

  【谁?】

  【我的魔药教授,Snape教授。】Severus有些惊讶,Harry提到自己时表情是全然的柔和,不带有任何恶意。难道Harry认出他来了?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阿尼马格斯型态。他原以为那些态度是在他面前装出来的,但看来似乎不是如此?他早该知道,一个厌恶自己的人是不可能为自己付出那么多东西的。

  【他是个怎样的人?】他真的很想知道在Harry眼中,自己是什么样子的。

  【哦……他不是善人也绝非恶人,他是个执着的人。一旦认定一个人、一件事,就会做到底。他可以为了一个约定,守护他最讨厌的人的儿子却备受误解整整七年,他是一个非常出色优秀的Slytherin。】Harry苦笑了一下,Severus不明白这个笑容的意义。

  【你好像不讨厌他?】

  【……我是世界上最没有资格讨厌他的人。】

  【但也不代表你需要喜欢他。】

  【……我们能不聊这个吗?】Harry脸上难得露出了疲惫的样子,Severus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之间的相处早就不再剑拔弩张,甚至Harry也说了不讨厌自己,那又是什么让他闭口不言关于自己的事?

  【好吧……你看起来有很多烦恼,你闻起来很哀伤。】

  【我想是战争的后遗症吧……我失去了很多朋友,我希望那时我能更强大,若不是因为我,他们就不会死了。】

  【……是生物都会死的。】Severus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也无法安慰眼前的青年。

  【他们都死了,我却还活着……】

  【你得代替他们活下去。】

  【我宁可自己从来就不曾存在过。】Severus突然一阵怒火中烧。他怎么可以这样想!他怎么可以这样轻忽自己的生命?这就是他当时为什么要从天文塔跳下去的原因吗!他早就不想活了!

  【大家都说我是救世之星,但我觉得我只不过是灾星罢了。我的父母、教父、校长、同学都是我害死的,我甚至差点害死多次舍命救我的人。我这一生绝不可能结婚生子,我不想也害死他们。】Severus感到颤栗,Harry是这样看待他自己的吗?难道他从五年级就开始这么想了吗?而自己却认为他自高自大、目中无人吗?他错看Harry Potter多久了?

  【他们是你杀死的吗?】

  【他们是为了保护我而死的。】

  【代表让你活下来是他们的心愿,不是吗?】

  【可是我也希望他们活下来啊!】Harry的嘶嘶声变大了,他的语气激动,神情紧张,Severus看得出Harry是真的这么想。他不禁有些感慨,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竟然为了这些事情这么自责,说不心疼自己都不相信。他在乎Harry,他想保护他,他想照顾他。在Severus心中Harry永远都是个男孩,但这个男孩却在不知不觉间受到了这么严重的伤害。

  就像是自己的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一样的感觉?

  【战争死人是难免的,就像蛇也总是在相互厮杀中存活。】

  【但他们本不该死。】

  【他们已经死了,你再自责也于事无补。你觉得他们若是知道你为他们的死而升起轻生的念头,他们会不会担心?会不会自责?你希望他们为了自己的死而自责吗?】

  【不!】Harry流下了眼泪,Severus不想看见他哭。他爬上了Harry的肩上,用自己的蛇信舔舐着他的泪水。他不知道一个人的泪水也能是这样的温度,冰凉却炙热。

  他没叫Harry别哭,他知道男孩需要发泄,世上的每个人都说Harry Potter是现在英国最伟大的巫师,但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其实负担了太多本不该属于他的责任。他现在才20岁,却被迫面对人间百态,他历经的恐怕比许多年逾半百的人还多得多。

  他用他粗长的身躯环绕着男孩,做出了拥抱的动作。虽然蛇的身体是冰冷的,但Harry此时却贪恋这样的感觉,他感觉这和Severus的拥抱一样,结实强壮。

  安全感。

  【谢谢。】

  【你有朋友吗?或是女朋友。任何可以依靠的人?你需要聊聊。】他觉得Harry应该找人聊一聊,无论是不是跟自己。当然,现在他就在这里,Harry当然可以告诉他所有的秘密。他可不用担心一条蛇把他的秘密说出去,毕竟这世界上已经没有别的蛇佬腔了。

  Harry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自嘲似的笑了笑。【我不会和我的朋友讨论这些事情,大家都希望能从那场战争走出来,我不打算因为自己微不足道的烦恼去让他们回忆起那些。而且我也不认为我会有女朋友,以前有过,但以后绝不可能会有了。】

  【你可以考虑交个女朋友什么的,听说人类都是需要家庭的。】

  【不了,我爱的人永远也不可能喜欢我的,而我也不可能再爱上别人了。】Harry的声音听起来很是落寞,这句话也勾起了Severus的兴趣。Harry有心上人了?但他却不曾提过,而他似乎很不想提起他那个神秘的心上人。总不会是个有夫之妇吧?

  【你不是救世主吗?不会有人拒绝你的。】

  【那你就太不了解他了,他或许讨厌的不是我本身,但只要一看见我他就会心生厌恶。】

  【他?堂堂救世主喜欢的对象竟是个男人?】Severus有些不敢相信,他知道Harry曾经交过两个女朋友,五年级的张秋,六年级的Ginevra Weasley。

  【呵呵!还有更让人惊讶的呢!我爱的男人大了我二十岁,而且曾经是我的教授。】Severus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这些信息怎么可能拼凑不出Harry爱慕的对象?厌恶他,大他二十岁,曾经的教授。

  Harry爱着自己?

  但这怎么可能呢?他对Harry一向苛刻,几乎毁了他整个学生生涯。可说他对Harry Potter的荼毒更胜黑魔王。尤其他亲手杀死了男孩的人生导师,尽管他暗中保护他,但他完全可以认为那是自己害死他父母所需要偿还的债啊!

  Harry看过他的记忆,或许会对他改观,但绝不会爱上他。

  沉默在一人一蛇之间蔓延,最后Harry开口了。

  【和你聊天很愉快,但我不得不问你接近我的目的了,尤其你知道了这么多我的事情。若你回答得好,我或许会心情很好的放了你。阿尼马格斯先生。】

  Severus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地方出了错,他认出自己了?不,若是认出他是Severus Snape,Harry绝不可能傻傻的表露他的爱意,就算是为了捉弄他也不可能。那么就是看出这条蛇是个阿尼马格斯,却不知道他的真实身分。

  【你……】

  【我怎么会知道你是阿尼马格斯?这很明显,你说话的用词很多和蛇类不一样。例如,蛇类绝不会使用『男人』这个词,他们会用『雄性』来称呼。还有,蛇和人类一样,每条蛇都会有自己的名字,而你没有。再者,蛇类不会知道我在魔法界的地位,蛇类没有『救世主』的概念。况且你一听见我说蛇语,第一句话竟然不是『尊敬的蛇佬腔』,就算是最高傲的蛇王,也会对蛇佬腔毕恭毕敬。最后,是什么让你认为身为变形学教授的我分辨不出一个阿尼马格斯?】Harry危险的瞇了瞇眼,似乎有种要杀人灭口的气势。Severus不敢保证Harry会不会真的杀了他,在别人眼中救世主也不过是杀了一条毒蛇罢了,根本也不可能违法。

  【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他肯定的说。【那你为什么还要回答我的问题,尤其是关于感情的那部分。】

  【因为会用阿尼马格斯接近我的人,不是记者就是暗杀者,而显然你还没杀了我。况且,你真的认为你把我爱上Severus Snape的事情说出去,会有人相信吗?就像当初没有人愿意相信Voldemort的归来一样,人们永远只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尤其整个英国魔法界都知道Snape和Potter水火不容,就算报导出来也只会被看作胡编乱造。】Severus突然感到一震被冒犯的愤怒,在Harry眼中,他就和那群无脑的记者同一个德行吗?虽然他问了很多关于Harry Potter有点——呃……或许是相当——私人的问题,但不代表他会想把这些秘密外流。

  【好了,现在是我在问你问题。你是谁?你真的是记者吗?虽然我觉得不太像……可是我想不到别的可能性了。】Harry摆出了谈判的姿态,Severus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平时对学生、其他教授总是谦和有礼。虽然看得出来除了Longbottom和Minerva之外,他和教职员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绝不会摆出这么警觉的样子。而在自己面前,Harry大多时候都低着头,不敢与自己直视。尽管他们时常聊天,但Harry却鲜少看着自己的眼睛说话。

  而现在Harry散发出孩的是领袖气势,他从没机会领教Harry的谈判功力,但显然也已经不容小觑。就连长年担任双面间谍的自己都有些忍不住有些紧张,不过他仍然很镇定,他连在黑魔王面前都能面不改色的说谎,又怎么会惧怕一个Gryffindor?

  【我只是好奇,好奇关于你的事情。】最后他回答。

  【是吗?好奇心说不定会杀死蛇唷!】Harry残酷地笑了笑,瞇起了碧绿的双眼。

  那是战争状态的Harry。无论对什么样的突发状况都不会轻易放过,阿尼马格斯尤为危险,通常都是格杀勿论。这是Severus第一次看见Harry充满杀气的样子。学生时期的Harry虽然恨他,却不够强大也没有对任何人有杀意。战后的Harry早已收敛锋芒,将危险的一面隐藏起来。

  【你要杀了我吗?】

  【不,我感觉得出你没有恶意,否则我也不会告诉你这么多事情了。我想我只是太累了,不想一个人守着这些秘密了。】Harry在草地上躺下,Severus挂在他的肚子上。

  Severus想起,自己在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因为很多事情而生梦魇。甚至可说是在黑魔王死前,他没能安心的睡过一天觉。所以他现在格外能理解Harry的心情,想找个信任的人把一切烦心事全都扔出去,但却再也没有人听他说这些只能被永远埋藏心底的秘密。

  而Harry现在也是如此,他自己花了好多年的时间调解,况且他还有个Harry Potter可以当作发泄情感的对象——无论是厌恶还是愧疚。但Harry现在却没有,他爱的人几乎全都死去了,他没有亲人,朋友不完全了解他,心里有爱人却永远不能说出口。想到这里Severus有些微微的罪恶感,他的人生有一半以上是他摧毁的。

  他想知道为什么救世主的人生会如此悲哀,而他却还能这么坚强?若是他,这个年纪可做不到他这样。

  【说出来,相信我。】Severus最后只是这么说,他想Harry还是相信他的。虽然他得说这样相信一个来路不明的阿尼马格斯是件蠢事,但他实在没有办法怪罪眼前的男孩。

  男孩还是和他说了许多内心话。或许是真的相信了他,或许只是内心的负担超过了负荷。但Severus真正听见了男孩的心声。

  他说,他从小到大没体会过家庭的温暖。

  他说,他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和所有名誉换回他的家人。

  他说,他对亲友的死亡懊悔不已。

  他说,世人总只看见他光鲜亮丽的一面,连他的朋友也没能完全触及他真正阴暗的一面。

  他说,他厌恶别人称呼他为救世主。

  他说,他不止一次想逃离魔法界。

  他说,他很累。

  他很累。

  Severus听了之后再一次发现他真的从来不了解这个男孩。他曾认为他是个Potter,不然就是Lily的儿子,但他其实也是Harry。

  男孩从小就一直游走于死亡边缘,以少年之身独撑整个凤凰社、整个魔法界。但他却从来没有退缩,明明他没有任何义务承担这些责任。魔法界没有为他带来福祉,却一直要求他拯救自己。Severus自己也是,他希望能藉由保护男孩而赎罪,却忽略了这本就不该是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应该面对的。

  【Harry,愿意和我说一下你的爱人吗?】

  原先还在滔滔不绝的男孩,却在这句话之后嘎然而止。表情也瞬间凝滞。

  Severus很想知道Harry对自己的想法,但也知道无法面对对方直接跑到他面前的表白,他明白这样的做法非常卑鄙,好奇却又不打算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就在他已经不为得到答案抱持希望时,Harry开口了。

  【我……其实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爱上他。一开始我只是对他感到好奇,想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我不断回忆他的经历然后揣摩他的内心。在不断的观察与思考中慢慢理解他心里的伤痕和苦楚。起初只有好奇和愧疚,我知道自己也曾经误解过他,甚至对他说过很多让我后悔不已的话,现在想来那些都是年幼不懂事,甚至看不清事实。后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理解和内疚全都转变成了爱慕,但我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不是孩子的迷恋,我是真的爱他,我愿意为他献上我的一切。虽然他不会接受。】这是Harry的回答。

  【你为什么认为他不会接受呢?说不定他也……】Severus停止了话语,因为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确实不会接受。他爱Harry,但不是情人之间的爱。他愿意为了Harry付出他的一切,却没有情人之间的激情,反而像是长辈对晚辈的疼爱——虽然他极力的否认自己出现了疼爱这种近乎温柔的情绪。

  【……如果他有那么一点的可能接受我的感情,他就不会变成一个阿尼马格斯来套我的话。】Harry笑了笑,站起身,离开。

  等到Severus消化了Harry临走前的那句话时,男孩已经走远了。

  后来的几天,除了在用餐时间的大厅之外,他便再也没有见到Harry,就连以往在走廊的偶遇也全都消失了。他知道Harry在刻意避开他,而重点是他竟完全找不到男孩,无论是沿着他上课的路线去等、或是刻意去了他的办公室敲门,就是见不到男孩。彷佛知道他在哪里一样。

  他也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触犯到Harry的底线了,他不应该利用那种状况逼问Harry。明明知道他的心灵脆弱,却装成一条无害的蛇和他谈心。尽管身为Slytherin,Severus并没有太多的罪恶感,但Harry显然很不高兴。

  连续几天,他终于再一次在大树下遇见男孩,他想男孩或许是在等他。他走了过去。

  【Harry……】

  【Severus,你不需要有任何的负担,我不会要求你接受我的感情或是正视它。我明白是我不对,我不该利用那样的状况和你说那些。】

  【不,是我不该问你那些问题。】

  【那我们还有可能成为朋友吗?】Harry看向了他,带有隐隐的期望和害怕被拒绝的恐惧,那双绿眼睛无法遮挡任何情绪,就像湖水一样将男孩的所有情感都映像了出来。

  【难道伟大的救世主不愿承认他卑微的同事兼前魔药教授为他的朋友?】

  【不,那是我的荣幸。我很高兴你没有因为我的失言而收回那些。】男孩笑了笑,Severus看得出那是真心的笑容,Harry真的只要求和他做朋友吗?他真的安于现状吗?Severus不知道。

  Harry爱他。他现在可以从男孩所有的举动看出他刻意埋藏起的爱意,其实那些一直存在,只是他从没发现过而已,Harry并没有丝毫改变。一如既往的付出、一如既往的隐藏。

  说没有触动是假的,但他不容许自己因为感动而接受这份感情,因为这样只会更加伤害Harry。

  但他还是很乐意接受甚至享受男孩的依赖和信任,他允许自己以一个保护者的身分站在男孩身边。

  他知道Harry了解他,而他也了解了Harry。他想这还是得归功于那次湖边谈话,尽管最后结束的方式不尽理想,但仍给予了他们正面的影响。

  Severus看着波光粼粼的黑湖面,身边坐着一个拥有如水般清澈双眼的男孩。

 

   -----------------


  Severus默默跟着Harry回到属于他们的地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得到这样一个完美的爱人。

  Harry是他的挚爱,是Merlin赐予的他的一切。他曾经愧疚过,他毁了男孩的一生,他让他失去家庭,甚至剥夺他建立新家庭的机会。他让Harry痛苦之中,无论是战争的噩梦或是失去的哀恸,他都曾让这个男孩痛苦过。

  但所幸他还能弥补,还能给予男孩温暖和依靠。事实上他一直都很清楚男孩想要什么。一个不在乎他是谁的人,一份独属于Harry的爱,不是『活下来的男孩』、不是『救世主』、不是『Harry Potter』。只是Harry,那个绿眼黑发的男孩。

  而三年前的Severus给不了他。他承认他当时还是将他看作Lily的儿子,难免多照顾一些,但他也知道自己已经慢慢屏除那些成分,看见属于Harry的特质。他早该这么做,Harry不是Lily也不是James。

  他想,他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会爱上Harry了,因为看见他是那样真心为一个人奉献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爱。不计得失、不求回报,多么Gryffindor的爱啊!那样的耀眼吸引了自己,就算Harry爱上的对象不是自己,Severus应该还是会因此爱上这样的Harry。

  他能看见Harry散发的光芒和温度,他很庆幸自己最终接受了那些。

  那时他也曾经怀疑Harry为什么要救他、为他辩护、为他寻找立足之地,或许一开始只是为了报恩,但他不相信有任何人的报恩会是这样的自我奉献。那只可能是出于爱。

  他会使用这么Gryffindor的字眼全是Harry的错。

  但他不讨厌,一点也不讨厌。


评论(22)
热度(36)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