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Sleepwalking 3.5

上一章 繁體版


番外:

 

  这是Hogwarts一个罕见的画面,一向严肃不苟言笑的魔药教授带着堪称柔和的表情,被魔法界的救世主、现任的Gryffindor院长牵着手前进。

  不过这条走廊一向没什么人,所以不至于吓到一群还未成长的孩子们,否则若是医疗翼的女巫因为学生同时被吓晕而找他们理论那可是个天大的麻烦。

  看着身旁并肩而行的青年,Severus感到一股由衷的满足感,紧牵的手,就像紧握着幸福一样。虽然他不曾在爱人面前坦言过什么,但是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对爱人的迁就和疼爱。

  Severus清楚地记得他两年前曾经走在Harry后面。但周遭很黑、很暗、很安静,而Harry那时也不知道他跟在他的后面。

  「想不到竟然走到这里了呢……Severus,你记得这里是哪里吗?」

  他当然记得这里是哪里,他记得的,左转第三间教室。放着那面镜子。

  见男人不发一语,Harry只是笑笑。在回到Hogwarts之后,他只有来过一次,却偏偏被Severus发现,那时他可紧张了。他早已摆脱那些过去,只是走出来前,总得再面对一次。

 

=======================

 

  Severus平时根本不曾走过这条走廊,再怎么调皮的学生都不会到这里来夜游。太阴森、太黑暗、太隐蔽。被直觉牵引着来到了这条年久失修的走廊,在头脑开始阻止自己之前,脚步便率先移动了起来。

  他只来过一次,十年前为了暗中保护『活下来的男孩』而不得不尾随着他四处夜游,以免他被哪个唯恐天下太平的家伙弄死了。

  而今天夜巡时却看见Harry从这条走廊转进去,他几乎是随着本能的跟上去。

  Harry并没有发现他,而是走进了角落的一间教室。他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教室里面有一面镜子,他记得当年Harry看见这面镜子时哭得泣不成声。他知道那是什么,意若思镜。当时无意中听见了老校长和Harry的对话,他知道Harry渴望亲情,但当时他却认为这是他做为『活下来的男孩』所应付出的代价,毕竟那条命可是用Lily的换来的。

  他忽视了这个男孩其实也在自责、他不知道对方可能更痛苦,从没人问过他愿不愿意看着亲友一个个为他而死。Severus突然觉得从前的自己真是愚蠢至极,将所有恨与愧疚全都投射在一个无辜的受害者身上,真是可以再卑鄙一点啊!

  他看着男孩再次走向了那面镜子,脸上露出了十分温柔、沉醉的微笑,嘴角的弧度可以看到无尽的幸福,却不难从眼底看出隐藏其中的绝望。

  Harry轻声喃喃着:「真可悲,我渴望的总是我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男孩缓缓将手举起,往肩上的位置伸去,似乎是想触摸什么。但他终究没有往下拍去,或许是因为他很清楚,那里站着的始终只有他一个人。

 

  Harry一向喜欢夜游,他最喜欢的就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披着隐形衣漫步在校园中。没有人看得见他,这时候的他是属于自己的。

  而现在他成为了教授,依然喜爱在这座城堡中探寻着未曾走过的道路。他对这条道路很熟悉,他来过很多次。他记得这间教室,意若思镜。

  Dumbledore说,那面镜子是反映出观看者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事物,但那是虚假的,我们都不应该沉溺其中。但他还是忍不住想看,因为他内心渴望的,都是得不到的。

  他记得自己第一次面对这面镜子,他看见了父母、看见了他的家人。当时他答应老校长绝不会再来找这面镜子,他做到了。他一直渴望亲情,那是从来没有人能给予他的。Dursley家不可能给他,而Weasley家也无法真正填补他对亲人的渴望,尽管他们都把彼此视作家人。

  第二次是四年级时偶然路过,当时他为了三强争霸赛紧张的睡不着觉,他依然看见了自己的父母,但这次多了教父Sirius和Lupin教授。那时的他或许是最幸福的时候了,虽然危险近在眼前,但至少能享受到教父的爱,那时他才知道,父亲是什么样子的存在。

  第三次,是在六年级,他依然看见了那些人,但又多了他的朋友、Weasley家的人、DA……他失去过,所以更想去保护镜子里出现的每个人。在失去了教父之后,他开始不甘软弱,他开始努力。在混血王子的帮助下他学到了很多,当时的他感谢这一切,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将力量送到他的手中。

  第四次,是七年级时,他还看见了Dumbledore和Snape。当时的他只觉得讽刺,加害者与被害者。真是新奇的组合!但他更惊讶的是,Snape出现在了他的镜像之中。他们一直互相讨厌,这是整个Hogwarts都知道的事情,或许是因为他就是混血王子。他很清楚知道自己喜欢上了混血王子,但却被狠狠地浇了一桶冷水,他喜欢上的人,竟然是他最讨厌的教授,而且还杀死他最尊敬的长辈,在他面前

  后来,他不再寻找这面镜子,这面镜子其实不是他内心的渴望,而是死亡名单吧?只要是他所渴望的人,都将从这世上消失。

  曾经,他拥有家人、父母的疼爱,但他们因为保护他而死了。后来,他得到了一个教父,他以为自己能够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亲情,但他的教父也挡在他前面而死了。Snape杀了Dunbledore、不久后Lupin也死了、Fred也死了、DA损失惨重,不少学生都在最后一战中身亡。如果他们不曾被自己渴望,是不是就能逃过一劫?

  凡事只要是他Harry Potter想要的,Merlin就会硬生生地将它们夺走,直到他除了自己什么也不剩下。

  而他最要好的朋友也曾经因此被他冷落一阵子,他回到Hogwarts完成学业时几乎不予任何人打交道,连Ron和Hermione也因此曾误解过他,他也乐于如此。后来若不是为了替Snape正名,他或许不会拜托Hermione。

  也是因此那女孩发现了他有这样的心态,试图想要开导过他,也希望可以减少他这样的内疚感。曾经带他去找麻瓜的心理医生聊过,也亲自读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相关书籍。但最后成效甚微,他还是偶尔被恶梦惊醒,时常想起战友、家人死去的画面。

  后来他开始熟练使用迷惑咒、忽略咒来隐瞒自己的状况,再加上他的表现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好友们也以为他真的过去了那道坎,便不再紧迫盯人要求他去看医生。但是真实情况却只有自己知道,他感觉自己没有什么问题,不认为自己的认知有什么错。

  他是错的,他的一切都是错的,若是他从来没有出生就好了。或许黑魔王不会消失那十一年,或许战争会更加险恶,但他的父母、教父会好好活着互相鼓励着度过这段艰困的时期;或许Hermione和Ron会有相对平安一点的学生时期,Weasley家不会成为食死徒注目的焦点;而Snape也不需要做什么间谍,甚至有生命危险。

  毕业以后,他知道自己渴望什么,不需要镜子告诉他。但他绝不会去追求,因为那只是将自己推入另一个绝望的境地而已,他不想也害死他。所以他不解释、不示好,将所有的爱慕全都锁在心里不肯泄漏一分一毫。那是他心底最沉痛的秘密,他以为自己会将『我爱你』这句话带进棺材,本来确实是这样打算的。但他情难自禁,他知道自己的眼睛总会泄漏很多秘密,所以他拚了命也要练成锁心术。让别人知道他爱着Snape就是给他增加危险罢了,Harry绝不可能冒这些风险。

  他爱他,他可以为了让他活得毫无负担而付出一切。

  一开始他对Snape只是单纯的尊敬和另眼相看,但不知不觉,他流连于Snape的记忆,他觉得像是在看自己的人生一样。虽然不同,但他觉得自己能够理解教授的心情,并且有种他也会理解自己的感觉。

  不知道该怎么说,但那确实是他心灵的寄托。当他一有想要逃避现实的时候,他会用冥想盆躲进那个世界中,不只是寻找认同感,也不只是寻找安慰。Snape让他感到安全

  后来,这样的依赖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爱恋,等到Harry发现时已经到达无法收拾的程度了。但他很清楚,自己爱着Snape的一切,包括他不健康的过去、尖刻的性格、如刀一般的讽刺。或许曾经的厌恶在爱上这个人的同时,也全都转变为迷恋。

  他也很清楚,自己对Snape不是青少年的着迷,那是爱,真正的爱情——或许不只局限于爱情,但绝对包含了这个浓烈的情感。他愿意接受对方的一切,愿意与他承担苦痛、共享荣辱。

  那时他常盯着昏迷中的Snape,那会让他的心灵得到一些平静。但他知道自己绝对留不住这个人,有时会有点自私地希望他不要醒来,至少他能活在这个安稳又属于自己的环境中。但他知道自己还是期待着Snape从蛇毒中痊愈,所以他对于昔日教授兼现任爱慕对象的照顾已经到了无微不至的程度。什么都要求自己来,不接受家养小精灵的帮助,不依赖魔法的便利,一切都由自己亲自操刀。

  当他看见Snape从昏迷中苏醒时,毫不遮掩地哭了,他不介意在Snape面前软弱一回。他努力的回报全在这一刻满足了他,只要他还活着就好。

  但他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他必须确保这个社会接受Severus Snape这个人,并且确保食死徒全都落网。否则他辛辛苦苦将人救回来了,却要时时刻刻恐惧着再次失去。

  当时他决定要救下Snape时并没有想这么多,只是单纯不希望看见这位『教授』在他的眼前失去生命。而且,第一次,他在一向厌恶自己的教授眼中,看见厌恨以外的情绪。那时,他便抛下了对这个总是刁难他的教授的所有厌恶,而是对生命的怜悯。

  他看着Snape的眼睛,就像黑洞一般可以把人吸进去,但那双眼睛就要黯淡下去了。

  不!

  他用尽了自己一切的方法挽回Snape的生命,扬言就算要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

  幸好最后成功了,否则Harry不知道自己还能再陷入怎样的疯狂之中。尤其Snape本人的记忆证明了自己当时的意念有多么正确。

  但他也知道了很多他以前看不见的东西。包括那男人对他的保护,以及他对Lily Evans至死不渝的爱。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他不能否认心理出现了嫉妒的情绪,但他又为此而感到内疚。

  他从不打算给自己机会去追求这一段感情,不会有希望的。而且待在救世主身边会有多么危险,不需要再一个人去证实它了。他开始在对方面前伪装自己,小心翼翼地隐藏起自己的感情,展现出来的就像是单纯尊敬崇拜教授的学生。

  他有十足的把握自己的伪装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好吧!除了Hermione。

  他多年的朋友终究不会轻易放过他的反常,虽然只把它归咎在『战争结束后不愿再失去任何亲友』的情绪上,而未往情爱方面考虑。但这点足以让Harry注意,不能泄漏出来。要让大众接受Snape,免不了Harry的演说和强调,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收起自己所有的爱慕是很困难的,但他仍然做到了。

  他让群众接受了Severus Snape这个人,也没让他们忘记Harry Potter和Severus Snape从学生时期就不和。

  但这样的情况在回到Hogwarts之后变本加厉了,尤其是一个开始关心他的Snape教授。他难道不知道他所释出的每一个善意,Harry都要花多久时间去说服自己不要期待?

  他为自己熬制魔药、他让自己称呼他为Severus、他将肩膀借给自己依靠、他愿意倾听自己的心声。

  压垮Harry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他竟然化成一条蛇来接近自己。这让他再也无法自欺欺人,他没办法隐瞒的,他不可能不说出来的,他忍不住的。

  没给Severus拒绝的机会,他逃开了,并且安于待在『朋友』这个位置上。不可能比这个更好了,Severus永远也不会爱上自己的。就算是朋友,只要能在他心上占有一席之地就足够了。

  但他还是认为自己太贪心,他不应该奢求任何不属于他的东西。

  哪怕那是他心底最深最强烈的渴望。

  距离他上次看见这面镜子已经是三年前了,他看见他所有的亲友都站在他的身边,距离他最近的是Sirius,他搂着自己的肩膀,带着豪爽又不失温柔的笑容,而他的父母就站在他的身后,其他朋友则在他的不远处。

  这一次他看见了Severus……当然不是只有他,只是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就只有他。其他的人站在他们的后面,他愿意用他的一切来换取这幅美好的光景,但他知道自己就算倾尽所有也得不到这些。

  但他想要。

  「真可悲,我渴望的总是我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他忍不住想要伸手去触碰男人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但最终仍垂下了手。就算虚假,但他仍沉溺在这里,不想承认这一切都是虚幻的。

  Gryffindor什么时候连认清现实的勇气都没有了?

  不知道待了多久,他站了起来。

  「我不会再回来了。」他明天还会是那个Harry Potter,不容许自己变得软弱。将Gryffindor的勇气拾了回来,他会面对所有挑战,站在困境与朋友中间。他是Harry Potter,绝不轻易言败。

  他离开了那间房间,或许再也不会进来了。留恋地回头看了一眼,他露出了笑容。才刚出教室门,便看见Snape倚在门边,一点也没有偷窥被发现的窘迫。

  「Harry……」他若无其事地打了声招呼,但Harry看得出来这位黑衣教授的锁心术正在高速运转。他知道男人全看见了,或许他也早就知道他会在镜子中看见什么。

  「Severus?今天是你巡夜啊?早点休息。」他摆出一贯的笑容,向对方点点头。他是个Gryffindor,绝不能轻易陷在消极的情绪中。

  「Harry,你看见了什么?」很显然,Severus也知道这面投射自己内心的镜子。但被对方问到这个问题是Harry始料未及的。但这是一个机会不是吗?他该放下这段不可能的感情了。

  只要他能说出来。

  「我看见了你,站在我的身边,像个爱人一般对待我。」Harry浅浅的笑着说,「你知道的,那很美好。但只适合留在梦境里。」

  他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说了,就当着Severus这个面前说出口了,当初他对对方表露爱意时,就因为他知道对方不可能在听见那些以后做什么。他只会维持着阿尼马格斯型态,而Harry完全不需要接受任何拒绝的话语。他认为自己承受不住。

  但现在不同了,他身上Gryffindor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鼓励他,接受拒绝吧,然后就能放下了。

  「Harry——」

  「我不需要道歉也不需要解释,我需要的是你的拒绝,明确的。」Harry认真地看着对方,近乎恳求地。他祈求他的果断拒绝,他希望对方可以立刻对他说他们是不可能的,最好外加一点嘲讽和鄙夷好让他能更快清醒。

  黑衣教授看着比他矮一个头的青年,突然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他明白的,如果不爱就应该放他自由,而不是继续占有那一份自己不能接受的感情。但他说不出口,拒绝的话就在嘴边,却怎么样也发不出声音。

  他明明不爱Harry Potter,却又在不舍什么?他应该拒绝,然后尽量不尖酸刻薄地祝福Harry在接下来的人生能找到真正爱他的伴侣。

  才是标准答案。

  但他最后仍没有开口。

  「我明白了。你本来就没有义务要响应我的感情——无论是接受或是拒绝。」最后Harry放弃了,他苦笑了一下,绕过男人离开了教室。

  他最后还是没有将话说出口,但他后来发现彼此都有共识将这段感情当作不存在。维持友谊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他暗自庆幸Harry没有将这些善意收回去,却又为此嗤笑自己。

  他究竟在奢求什么?Harry的感情?还是只是希望有人能够爱自己?

  这是自私的,尤其是他自知没有相应的情感能够回报。

 

========


沒錯,這一章就這麼完了,相較其他的比較短,這篇番外以Harry的心情為主,比較少描寫教授的想法,所以在看下一章的時候可能會覺得感情過渡太快。

然後,我覺得我越寫到後面越OOC了!如果你也這麼覺得,別懷疑,是我的問題XD

然後今天比較早更,下星期應該還是周六或周日更吧?

评论(6)
热度(46)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