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16

16. 圣诞温馨夜

 

  「回到过去感觉真好,一切都有重新开始的机会,现在的我又是一张白纸。」Hermione微微一笑,Harry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看见女孩露出这样毫无阴霾的笑容了。在战争之后,每个人都过得很不好,心理上、生活上,总有大大小小的事情让人烦扰。

  并不是只有自己情绪低落……受到战争影响的、失去至亲的也不是只有自己。

  但好在,一切都有了转机。

  「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

  「Harry,我决定了,我要搬到Potter庄园,直到战争结束。」

  「完全没必要……」他知道女孩是指消除她父母的记忆,并且直到战争结束后才回到她的家的事情。他不敢相信Hermione还会做出一样的决定!她应该要更加珍惜所有和父母相处的时刻,而不是再一次为了这场愚蠢至极的战争再次离开他们。

  「Harry,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独撑这些,让我帮忙,反正这件事我以前也做过,不是吗?」Hermione握住了Harry的手,用行动表示她会一直在他的身边。那是她一辈子的朋友,无论是什么样的困难,她都不会袖手旁观的。「我相信你会用最短的时间结束这一切的,对吗?」

  她知道最后他还是会妥协,就像以往一样。

  「唉……妳的房间就在老地方,没让任何人住。」

  和Hermione说明了一下现在的状况,并且将自己进入Hogwarts之后的记忆全都交给女孩之后,便让她回家了。

  他们没有再多聊什么,一方面是因为今天是圣诞节,Harry邀请了Regulus和Snape,Hermione不适合待在这里,再者她也需要回家和父母团聚。希望她不会一回到熟悉的家就忍不住眼泪。他们说好让Hermione在她家待上一周之后才会搬过来,她希望能再和家人相处一下。

  Harry的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因为他最好的朋友回来了,而且带着振奋人心的消息。他真的从未来回到过去了,而且这一切都还来得及。他从前做错的事、没能弥补的遗憾,现在都有了重来的机会!

  那是不是能证明,他曾经和『Severus』友好的相处也不只是他的幻想了?她是真的到了过去,亲眼见到了自己的父母,并且和终生愧疚的男人有了一个不错的回忆?

  「Harry,你心情很好?是因为刚刚那个女孩?我记得有在你的记忆中看到她。」Sirius在Hermione回家之前瞄到了两人几乎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拥抱,于是有些调侃似的看着自家教子。

  「你知道的,她是Hermione Granger,现在是一个Ravenclaw。虽然是麻瓜出身却是全校最优秀的女巫,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Harry脸上带着自豪而温柔的笑容,他拥有很多朋友,包括Draco、Hermione、Neville、Blaise和Pansy。

  「怎么样?你喜欢她吗?」Sirius坏笑着,虽然对于教子的女性朋友不是个Gryffindor感到有点遗憾,但Ravenclaw说不定也满适合他的,比较成熟稳重又聪明,况且那女孩也满可爱的嘛!重点是她看起来真的相当关心Harry,身为教父他一直都很担心Harry吸引的女孩子会不会是看中他的名气或是财富,但很显然那位小女巫是真的出于真心和Harry交好。

  「当然!我非常喜欢她。」Harry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教父刚才已经在脑中猜测了许多关于他和Hermione之间的是感情,甚至根本没有往那方面去想。在他眼中Hermione就是最好的朋友和姊妹,根本不知道Sirius已经误会到天边去了。

  「Potter,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客人吗?把客人扔在一边,也不招待?」Harry把门钥匙的终点设定在Potter庄园的餐厅里,而Snape传送过来的时候正好把他们教父子的对话听了进去。

  哼!才11岁就开始谈恋爱了?跟那个James Potter一模一样。他也是从一年级就对开始Lily死缠烂打的。而且这对父子的眼光也太一致……竟然都喜欢上了麻瓜出身的女巫?难道纯血或混血就这么没有魅力?

  「Snape!Harry好心邀请你来打扰我们的圣诞晚餐,你也该给我客气点!」先爆发的果然是在一旁的Sirius。Harry担心自己是不是又哪里惹到Snape了?否则他应该不至于脸色这么难看。

  「非常抱歉,Professor您非常准时,请坐。Sirius你也坐,我去请Remus下来。」

  「呃……Harry,还是我去叫他好了。」一想到要和Snape单独坐在一个餐桌上,就让Sirius十足的抗拒,脸上露出彷佛看到了恶心事物的表情。

  「想喝点什么吗?餐前酒之类的。」Harry很礼貌地询问,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

  「都可以。」紧握着口袋中的邀请函。有许多问题想问,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想直接拽着Harry的领子,逼问他为什么要离开,又为什么什么都不说,甚至在十六年前没有告诉他自己是James Potter的儿子。

  但是……是不是因为早就知道是自己害死他的父母,才打算疏远自己?难道他再也不想和自己扯上关系了?

  「请问您怎么了吗?Professor?」看对方脸色越来越糟,Harry忍不住出声关心一句。

  看见Harry脸上明显的关切,让Snape的心情好转了一点,但脸上仍是会使人不自觉恐惧的阴沉表情。

  「Potter,你有话要告诉我吗?」

  「您指的是什么?」Harry不解,他很确定自己没有在战略或是关于Voldemort的事情上瞒着对方,基本上只要有消息或是情报Snape都会是第一个知道的。在某些方面而言,他信任魔药教授比自己的教父还多。

  「……没什么。」感觉到Snape的冷气增加了许多,Harry更加疑惑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或是做错了什么,但一点头绪也没有。只好做出『可能他心情本来就不好吧?』的猜测。

  当Harry正打算追问下去时,壁炉的火又再次燃起了绿色的火焰。一名黑发的男人走了出来,这让Snape的脸又更黑了一些。

  「啊!Regulus你来啦?」Harry露出微笑站起身来迎接,并且安排他坐在Snape的对面,而自己则直接坐在Snape的隔壁。

  Harry为餐桌上的五个高脚杯都上了一点红酒,安静蔓延在整个餐厅中。Harry安静地喝着手中的酒,眼神时不时偷看一眼身边的黑衣男人。

  果然只有这位才会连圣诞节都穿得全身黑吧?但却不能说他的衣着随便,可以从剪裁和细微的设计看出贵族的品味。他的举止也很优雅,完全符合一个Slytherin该有的风范。其中最让Harry羡慕的就是他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的威严和气势,即使Harry的实力强大,却仍无法自然的散发出这样的气势。并且他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抵抗眼前的这个男人。

  「Sanpe学长,你会来真让我深感意外。」若不是在座的三位都是身经百战的Slytherin,恐怕谁也看不出这微笑中暗藏的讽刺。

  「能与堂堂Black家主共度圣诞,真让我感到不胜惶恐。」Harry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怎么会变得那么不好,明明几年前的时候Regulus还说有些崇拜这位优秀的学长的,怎么现在关系这么紧绷?

  他不知道两人曾因为自己的关系而发生过争执。对Snape而言,Regulus就是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并且莫名其妙地得到了Harry的信任,更别提他还是Sirius Black的亲弟弟;而对Regulus而言,Snape曾经是他尊敬的学长,但他从来都不把Harry 当成一个成年人,明明他的心智年龄早就超过了他们,却还把他当作任性妄为又冲动自大的孩子看待。就算Sirius也把他当孩子,但那是因为在教父眼中,教子永远都只是个长不大的孩子。Harry对他而言是不同的,那是堪比血缘的家人之情,一个真正Black总是愿意为了家人付出自己的一切。所以看见眼前的这个男人对待他的家人们就如粪土一般时,他真的无法对这个学长产生好感。

  他们曾对此相互冷嘲热讽过,若不是因为Harry时常从中协调,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会和Sanpe和劫盗者一样差,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至少维持了一个表面的和平。

  「当然,Potter庄园永远为两位敞开。」听见话题隐隐散发出火药味,Harry赶紧说了一句缓和气氛的话,但也只是让整个餐厅陷入了另一个沉默。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Sirius和Lupin进了餐厅。Harry用着求救一般的眼神望着Lupin,希望他能从中协调一下。但一向温和的男人却只是抱以一个歉意的微笑,他对这种场面也没有办法,否则就不至于直到他们都三十多岁。

  「哥,我让Kreacher给你带了点东西,刚好他想见一见Harry。」听见主人呼唤自己的名字,家养小精灵便现了形。

  「见过Sirius主人和Harry小主人。」在听说Harry被分进了Slytherin之后,这位家养小精灵对他的崇拜和服从又更上一层楼了。

  「好久不见了,Kreacher。这位是Remus Lupin,我父亲和Sirius学生时期的朋友。还有这位是Severus Snape,Slytherin的院长和Prince家族的族长。」

  「Kreacher竟然能有幸看见Slytherin学院的院长!Kreacher太荣幸了!」过于兴奋的家养小精灵在一声尖叫后便消失了。

  「喔!请别介意,Professor Snape。Kreacher一直都是这样的。」Harry略带歉意地说,但看得出来他并没有真的厌恶那家养小精灵的举动。

  Snape想起,十几年前的那个青年也是一样,无论遇上什么事情,总是以包容的态度面对。不论是自己莫名的怒气,还是因为实验失败而导致的烦躁,他总是能在不知不觉中抚平那些情绪。

  这点Harry的安抚就和他一模一样。

  因为这个小插曲,反而使餐桌上的气氛更加融洽了一些。

  「这顿晚餐还符合你们的口味吗?」

  「你的厨艺总是如此的好。」Regulus微笑着回答。Snape对于这句响应轻喷了一个鼻息。

  「Professor Snape呢?还合你的口味吗?」

  「就一个魔药水平不怎么样的小鬼而言,还堪可接受。」听出话语中的赞美之后,Harry也没针对他的讽刺多做响应。只是他想起这一世自己的魔药成绩似乎一直都是O?这样还算是不怎么样?或许在Snape眼里只有自己才是可以接受的吧?毕竟大师级的人物总是有些乖僻自负,更别说世上最年轻的魔药大师。

  「Potter,晚饭后我希望能和你聊聊。」

  「当然,我的荣幸。」他对于Snape一直都有过于常人的包容,无论是尖刻的讽刺或是故意的挑衅,他总是一笑而过。不是说他不在意,而是因为那是他欠他的。

  他不知道Snape会不会认得自己就是他当年的朋友,毕竟就长相而言,现在他更像的是十一岁的James Potter,而不是25岁时的自己。

  但他不打算和他相认,那没有意义。毕竟现在这战争一触即发的情况下,Harry并不打算和Snape太过要好,否则要是被有心人发现,可能会造成魔药教授的危险,那可不是Harry乐见的。

  在这微妙的气氛中他们度过了一场圣诞晚餐,除了Harry和Lupin还能面不改色的谈天之外,其他人都难免有些拘谨。除了还要克制不起争执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话可说的。就连一向粗神经的Sirius也是到了后期才终于放开心加入两人的谈天,而Regulus也随后参与了闲聊。

  而在他们享受着圣诞节的愉快氛围时,Snape在一旁观察着。

  很像……越观察就越是相像,包括那抹笑容、说话的语调、总能抚慰人心的温柔的绿眼睛。他看出来Harry并不想主动提起这件事,否则以他的个性,怎么可能不在第一时间向他分享自己的『惊人发现』呢?

  即使Harry不打算承认那段过往,他也会主动去守护他。那个青年是他生命中的希望,在他失去一切的时候给予自己温暖的存在,他不止一次怀疑那只是自己的幻觉,但现在一切都明了了。

  没关系,等这顿愚蠢至极的晚餐结束后,他会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的。

  「Remus……你有发现Snape看Harry的眼神吗?简直像是在看猎物……真不知道我的宝贝教子是哪里碍着他了!」那双志在必得的眼神触动了Sirius的神经,一向粗线条的他在对待自家教子的时候总是会多几分野性的直觉。

  「别想太多……」虽然有相同的想法,却不能直接告诉对方,以免这顿圣诞晚餐以闹剧收场。他也觉得Snape很奇怪,他可从来没见过对方像盯着猎物一般的眼神看过任何人,就算是当年有仇的劫盗者们也一样

  「Sirius,Remus,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从明天开始Hermione会住进来……她和我是一样的。」

  「你是说……?」

  「谁知道她会这样不惜一切来找我呢?」

  「干得不错!想当初James可是花了六年多才追到Lily的!」

  「你误会了Sirius,她就像我的姐姐一样,你们明明知道的!」

  「但我觉得她很不错啊!而且她既然会这样追到这里不就代表她对你也有一点意思吗?」

  「Sirius,我们是家人,就像你和Regulus一样。」

  知道Harry过往的人只有Sirius和Lupin两人,在看了如此冗长的记忆之后,他们很是欣赏这位一直在Harry身边不离不弃的女巫,他们都希望Harry能在辛苦的战争后找到自己的归宿,所以如果那女孩是Harry的妻子就太好了!

  他们的对话让另外两个Slytherin摸不着头绪,但Snape倒是为此沉下了脸色,他一点也不希望Harry Potter和那个自以为是的Ravenclaw有什么超越友谊的关系,那会让他变得更加愚蠢的。一个恋爱中的Potter总有着无法估量的痴傻。

  但他最终什么也没说。

  这顿餐他吃的食不知味,本想着从中看出些什么,却只是得到一堆让自己更加不快的情报。虽然以往的圣诞节他就没什么开心的回忆,但也没有像今天这么糟。

  最后他就带着这样的心情跟着Harry走进他的书房。至少还有机会能得到一些他想知道的……关于HarryPotter的秘密。

  「Professor,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Harry将魔药教授带到了自己办公的书房,虽然Snape进过自己的卧室,但不代表他会希望在那里谈事情。对他而言,公式与私事是不可相提并论的,而他不喜欢在非必要的情况下于私人空间谈任何公事,那会让他有种不得安宁的错觉。

  「Potter,这封邀请函是你亲自写的?」他并没有正面回答Harry的问题,反倒是抛出了另一个问题给他。

  「当然了,Professor,总不会是Sirius写的吧?」这句调侃并没有让Snape的脸色产生异样,Harry作出这个玩笑是无关紧要的判断。

  「Potter,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Harry眼神的突然飘忽让Snape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

  「Professor Snape,我……」

  「无论多危险,别把我排除在计划之外,听见没!」对于对方突如其来的关心有些惊讶,但马上又为自己觉得骄傲,是他让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阴沉男人这么直接了当的表达关心!

  「是的,Professor Snape。」Harry笑了,是Gryffindor颜色的笑容。

 

因為很快就要開學了,所以最近比較忙,之前說的周更恐怕也沒辦法了,以後就有文就更,是說這次隔這麼久主要是因為最近重溫了幾篇文,然後又花了幾天的時間把腦子抽離以免受到影響QQ

评论(21)
热度(28)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