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15.5

15.5 HG番外

 

  战争……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件残酷的事。

  他们曾经天真的以为,只要把领头的那位杀掉,战争就会结束。然而事与愿违……尽管他们将战争的发起人杀了,战争仍然不会结束,烽火只会越演越烈。

  他在一开始只用了缴械咒这种最基本的魔咒就打败了黑魔王,但在食死徒的夹攻下,仍不得不使用其他的魔咒,有些是古魔文,有的甚至是黑魔法。的人死伤无数,自己人又何尝不是?战争中,没有人会在意到底有没有人使用不可饶恕咒,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只有活着与死亡。

  在战争中,他们明白了,世界上并非只有黑与白,灰色地带反而才是绝大多数。

  她也是战争的一份子,是学生党的主力,更是凤凰社的大脑。她不只一次见过自己的朋友杀人,也不止一次见过自己的朋友在自己面前死亡……

  战争中,每个人都被迫成长,当然,她也是……

  所幸,苦难还是结束了,她也成功在政府中夺得一席之地,他们吃过太多政客的亏了,她不得不靠自己,才能让自己的朋友——也就是救世主不至于沦为政治的牺牲品。

  这场战争,她失去了很多战友,包括DA的许多同学,有相同学院的,也有不同学院的,但是他们曾经同生共死,最后却只能从纪念碑中看见他们的名字。

  她的男友离开了她,她不怪他,在这场战争中,他们都累了。她或许是爱他的,但再深刻的爱情,也比不过与生俱来的价值观,他们的个性都很强,尤其她的能力出众,在魔法部的职位又很高,无法忍受自己女友比自己强势,再加上战争压力过大,他们决定分开。

  她不怪他,因为他们不是不爱了,只是不适合,价值观不同……至少他们还拥有许多美好的回忆,她想,这就够了。谁没有青春?谁没有失败?

  只不过是分手,怎么比得上她父母离世的打击?

  在父母因为空难死去以后,她几乎失去了所有的亲人,爱人的离开,亲人的逝去,或许她只剩下朋友了……

  但当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出事时,她感到十分彷徨,她觉得自己一定要找到他,一想到他可能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出事,或是死在哪个荒郊野外,就让她彻底睡不好。

  是的,Harry Potter失踪了,这件足以震惊整个魔法界的大事,作为救世主最好的朋友之一的Hermione Granger怎么可能不知道。

  也可以说,这件事情只有Hermione一个人发现了。

 

  事情很不对劲!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她发现Harry失踪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去寻找Harry最要好的朋友之一——Draco Malfoy。谁知道在一问之下对方给出的答案竟是:

  「Harry不是说他去旅行了吗?还说不需要去找他,他甚至不会写信回来!明明那时候妳也在场的,Hermione。」这整段对话最令她震惊的不是Harry出去旅行,毕竟这并不少见。Harry在战争结束之后就常常出外旅行散心,她知道Harry有PTSD,尽管已经快要好全了,但仍不排除他会需要出外走走。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Malfoy竟然称呼一个麻瓜巫师的教名!

  「Malfoy……你刚刚叫我……Hermione?」她小心翼翼的问,双眼瞪的老大,就怕对方肯定的回答会伤到她幼小的心灵。

  「这有什么问题?不是都这样叫六年多了?妳今天特别奇怪。先是说Harry失踪了,又叫我Malfoy。」这果然很奇怪!要知道一个Malfoy竟然没有用咏叹调说话?然而下一句话她再也不能保持冷静了。

  「或许妳可以问问Luna,她总是知道周遭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在开玩笑!大家都知道Luna Lovegood已经死了!死于1999年的食死徒革命!」她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这太奇怪了,一切都不正常!Luna死了,Harry看见了,她也看见了,甚至很多DA的人都看见了!殉难者的名单上却确确实实有她的名字!

  「Hermione妳才在开玩笑吧!1999年根本没有食死徒革命!」Draco的表情不向在骗人,也不像在捉弄她,只是纯然的疑惑。疑惑她今天的反常——就好像反常的人真的是她而不是眼前这个铂金青年!

  「算了,这些不是重点,Harry去哪里旅行了?什么时候去的?去多久?」Hermione看见对方举起了魔杖对准自己,骄傲地扬起了下巴,危险的瞇了瞇眼。Hermione几乎要为这熟悉的表情而痛哭流涕。但她很快就知道自己应该痛哭流涕的理由不会是这一个。

  「妳不是Hermione!说!妳是谁?复方汤剂还是变形术?别逼我对妳施恶咒!」

  「你快放下来!我真的是Hermione Jane Granger!」她说出了自己的中间名。中间名是有魔法效力的,通常不为大众所知,只有亲密的好友才能得知自己的中间名。因为很多恶咒是对方需要完整的名字才能施展的,因此大多数人都很保护自己的中间名。如果眼前的Draco Malfoy真的如他所说的是自己的朋友,那么他应该会知道。

  「那妳说出Harry伴侣的名字我就相信妳!因为这是不为众人所知的。」

  老天!Harry哪来的伴侣!Draco肯定知道Harry和Ginny分手的事情!Harry一直都没有女朋友的!但显然看对方的反应,Harry是有伴侣的。这世界太不正常了。

  「这不是重点!Harry到底去哪了?」

  「妳认为我会告诉一个食死徒Harry下落?」

  「我不是食死徒,我能给你看我的魔法签名!」褐发女巫彻底慌张了,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自己。她所说的全部都是真的!而那些都全世界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的事实。就像Harry是个Gryffindor一样众所周知的事情啊!

  Hermione使用魔杖现出自己的魔法签名,这就相当于巫师界的身分证。无法伪造,无法复制。

  「好吧!我相信妳。但是Harry确实说过他去旅行,预计是去一年啦!他是上个月出发的。」Draco完全不能理解眼前的女巫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尤其对方甚至不是个爱开玩笑的人。

  「对了,Harry在去旅行前有没有说过什么?」

  「啊!有!他要我问妳,妳去年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Hermione知道,自从他们毕业以后,就时常透过这样打哑谜的方式传递重要讯息,就算被旁人听见了也无所谓,根本不会有人听得懂。

  生日礼物……冥想盆……和冥想盆有关。

  显然Harry已经事先得知会有这样认知错乱的事情,才会这样交代Draco。他当然信任Draco,否则也不会让他担任传话人的角色。又或者是Harry早就知道自己会到Malfoy庄园来找Draco?

  「谢谢,Draco。我先回去了。」Hermione通过壁炉回到自己的家之后,意外得发现自己学生时期的制服全都变成Ravenclaw的了?这是Harry留下的线索吗?她飞路到Potter庄园,但没看见他收养的三个孩子,连教子Teddy都不在这里。

  在Harry的房子看见了别人生活的痕迹,但是却看不出是谁。应该是个男人,Harry是个双性恋,Hermione很早就看出来了。

  但她没有想到Harry竟还会开始一段新的感情,但更奇怪的是,他的孩子们全都消失了,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要知道Harry最爱他的孩子们了,要是他们出事,Harry肯定会崩溃的。不论他的伴侣是谁,Harry都不会为了他而抛弃自己的孩子。

  她地毯式搜索了Harry的房间,只看见一个冥想盆、一段记忆,此外都没有什么特别的。

  她将这些记录下来,几乎是找遍了Hogwarts图书馆的书。花了将近十天,终于看见了关于冥想盆与时空旅行的关联。尽管许多字都已经斑驳,但她还是从中看出了一些东西。

  死神圣器、特利图斯魔纹冥想盆、穿越过去、以记忆为媒介。

  除了这些词之外,Hermione全都看不懂,因为她并不是很理解这些古英文的文字。这估计是从创校时便传下来的书,泛黄的书页透露出它所经历的年代。她知道最后死神三圣器全都归Harry所有。最后一个接触到复活石的人是Harry,拥有Potter家斗篷的人是Harry,拥有接骨木老魔杖的人也是Harry。

  Hermione去禁林将复活石翻了出来,并且从Dumbledore的坟墓旁边把接骨木老魔杖挖出来,隐形斗篷在Potter庄园,她知道的位置。

  而她也终于明白。Harry回到了过去并改变了历史,所以Neville和Luna都没有死,她自己是个Ravenclaw,而她甚至和Draco Malfoy是朋友。而她会记得那些事情,纯粹是因为那个冥想盆是自己送给Harry的。

  所以Harry在过去?在哪个时间呢?

  既然知道Harry在哪里,那么她一定会去找他!那可是她最好的朋友,真正的Gryffindor愿意对自己认同的朋友忠诚。她相信如果易地而处,Harry也一定会去找她。

  Hermione又花了好多时间翻Harry的书房,Potter庄园明明有另一个人生活的痕迹,却完全见不到那个人,这点也让她心生疑窦。

  但她根本不知道该去哪一年、哪一天才能见到Harry。

  无奈的她,只好再去找一次Draco。

  「Draco,Harry有没有让你传话给我?」

  「这么说来,确实有。他说如果妳有问起,告诉妳『到我们友谊开始之处。』就没有了,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啊?一直都神神秘秘的。」

  「这样啊!谢谢你。」Hermione知道,Harry说的友谊开始之处恐怕是指一年级的万圣节,当时他们一起打倒了巨怪。若没有那一事件,恐怕Harry和Ron都会一直认为她是个自以为是的万事通,而她也会认为他们两人都没有脑子。什么都不会发生,包括后来的魔法石冒险、尖叫屋事件、三强争霸战风暴、DA的设立、寻找魂器之旅。这些事情全都不会发生。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那是他们三人友情最单纯的年纪,年仅11岁的孩童还存着对世界懵懂的天真。但却可以为了同学义无反顾地站在巨怪前面,忘了恐惧为何物,甚至重视学院分数的她为了朋友破坏校规。

  尽管最后Ron与他们不再是知己,也不代表她和Harry会将这段友情就这么扔下。那仍是重要的回忆,即使是对Ron而言,依然是如此。他没有把Harry是Voldemort的魂器告诉任何人,这点就足以证明了。他们只是分开了,以前的种种却不会消失。

  马上下定了决心,她发誓自己这辈子没有这么草率地做过一个决定。

  她将万圣节那天的记忆放进冥想盆里,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牙跳进去。眼前画面天旋地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跳进去却没有依照记忆的指示来到她要的那个时间点,反而来到圣诞夜前一天。

  她发现自己的身体缩小了,就和她11岁时一样。或者应该说,她进入自己11岁时的身体。

  她想也没有想,直接幻影移行传送到他的客厅。Potter庄园是不可能让外人幻影移行的,但是Harry在『未来』因为战争太过危险,所以已经给过Hermione权限了。这样的权限是跟随着她的灵魂,而非身体,也就是说,从前的契约与魔力都是跟着灵魂一起回归这具身体的。

  她站在男孩的身后,他正专心致志的阅读着,要知道,11岁的Harry Potter是不可能这样看书的。她能看见那头乱糟糟的头发、和记忆中一样瘦弱的身形,唯一与11岁时的Harry不同的是身上的气质。早已不再是莽撞无知的孩子,是真正经历过战争、当过傲罗司长的成熟青年。

  当她再一次见到Harry时,哪里还忍得住泪水?

  那双熟悉的绿眸,嘴角扬起的弧度,那除了她最好的朋友Harry Potter之外,不可能有旁人了。

  她冲过去,给了对方一个结实的拥抱。


======================


我在寫這個番外時不只一次覺得好像有一點點HPHG的傾向

別擔心,這篇絕對是SSHP(雖然我最喜歡的BG確實是這一對

我真的很喜歡Hermione,她始終對Harry都不離不棄,是最忠誠的朋友

她聰明、勇敢、果斷、有想法,我希望她能得到幸福

评论(4)
热度(34)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