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15

15. 回溯的时空

 

  「Potter!」黑衣教授几乎是冲进了他的卧室,敲门礼节什么的似乎都不重要,就这么直直闯了进来。但Harry现在一点争执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弱弱地打声招呼。

  「Professor……」

  「你在干什么!我以为你已经有三十多岁的智力,竟然连提防一下都不懂吗?敢一个人进去翻倒巷,就要有本事活着回来。」Snape看见那件还来不及藏的染血长袍,浅色系的袍子使得那些血迹更加明显。

  「我活着回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等一下会告诉你们,至少等人都到齐好吗?」Harry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而这还是他强颜欢笑的结果。

  「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休息!」Snape拿起魔杖一挥,看见少年身上传来一个又一个显示出不健康的颜色,他的脸色就愈渐铁青。

  「钻心咒?」

  「我没事。」虽然他并非真的没事,但为了不让对方太过烦忧,他还是逞强地说了一句。尽管他早就没有力气再多说一句话。

  「我会连通Potter庄园和地窖的壁炉,现在给我一个小精灵!」

  「Kiki。」Harry没有问他要做什么,只是把Slytherin的小精灵叫出来并让他按照自家院长的吩咐行动,反正这个小精灵早就已经是形同于交给他了。

  「主人、Professor Snape。」

  「带我回地窖!」

  看着对方消失在眼前,也不知道是失望多一些还是轻松多一些。看着眼前突然空下来的房间,突然意识到他似乎一直都将Snape伴随着厌恶的关心视作理所当然,尽管是为了他的母亲,但真正享受到这些的,不还是自己吗?

  

  「Holly,去准备下午茶,再来两份午餐,Sirius和Remus一定还没吃饭。」

  「Potter!你怎么敢?把Black和Lucius找过来?你应该睡觉而不是和前食死徒们开会!我以为你会好好珍惜Lily牺牲自己为你保下的命?」

  Harry才不过正准备下楼去见客,便发现才刚离开的Snape手上拿着一瓶药剂回来。并强硬地灌进Harry的嘴里。

  钻心咒舒缓剂。就为他特地为自己回学校拿药的份上,Harry决定不去计较刚Snape针对自己消耗Lily生命的言论。

  「Professor,若我现在无法完好无缺站在他们面前向他们叙述今天发生的事情,我明天就会失去两大家族的支持。我得证明Voldemort对我是完全没有威胁和影响的。」

  Harry说的,他又何尝不懂?他只是看不惯这个人一直消耗自己的生命去成就些什么?比Dumbledore还大爱!这样的人怎么会是Slytherin?他的骨血里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五是Gryffindor,剩下的百分之五肯定是蛇佬腔!

  「你最好别让我看见哪天陈尸在路边!」

  「谢谢,您的药剂一向有最好的质量。您要一起下去吗?」Harry邀请道,并没有对魔药教授的警告做出回应。他知道对方肯定会跟着过去的,毕竟他也必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Snape点头。跟着他离开了卧室。

  「噢!看来人都到齐了。先喝杯茶?」Harry笑着坐在Lupin对面,而Snape顺势坐在他的隔壁。

  「Snape!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率先爆发的果然是Sirius。Harry只是叹口气,把战场留给他们。

  「我原本以为在阿兹卡班十一年会让某只犬科动物的智商稍微往人类靠拢一些,但显然我错了。」

  「你没打算劝阻一下吗?」坐在他另外一边的Regulus小声地问,而Harry只是笑而不答,反而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来,丝毫没有介入他们争吵的打算。

  他心里清楚,宁可让他们在谈话之前把所有对对方的不满全都发泄出来,也好过等一下因为他们的不合而打乱谈话。而他们两人也非常清楚这一点。

  「Regulus!你是不是也觉得Snape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在一来一往地攻击下Sirius终于明白自己说不过这位地窖蛇王,于是开始搬救兵。但看看对面的自家教子和身边的爱人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而他又不可能让Lucius Malfoy支持自己。唯一有可能帮自己说话的就只有弟弟了。

  「说实在的,Sirius,我不认为Snape学长在这里有什么不应该。毕竟他是Slytherin的院长,而Harry是Slytherin的学院首席,我反而觉得让他在学校有个照应也不错。」相较于哥哥,显然Slytherin学院毕业又是一家之主的弟弟较为理性的多,虽然他对Snape也没有多少好感,但这是Harry的决定,那他会试着接受。Lupin和Harry只是轻轻地笑了。「而且Harry相信他比我们更甚……」他最后的一句话让Sirius铁青了脸色,而Lupin和Snape都有些诧异,Lucius则是用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Harry和Snape。

  「好了,Sirius,我们该说正事了。」Harry收起了玩心,认真的扫视过在场的五人,并看见他们也都将不合时宜的表情收敛下来之后,便让家养小精灵将冥想盆放在桌上。

  Harry在信中已经对他们提过Voldemort复活的事情,但现在真的要面对这段真实发生的记忆,在场的人还是有点紧张。

  「别紧张,没那么可怕。」Harry从脑中抽出今早的记忆,只抽出关于他复活的那一段。无论是出于利益合作关系,还是亲情友情,在场没有一个会愿意看见自己被钻心咒折磨的样子的。Harry知道这一点,所以刻意省略了那一段。

  当他们从冥想盆出来之后脸色都很难看,可能是因为看见Voldemort丑陋的蛇脸,也可能是因为Harry在那里遭受的事情让人担忧。

  「Harry,你没受伤吧?」最先开口关心的还是Sirius,他担心他的教子。他宁愿自己被抓去也不愿意他的教子忍受直面黑魔王的痛苦,虽然现在Harry的样子看不出什么异状,但他太了解自家教子,遇上事情总是先逞强。

  「你说什么呢Sirius,我不是健健康康的站在这里吗?」

  站在一旁的Snape冷哼了一声,似乎对于Harry隐瞒自己伤势的事情不以为意,但终究什么也没说。

  「可是Harry,你脸色真的很差。」Remus也一脸担心,但Harry安抚性的微笑使他放弃了追根究柢的想法。

  「这些不是重点,明天的预言家日报将会报导出这件事情,我已经写信给Rita Skeeter了,她现在是站在我这边的。当然,有附带条件以及无伤大雅的威逼利诱。」从Harry自信的表情看起来,那完全不是无伤大雅的。至少,她的阿尼玛格斯状态如果被通报给魔法部,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被审判,毕竟她平时也没少得罪那些政府官员。

  「Potter,你太过自负了。你竟然认为把黑魔王复活的事情公开出来是明智之举?」Snape皱了皱眉,似乎对于他的作法有些微词,但更多的是不满于他连身体都还没养好却优先处理那些劳心费神的事情。

  「我只是……不想要隐瞒,不想让大家活在虚假的和平中。」Harry轻声说道。他深知被欺骗隐瞒的社会会有多么可怕,真相被指控成了疯狂的幻想,而舆论却主导了所有人的看法。

  况且,人们需要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些什么,否则他们拿什么去面对眼前的困境?在一点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去面对数以百计的食死徒、去面对残酷不堪的战争,那只是让获胜的机率更加微小罢了。至少这一点,Harry和Dumbledore的看法全无二致。

  「而且我敢保证,校长肯定会在短期间内找上Professor Snape,所以请您先做好准备。而且他会来找我,我会给他们看刚才你们看过的记忆,请你先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至于Lucius,虽然很抱歉,但是你恐怕必须帮助我,回到Voldemort身边,从旁协助Professor Snape。」Harry冷静地分析了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而他将会有两个间谍——Lucius和Severus。虽然Harry对于Lucius不完全信任,但至少Severus可以暗中盯着他,而且他也不会不顾着Draco的性命。

  虽然Harry一点也不希望Snape回去做间谍,但他也不是不了解对方的想法。若是不让他继续做下去,恐怕他会更难原谅自己,甚至以为Harry是看不起他。这对于一个将尊严放在性命之上的间谍而言,是不可谅解的。

  「Harry,我愿意回到凤凰社成为间谍,我们需要知道他们的行动。」Sirius信誓旦旦地说道,他知道Harry对老校长的看法,而他本人也不得不赞同。

  「我也可以。」Remus附和道。

  Harry思索了一下,Dumbledore对于叛徒的处置肯定不会太宽容,但也不至于像Voldemort那样残忍,至少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况且Harry是有能力保护他们的。

  「那好,不过我们没有要做对凤凰社不利的任何事情,我们要的只有情报。记住,我们的敌人只有Voldemort。」Harry叮咛道。他不希望有任何人伤害到老校长,虽然他并不认同对方的做法,但是并不代表他不尊敬他。

  「Gryffindor的仁慈。」Snape轻声喃喃。他很清楚自己也是Gryffindor仁慈的受益人之一。他知道Harry信任他的心情,但他却始终都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为什么?明明是他泄漏了预言,明明是他间接导致了他父母的死亡。为什么能够这样轻易被原谅。他和Potter的蠢狗教父不同,那家伙换保密人是出于好意,只是愚蠢的信错了人罢了。但自己不一样,他确实是为了换取黑魔王的信任主动将预言献上。

  不值得被原谅。

  但他确实被原谅了……并且给予最高度的信任。甚至自动被规划到他的阵营,他不是没有想过彻底拒绝他的好意。

  但他不能,因为他是渴望的。

  他也渴望有个人告诉他,我原谅你了

  可笑的是,Potter竟然对他说,这不是他的错。

  他不敢这样想。他知道这都是他的错,若不是他被蒙蔽了心性、将信仰错付了人,这一切都不会是这样的。男孩不会没有父母,不需要小小年纪就独自撑起一个大家族,甚至不用一个人扛起整个魔法界的未来。

  但就是这样一个温柔的少年,不曾抱怨、不曾责怪,永远带着温暖人心的笑容,对自己说着我没有责怪你这样的话。

  「Professor,您有在听吗?」

  「什么?」

  「我说,如果校长问起我的事情,您就告诉他您什么都不知道。」

  Snape点点头。他甚至认为这不算是说谎,毕竟他确实不了解Harry Potter。

  「刚好晚餐时间也到了, Pofessor和Lucius不妨留下来吃晚餐吧?」Harry微笑着说,而这正合Lucius的心意,他得观察一下这个救世主在遇到黑魔王之后的所有反应。但Snape可不这么想,他觉得眼前这个小鬼现在就应该躺在床上好好睡觉,不然也至少要休息一下!现在可不是和Slytherin博弈的时间。他瞪着眼前他的教狼教狗,希望他们能够为他们所谓的教子好好想想。

  或许是Merlin听见了他的心声,以疼爱教子为己任的Sirius开口了。

  「Harry!你现在就去休息!别说什么你没事,就算没有受伤也应该累了。去睡吧,午餐交给我和Remus,我们会好好招待Malfoy先生和S-Snape的。」把本来要开口的恶语咽了下去,Sirius尽量让自己忍受这两个他一向讨厌的Slytherin。

  现在和他们吵起来没有任何好处,甚至会让Harry担心!Sirius强迫自己冷静。他们现在踩在同一条船上!

  「Sirius,我没事——」

  「Harry,听话。」Sirius的话或许可以不听,但是Lupin可不行,他一直知道这位狼人才是真正有话语权的。再加上Snape正瞪着他,彷佛只要他再说句什么就要罚他劳动服务的架式,就好像可以听见即将脱口而出的『Gryffindor扣十分!』一样。

  「我可没有兴趣打扰一群Gryffindor的家庭聚餐,我的魔药熬到一半。」连Snape都这么说了,Lucius也只好宣称家里有事然后告退。

  在家中两位长辈的坚持下,Harry这几天都乖乖地躺在床上休养。自从他得知Lupin和Sirius之间不只是友谊之后,他便把他们都当成自己的教父。他们都是父母的好朋友,又是彼此的伴侣。Harry觉得他们弥补了他从小没有体会过亲情的遗憾。

  而在这个三人的小家庭中,由谁作主是一件再明显不过的事情。在生活方面的琐事几乎全都是Lupin说了算,而在关于政治与贵族方面,全都由Harry做主。在这样的分配下,总有人没有一点话语权,那人便是此刻蹲在墙角的Sirius。在自家教子和伴侣的半胁迫下,他不得不签下一个又一个的不平等条约。

  「不行!Harry!这次我绝对不会听你的!」他几乎是跳起来怒瞪,Harry只是微微笑看着他。

  「教父!」Harry睁大了他那双大眼睛,把嘴巴嘟了起来。他知道只要他做出这个表情,在用软软的童音喊对方一声教父,那只大狗就会心软,然后倾尽全力达成所有宝贝教子的请求。

  「可是……我……Moony……」他根本一点都不想答应Harry这件事。心理怀抱一丝伴侣可能会支持他的侥幸心理,他多么希望Lupin可以拒绝Harry。

  「抱歉,Padfoot。这次我是站在Harry那里的。」Lupin一点也不带歉意的笑笑,语气是不容质疑的。

  「我们的圣诞节怎么能邀请Snape!」自从Harry强烈抗议过后,Sirius便不再以难听的绰号称呼Snape了,而是安安分分的叫他的姓氏。

  但是不羞辱他是一回事,和他共渡圣诞是完全另一回事啊!

  「可是教父,明天可是圣诞夜!Professor Snape帮助了我们很多,何况我们还是同盟。」

  「你也不会邀请Lucius Malfoy来家里过圣诞啊!」

  「Sirius,你这是把Snape和一个Malfoy相比吗?」在Harry心中,Severus Snape是一个忠诚的人,无论是对友情还是爱情。而Malfoy在意的是家人和利益。Harry认为Snape对他们还是十分忠诚的,尽管是看在Lily的份上,但他绝无背叛的可能。但Malfoy不同,他们只要看出Harry有一点赢不了黑魔王的迹象,便会把所有砸在他身上的投资全部撤下,因为他们是贵族,所做的一切皆只为家族。

  见Harry有些不高兴了,Sirius只好答应让Harry邀请Snape到Potter庄园度过圣诞节。现在他只能期望对方不会答应了。才第一次和教子一起过圣诞节就得有自己仅次Voldemort厌恶的人的参与。

 

  而此时拿到圣诞邀请卡的Snape。手几乎无法停止颤抖。

  那个字迹……和他往年收到的贺卡一模一样,绝对是出自同一人的花体字。唯一不同的只有上面的称呼,往年收到的是以Severus作为开头,但今年是Professor Snape。

  「Potter就是他……」不是没有怀疑过,几乎是在对角巷第一次见到HarryPotter时便觉得他长得很像『他』。但却因为他长得太像James Potter 11岁的样子,除了瘦一点、矮一点之外,其他都与James儿时的模样神似。然而,他露馅的地方是他的双眼。比起Lily,他的眸色更深一点点,若不是真的深深看进过那两双眼睛,Snape一定分不出来。再来就是眼神,Harry看他的眼神几乎就能让他发现他的身分,但是Harry不常盯着他看,所以也无从比对证实。

  而这一手花体字,更是无人能够模仿的优雅有力。他一直欺骗自己,『那个人』怎么可能是James Potter的儿子呢!但是这就能解释为什么他有时候会用留恋不舍的眼神看着Lily和劫盗者,他怎么会没有发现呢?明明一切征兆都在对他诉说着答案。

  所以那是时光回溯吗?还是平行宇宙?Snape不是没有研究过这方面的理论,但他却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一个。时空魔法总是最难掌握的,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人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还停留在假说的阶段。

  他决定答应Harry的邀请,然后当面质问他。

 

  「Harry!」当男孩一个人在客厅看书时,听见一个女生从身后传来,带着一丝哭腔。

  「Hermione,妳怎么会来?应该说,妳怎么进来的?」对于女孩会出现在这里,Harry可以说是非常讶异。他没有给女孩门钥匙,他甚至没有邀请任何同学一起度过圣诞节,他们都有自己的家庭。

  「你忘了吗?我一直都有Potter庄园的门钥匙。」Hermione缓缓流下了眼泪,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眼前的男孩。

  Harry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脸上尽是不敢置信,以及一阵无法隐藏的惊喜感。

  她……她是『那个』Hermione Granger?那个他曾经未来的的朋友?

  「妳是说……妳是……」他的话语被打断了,因为Hermione已经紧紧的抱住了他。他能感觉到肩膀上被泪水浸湿,他自己也不自觉红了眼眶。他轻轻将手放到女孩的背上,安抚似地轻拍。

  「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Harry你怎么能什么都不说就离开!」女孩一抽一抽的哭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说话的能力。

  「我也不知道!我想进冥想盆看一段记忆,就回到了1975年,然后又重生回我自己的身体。」Harry无奈的笑了笑,想想自己从冥想盆回到这个时间段也已经超过15年了。

  「对不起,要不是我买了那个冥想盆给你,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女孩有些内疚,毕竟那是她送给Harry的生日礼物。

  「不,我很高兴,我可以改变历史。」Harry说的是实话。早已经习惯这个世界,虽然仍会想念自己『过去』的朋友们,但他依然认为自己回到这里是一件幸运的事。因为这里有他的教父、Remus、甚至什么都还没有开始,没有人因为战争而死,一切都来得及。

  「是啊!你确实改变了。在未来Neville和Luna都还活着!」

  「妳是说,这不是平行时空?」

  「没错,你不是穿梭到另一个世界,而是真的回到了过去。大概是一个月前,我发现你失踪了。然后便跑到Malfoy庄园,打算向Draco Malfoy询问你的下落,然后发现一切都和我的认知完全不同。他说Neville和Luna还活着,而且我是个Ravenclaw。」Hermione一边抱怨一边把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一切娓娓道来。

  最后他们得出的结论:第一,他们确实是从未来回到过去,因为很明显的历史已经改变;第二,Hermione之所以会记得他们的曾经,是因为那个冥想盆就魔法意义上是属于Hermione的,身为主人,记忆将不会被魔法更动。而Harry则是第一个使用者,藉由死亡三圣器发动了这个冥想盆穿越时空的;第三,留下线索让Hermione回来的,应该是真正意义上未来的Harry,也就是第二次经历25岁的那个Harry Potter。两人都觉得这是最有可能的解释。

  可是仍然存在一些疑点:只有那一个冥想盆会导致这种情况吗?还是随便哪一个都可以?但很显然不是的,因为Potter庄园的冥想盆他用了非常多次,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还有,为什么Hermione明明是放入万圣节的记忆,却来到了圣诞夜前一天?这和她落入冥想盆那天是圣诞夜前夕有关吗?

  但Harry知道,Hermione是不会放弃查找数据的,最好赶快把Potter家的图书室开放给她,否则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


我回來了!下一章會是Hermione的番外,關於她是怎麼回來的會在番外寫清楚!

大阪環球影城真的好好玩啊!雖然門票和快速通關很貴!但是我覺得滿值得的!哈利波特園區真的好漂亮!還買了一根Harry的魔杖回來玩XD

喝了奶油啤酒超開心!真的很甜很好喝!有空應該會打成一篇遊記吧?如果有人想看我就放,沒人想看那就算了XD

评论(3)
热度(45)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