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14

因為我星期四要去日本將近十天,所以先停更一下喔,這是七月最後一更,等我回來有空就寫,這次要去大阪環球影城啊!我會在哈利波特園區裡面盡情的玩的!說不定會買根魔杖回來喔XD

最近又有一個新腦洞,等我Sleepwalking寫完以後就要來開坑XD


14. 黑魔王复活

 

  Dumbledore回来之后,Harry得知Hagrid得到了一颗龙蛋。Harry早就不记得Hagrid是什么时候拿到龙蛋的了,不过好像是在圣诞节假期之后吧……看来因为自己关校长的禁闭,导致这颗蛋提早到了那位半巨人的手中。Harry打了一个冷顫,不会是自己促成这一切的吧……

  叹了口气,他得赶紧去拜访Hagrid了。

  「Harry,听说那个猎场看守得到了一枚龙蛋,你带我去看!」Harry转头看看声音的来源,看见了一双灰色的闪亮眼睛。那个表情就是个十足孩子气的样子,让Harry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虽然他也没打算拒绝就是了。

  「好啊,等一下就走。」

  当天下午他们便一起拜访了Hagrid,这次那一根筋的半巨人仍然不小心透漏了一些信息,可惜聪明的Hermione并不在这里,否则他就不需要慢慢引导对方的思考,直接交给聪明的女巫调查就好。

  不过他又觉得这样不太好,现在的Hermione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女巫,不是那个参与了战争、作为Gryffindor铁三角的大脑了。若是让她遭遇危险,Harry不会原谅自己的。

  重活了一次,他只希望这次真的能够好好保护周围的朋友亲人,他真的不想再失去了……

  「Draco,你知道的,Hogwarts不可能养龙,或许你愿意把龙带回Malfoy庄园养。」

  「喔!当然,龙!可以养龙!」Harry微笑,他发誓他是第一次看见这么可爱的Draco,以前就算是魁地奇都没能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那——那好吧!」在明白事情严重性之后,Hagrid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在龙孵化之后让Draco带走。当然,同为龙的爱好者,两人成为了朋友。Harry很高兴男孩至少不再因为血统而排斥人了,包括Hermione和Hagrid。

  说起来……Draco虽然接受Harry成为Hermione的朋友,却也是一直不咸不淡的来往,彼此无视,甚至隐隐有竞争的样子。

  这只小龙非常争气地在圣诞假期前孵化了,Hermione因为想做一些关于龙的研究也跟着一起来了,Neville在Harry不断邀请之下也跟着一起来了,至于他其他Slytherin的朋友,根本不会想要看龙这种危险生物。所以Blaise和Pansy就都没有来了。

  Harry拿出瓶子小心翼翼地收集了龙孵化时留下来的蛋壳,又取了一堆龙血、龙皮、龙唾液,基本上能拿的他都拿走了。不过小龙也很喜欢Harry,或许是因为Harry身上有蛇怪的味道吧,让品种相近的龙有亲近感。不过一旁的四人都看呆了,这家伙的魔药成绩一直都是O没错啦……但是这位首席从来不是为魔药痴迷的人啊!

  他们不知道Harry为了讨好自己学院院长兼魔药大师费尽了苦心啊!这刚好拿来当作教授的圣诞礼物,再加上一本Potter家的魔药手抄本,Harry都已经打算好了。

 

  圣诞假期就这么愉快的到来了,Harry以朋友的身分邀请了大家到Potter庄园作客,他们约好了在圣诞节后一周。

  Harry有邀请Snape來參加他們的聖誕夜,但理所当然的没有收到回复。但他也不怎么在意,若是Snape突然说要来作客,Harry反而会觉得他是被下了夺魂咒还是根本就是用复方汤剂假扮的人吧。

  一幻影移行回到庄园客厅庄园后,Harry马上就看见一位意料之中的客人——Remus Lupin。

  「Harry你回来了!」Sirius兴奋地和自家教子打招呼,并且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Sirius,我回来了!」Harry欣慰的看见他的教父在几个月的调养下,已经比起刚从阿兹卡班出来时更加有气色许多,或许是时候开放格里莫广场12号与Potter庄园之间的壁炉了。虽然这需要一些时间,但为了他的教父,这还是值得的。

  「Harry,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和你爸爸在Hogwarts的好朋友,Remus Lupin!」

  「你好,Mr. Lupin。」

  「请你叫我Remus好吗?Harry。」这位狼人用温和的眼神看着他,让Harry想起上一世时,这位比起Sirius更加像他父母的长辈。他比Sirius成熟、稳重,也和Sirius一样重视自己。

  「好的,Remus。」Harry回以一个微笑,也庆幸对方并没有因为自己出身Slytherin而产生什么疑虑。或许是因为Sirius曾经给他打过预防针了?

  「对了,这个圣诞假期我邀请了一些朋友来家里玩。」Harry笑得很开心,他对于那些朋友的重视程度绝不亚于家人,对他而言,那些友情早已升华为家人的感情。尽管他们不是上一世的那些人,但是他相信这些情感是一样的,他会竭尽自己的一切去保护他们。

  或许,这就是他回到过去的理由。

  「当然!Harry你的朋友我们一定会好好招待的。」

  「教父……Remus,我得告诉你们一件事……」Harry面色凝重,这让两位成年人都不不得不认真看待,毕竟他们已经从男孩的眼神中看出不同凡响的坚毅与冷静。「其实……我来自未来。」Harry平淡的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就像没有看见他们睁圆的眼睛,直接拉着他们直接到庄园内放有冥想盆的地点。

  不给他们一点说话的机会,直接将对抗Voldemort的重点记忆挑了出来。他没打算向任人透漏自己是魂器的事情。不是因为不信任他们,而是怕他们担心。说出来也没有任何帮助,他们只会一筹莫展而无能为力。

  从一年级直面Voldemort、二年级的日记本与蛇怪、三年级的Sirius逃亡、四年级Voldemort的复活、五年级失去教父、六年级Dumbledore的死以及魂器之谜、七年级的寻找魂器以及最后与Voldemort决一死战。到战后不小心跌入冥想盆重生到尖叫屋事件那天,接下来与『混血王子』的相处被他过滤掉了,直接跳到他重生回出生之时。最后是他将Regulus从岩洞救回并且取得Black家完全信任的过程。

  当他的两位长辈从冥想盆出来时脸上都挂上泪水。Harry走上前去,犹豫的看着他们……或许他不应该在这时就让他们知道这些残忍的过往,毕竟这是他的过去,而非他们的未来。

  Sirius不由分说地给了教子一个窒息的拥抱。「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教子!」紧紧相拥的教父子没注意到Lupin 则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他们,欲言又止了半晌。

  但他最后仍然将自己的忧虑说了出来:「Harry,你回来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吗?」Lupin考虑得确实比其他人要多些,一班来说时间回复或是灵魂回溯魔法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尽管是时间转换器也不是白白使用的,它会在使用期间消耗掉使用者的时间,甚至在那个时间点完全没了使用者的存在,一旦没有回来,将会永远消失。

  那么Harry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回到过去的?这实在让人不得不在意。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进冥想盆看了一段记忆,就回到你们十五岁那一年,已以一个看不见的幽灵的身分飘荡在Hogwarts。」

  「记忆?你自己的记忆?」

  「是一个长辈的记忆……」他没有说那是Snape的记忆,或许是他想要留下来作为自己的秘密,他心里有那么一点不想告诉别人。混血王子的秘密,是独属于他的,这样的认知让他有一些自豪感。

  「Harry,如果有任何线索,一定要告诉我们。」事实上,Harry一直都没有告诉任何人,除了他本人之外,带他回来的那段记忆也一起出现在他身边。但是当时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塞进自己的脑子里。当然,这并非没有代价,他丢失了一小段记忆,但他确信那一点都不重要。至少不是某个人或者某段友谊,他甚至能保证这只不过是他25年生命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点点记忆。比起Snape给予的那实在可有可无。Snape的记忆在他回到Potter庄园后他便将那段记忆取出来收好了。

  「我会的。」他最后颔首说道,尽管他很可能违约。

 

   「Harry,你喜欢那个吗?光轮2000!」作为第一次和教子一起逛街的Sirius,很快地就兴奋到忘记自家教子本身就是一间扫帚店的老板,才会拉着教子站在Potter家的扫帚店前面大声嚷嚷。

  「Padfoot,我想Harry最不缺的就是扫把了。」Lupin有些无奈的笑笑,拉起对方的手。

  「喔!你说的对,Moony。」Sirius一脸幸福地被Lupin牵着手,脸上的笑容是Harry从未见过的灿烂。或许是因为他现在得到了从学生时期便喜欢着的爱人,又有了一个教子,那几乎是拥有了一个家的感觉。

  Harry觉得自己能懂这种感觉。他从小没有父母,最接近父母角色的只有教父Sirius和父亲生前的好友Lupin而已,但是一个在他五年级时因为自己的愚蠢和鲁莽死去了,另一个也在七年级的战争中去世了。

  其实他不止一次怀疑,Lupin并不真的爱Tonks,或许是因为失去了真正爱的人,因为孤独才会接受那段感情的。因为明白自己最爱的人再也不可能回来,才会绝望到接受另一个人吧?虽然那对Tonks未必公平,但是Harry是可以理解的。谁都不愿意孤独终老。

  不过他大概是不会再有一个叫做Teddy的教子了,想来还是有点遗憾和难过。

  但能重来一次,能够看见不一样的结果,他很欣慰也很幸福。

  至少他知道自己有能力改变……

  「Sirius、Remus,既然要买圣诞礼物,我想我们还是分开行动好了。」Harry笑着建议道。

  「好主意,那我们就约晚上六点好了,可以吃过饭再回去。」Harry知道在这个家完全是由Lupin做主,他说什么Sirius都会听,而Harry也通常会赞成他。

  Harry走了他们的反方向,他花了一些时间把东西订购好,全都是猫头鹰邮寄回Potter庄园。

  他将自己的衣服便形成斗篷,谨慎地戴上兜帽,正要踏进属于黑巫师领地的翻倒巷时,有一只手握住了他的肩膀。他立刻全神戒备转过身去并用魔杖指着对方。

  但看见对方的容貌时,他便放下了所有警戒,用一个礼节性的微笑问好。

  「Professor Snape?」

  「Potter!是什么让你以为你可以独自来到黑巫师的天堂而不需要任何成人陪同?你就跟你愚蠢的父亲、教父一样骄傲自大,总喜欢往麻烦里钻!」他发誓他看见眼前这位教授过分明显的怒气。他当然知道对方为什么生气,但他也毫无选择。

  他对于对方辱骂自己父亲或是教父的言语完全无动于衷,毕竟他们在学生时期真的是一个混蛋!只是James在和Lily交往后就放下了一切不好的恶习,全心往一个好男友、好丈夫的方向前进;而Sirius则是在阿兹卡班待了十年,怎么样也磨掉了他多余的骄气,尤其是在和Remus交往之后,他也慢慢被『驯化』。

  况且,他知道眼前的黑衣男人只是关心。

  「很抱歉Professor,但我需要进去买点东西……」他轻描淡写一句话,彻底惹怒了本就在情绪边缘的Snape。

  「你家教狗呢?那只蠢狼呢?或是Black家的小少爷?他们就这样放任你一个人进入翻倒巷?」

  「别这样说他们……不过既然Professor你在这里,那我想我就不需要自己进去了吧?」Harry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明亮的绿眸让对方无法拒绝。该死的Potter!他怎么能用那双那么酷似那个人的眼睛看他?Snape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看见对方点头答应的Harry眼睛迸发出明亮的光芒,明显喜悦的双眼,脸上的笑容却仍是淡淡的。

  「那么,伟大的救世主,我们是否可以动身前往肮脏的、恶心的黑巫师聚集地?」Snape挑了挑嘴角,带着讽刺的语气问。

  「那当然,Professor。」Harry先去了博金博克店,买了一些很难找到的炼金原料,以及一些不带黑魔法的商品。全都缩小放进口袋哩,然后悠闲地跟着Snape去买稀有的魔药原料。

  一路上,他都谨慎地和对方保持两步以上的距离。他当然希望和教授好好相处,但这里是翻倒巷,绝不是个适合聊学校趣闻或是家族合作的地方。

  「Professor,谢谢您,那么我得回去了。」Harry带着礼节性的微笑看着对面的魔药大师,他和教父约定的时间快要到了,他并不会没事找事让Snape和Sirius共处一室。

  Snape仅点了点头。但在这瞬间,Harry被一个男人捉住,Snape还来不及反应过来,Harry就已经被黑衣男子用门钥匙带走了。

  若真要提防,Snape是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但当时他正全心挑选魔药材料。

  该死的Potter!一点警觉性都没有吗!Snape再怎么愤怒着急,也只能在内心咆啸。而他也不知道,其实以Harry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被绑架,这全都是刻意为之。

 

  而Harry感受到双脚着地之后,随后而来的是额上伤疤上剧烈的疼痛。他,便被人以最快的速度绑了起来,牢牢困在墓碑上。

  在一片荒芜的墓地上,尽管现在是大中午却仍显得阴森。Harry到死都不会忘记这个地方到底为他带来了什么,他在这里第一次面对死亡,Cedric的死,他一直都很在意。

  ——他就躺在那里,距离他二、三十呎的地方,死在了他的十七岁……

  不!那不是真的!那还没发生!

  ——但是他发生过了!那是真实存在的事实!

  但是我回到过去了!我可以改变!

  ——你连父母的死都无法改变……

  至少……至少Cedric不在这里……

  他花了一些时间才将自己的脑子从绝望与恐惧中拯救出来,那一刻他就知道,他还没能从战争的阴影中走出来。光是来到同样的场景,他就不可自拔的陷入了回忆之中。

  极其讽刺的是,将他从消极情绪中拉出来的竟然是钻心咒,他咬着牙不发出一点声音,但是越是如此,对方就越是开心地迭加更多钻心咒上来。

  他能感受到头脑被刺探的感觉。摄神取念!在知道自己正被读取内心的同一瞬间,Harry立刻免强将自己的回忆一一搬到对方面前,并将所有关键记忆全都死锁。

  碗橱内的生活、姨父姨母表哥的虐待,第一天入学时的兴奋……当然,这些都是他第一次人生的记忆。虽然他五岁就离开Dursley家了,但不代表他五岁之前没受到任何打骂凌虐。

  当然,关于Snape、Regulus、Sirius、Remus、Malfoy家,这些对他而言重要的人们,一点讯息都没有提供。

  「Harry Potter,人称大难不死的男孩?一个Slytherin的救世主?」喑哑的声音传来,眼前的人正是Quirrell,他手上抱着枯瘦的小东西。Harry这才看清楚,那是Voldemort。当初只在坩锅中放着,现在却被近距离捧在眼前,Harry只想把早餐全吐到他身上。

  Harry虽然心里排斥但仍然表现得像很害怕的样子——基于刚才连续十个钻心咒,他脸色苍白的很逼真——,他看着眼前坩锅中的液体开始滚烫。Quirrell将手上那坨东西小心翼翼放进了坩锅,那个石头材质的坩锅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

  Quirrell用着狂热的表情举起魔杖,闭上双眼,对着虚空喃喃自语:

  「不知情而赐予的父亲之骨,你将使你的儿子重获新生。」

  Harry看见脚下的墓碑表面突然裂开,一缕细细的烟在Quirrell的指挥下飘入坩锅中。

  「自愿献出的仆人之肉,你将让你的主人恢复生命。」他毫不犹豫地拿匕首剜下自己的右手——那双没有黑魔标记的手。

  Harry如同自己第一次经历的一般,闭上了眼睛,他根本不愿看见那些画面,身不由己而不能反抗被抓到这里已经够糟了,还得看那种用恶心二字都不能形容的画面。

  「强行夺取的仇人之血,你将使你的仇敌重新复活。」

  Harry静静地让他取完血,并滴入装着Voldemort的坩锅。

  接下来的事情他不打算参与也不想知道,关于食死徒的集会什么的。

  Harry偷偷从口袋摸出一个小小的挂坠,那是Gryffindor密室拿出来的门钥匙,直接通往Hogwarts的Slytherin密室。

  他默默的启动了它,并消失在黑魔王和Quirrell眼前。

  他相信Voldemort不会在这时召集食死徒,毕竟让一个十一岁的小巫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这种事情怎么说也太没面子,若是让那些纯血贵族知道……

  回到熟悉的地方,第一件事便是写信给Rita Skeeter,请她协助舆论的发展。他了解Voldemort,他复活的事情最后还是会高调宣布的。

  在正事全都处理完之后,Harry这才想起在对角巷有两个正在等自己的长辈。

  他没有力气幻影移行,只能使用随身携带的门钥匙回Potter庄园的卧室,并写信给Sirius让他带着Lupin回来。又给自己坚强的盟友Regulus和Lucius写了信,让他们赶快过来商讨。他没忘记给Snape报平安,毕竟自己是在对方眼前被带走,怎么说也该通知一下。为了验明身分,每一封信都用上了Slytherin的魔法徽章如水印般印在信上,并且都带有一次性门钥匙的功能。

  他让家养小精灵们把信同时寄出去,并把身上沾了血的衣服换掉。

  他没想到,第一个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Snape。

评论
热度(25)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