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Sleepwalking 05 地窖

上一章 繁體版

第五天 地窖

 

  Harry在逃避他的问题,而且这次连敷衍都不敷衍一下了!

  「Harry,昨天晚上……」

  「噢!Severus,我要迟到了,你知道的。我早上有课,你再休息一下?」青年微笑着在男人唇上轻啄一口,便关上了卧室的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或是:

  「Harry,你今天就得和我解释清楚!」

  「这件事情我们可以私下讨论,而不是在这个人满为患的餐厅上说。」青年一边说一边将眼前的青椒叉到男人盘子里。而被他这么说,一向矜持的Slytherin院长也只能默默吃他的午饭。

  又或是:

  「Harry Potter!」

  「抱歉,Minerva急着找我。我们晚上再聊?」那该死的小混蛋歉意一笑,然后再次转身离去。

  就这样,一整个白天只要他一想找Harry谈关于他晚上的秘密旅行的时候,那位Gryffindor院长总会找各式各样的借口逃掉。

  很显然,他对自己的状况一清二楚,甚至这有可能就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要说最大的共犯嫌疑人,毫无疑问,那位女校长肯定是不二人选。他很清楚要制造出梦游的假象就凭Harry还骗不过自己的,所以梦游的状况肯定是真,但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想要梦游,只需要一剂魔药或者很冷僻的咒语?这不难办到,Harry这个家伙对于魔咒倒是很擅长,魔药天分也不差。

  但是为什么?他可不认为Harry只是单纯要带他回顾他们的过去,鉴于那对Harry而言绝不是件轻松惬意的事。

  就在一整个下午自家伴侣再次待在校长室浪费光阴之后,Severus实在是不耐烦了,他已经为了这件事情烦了五天!要是Harry Potter今天再不给他一个解释,他肯定会直接提着对方的领子逼问他。

  「我回来了,抱歉Severus。」

  「Mr. Potter,不知能否麻烦对您卑微的魔药教授解释一下您最近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Severus,你记得吗?以前我总是恶梦连连。」

  「恐怕很难忘记。」

  是的,他怎么会忘记?Harry刚搬进地窖时,他也几乎每一天都睡不好。

 

==========

 

  Harry终于在医疗一女巫的许可下出院了,而在刚刚上任的爱人的要求下,他只能将行李收一收搬到地窖去。

  「Severus……我看我还是回我的房间……」看着青年欲言又止的样子,Severus不难猜出他在想些什么。不是不希望被自己看见不堪的样子,就是觉得自己的存在会影响到自己,或者,两者皆有。

  他曾经见识过Harry的恶梦,只在嘴里嚷嚷着哪个故人的名字都还算是温和的梦境。他没有机会看见Harry的梦境,但他听见过他的呻吟、哀求、哭喊……

  「我想伟大的Mr. Potter是想告诉他的爱人,他不愿意睡在他的房间?」

  「不,我当然乐意,但是只要我睡着以后就是悲剧了。」青年低下了头,有些沮丧地说。

  男人不发一语,但手心紧紧相握的力度已经充分表明他的态度。

  对于Severus而言,Harry不会是负担,永远也不会是。

  这并非他第一次踏入Severus的卧室,但这是他第一次以Severus爱人的身分进来。看得出来他有些紧张。

  「我睡觉会说梦话……还会鬼吼鬼叫,如果周围有人我还会攻击他们……噢!这真不是个好主意,我应该回西塔。」青年越说越消沉,但这些理由都不会让Severus放开他的手。如果他无法在恶梦中保护Harry,那么他也无法在现实中为他挺身而出。

  「上床吧。」他拉着Harry的手,不容置疑的轻轻将他按在床上,双眼专注凝视着那双绿眸,温柔缱绻,却意外地在信任之中看见了一闪而逝的受伤。

  「怎么了,Harry?」他问。但对方只是摇了摇头,一个字也不肯说。

  「告诉我。你很快就要躺在我的床上了,我们将会在几天内坦诚相见并且成为彼此最亲近的人,你应该将烦恼告诉我。」

  绿眼青年听懂了自己的意有所指而脸红了一下Severus不能说对此感到不满。他在内心挣扎过后小小声地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的绿眼睛?」噢!他现在后悔将自己的记忆交给Harry了,要解释那些实在是太麻烦了,尤其Severus并不是个会将我爱你挂在嘴边的人,他敢说除了那次之外,他可能再也不会将那句话说出口。男人轻轻叹了口气,对方明显在等待他的答案,战战兢兢的,就像时刻准备好了要失去一样,又或者他根本还没相信自己已经得到Severus全部的爱?

  以一个占有的吻作为响应,语言无法回答的,他用行动来证明。

  他看见对方一个腼腆的微笑,Severus知道他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尽管有些不安,有些不自信,但他仍然愿意将全然的信任交给自己。

  当晚,Harry睡在他的身边,他被对方的动静惊醒了。青年的身上全是汗水,脸上沾满了泪水,嘴上呢喃着什么,但他没有听清。

  他没多做什么考虑便将Harry抱在怀中,而对方在被触碰到的一瞬间睁开了眼睛,挣脱了对方,手迅速地从枕头下抽出了魔杖,直到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他才放松了紧绷的神经。

  他很想大骂他一下,看都没看清楚就急着攻击。但他有什么立场呢?Harry可是有警告过的。况且当初自己不也有一段噩梦期吗?虽然没有Harry严重,但他明白那种坠落感,还沉浸在梦中世界的感觉,周遭都是敌人和尸体。只是举起魔杖已经算是温和的举动了。

  「对不起,Severus。我想我还是不应该……」Severus直接将青年抱住,阻止了他让人火大的言论。他要是再说一句要搬回西塔,我就再也不管这个小子。

  庆幸的是,Harry只是靠在男人怀里,渐渐放松了身体。其中的信任和依赖不言而喻,Severus不禁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伸手抬起对方的下巴,在唇上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感受到对方颤抖得厉害,Severus更加抱紧了怀中的青年。看着对方迷茫的绿眼睛,他忍不住心中暴虐的那一面,再一次狠狠的吻上了那半张的唇。原先安抚的吻,在不知不觉中变质。Severus看着怀中的青年,他一向知道的,他的美丽、坚强、脆弱、孤独。他只想用自己的一切去抚慰他的伤口,身躯、灵魂、爱……他愿意用自己所有的东西换取他的安稳。

  青年就如同以往,总是为他敞开自己,口中喃喃着他的名字。眼睛散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那就像是……希望

  他知道自己现在正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Harry,充满欲火,但又不只如此,他知道Harry会懂。

  那天夜晚,Severus没再听见爱人的哭声。

 

  一个人的生活突然变成了两个人,这让Severus十分不适应,毕竟他自从毕业以后从来就是一个人独居。突然要将自己的空间切一半,还得分给一个怎样都不让人省心的Potter……虽然他本人并没有想对此抱怨之类的。

  而他也在和Harry同床共眠过后真正体会到了当初青年施展静音咒有多么贴心。不过这个情况正在慢慢改善……他知道这是无法一蹴而就的。

  「Severus?」青年不安的唤了一声。

  「我在。」男人翻了个身,将身边的青年纳入自己的怀中。

  体温是最好的良药。

  「梦到什么了?」温柔的声音令青年不自觉恍惚。如果有人听见Hogwarts最可怕、最阴沉、最不公平的教授用这么温和的语气说话,对象还是从学生时期就看不顺眼的救世主,恐怕都会吓到哭着回家找妈妈吧。

  「我……我梦到你……」言尽于此,Severus也猜出他究竟梦见了什么。一直以为Harry不会在意,一直以为只要活过来了Harry就能放下恐惧。但显然并非如此,差点失去的惶恐可不是只要活过来了就可以抹灭的。

  他自己也明白的,Harry面无血色的躺在血泊之中时的画面,不也是时常出现在自己的梦中?只要一想到Harry就这么差点死在自己面前,魔药教授就忍不住心慌。那么想必Harry内心的痛不比他少,毕竟他也知道Harry有多么爱自己。

  「Harry,看着我。」青年僵直了一下,还是抬起头,对上一双充满感情的黑色双眼。

  「我就在这。」

  「Severus……」对方近乎恳求的语气让他无法拒绝。他知道他要什么,Severus需要证明自己的存在,他就真正的在他的身边。

  没有什么比彻底的占有更能做到了,甚至没有为他做多少准备便进入。前所未有的疯狂和粗暴,尽管疼痛,但Harry的嘴角却是上扬的。Severus也知道,他此时是欢迎这种疼痛的。因为这样才能彻底感受到他的存在。

  不是虚假的幻想,就在自己眼前。

  那一夜他前所未有的好眠。

  令人欣喜的是,Harry做恶梦的频率日渐下降,从原先的夜夜寝食难安,到后来只要Severus睡在身边,症状就会减轻许多。

  看着眼前安睡的青年,Severus不禁微笑了起来。难得Merlin也眷顾了他这么一次啊……用一生的苦难和煎熬,最后换来的是如此的安详平静……尽管人生总有些起起伏伏,但总不会再遇上那些大起大落的事情了……食死徒已经全部落网了,有威胁性的早就都成了摄魂怪的祭品,没什么威胁性的也正蹲在阿兹卡班的角落。身为救世主的爱人和双面间谍的自己已经不再有生命威胁。

  而Harry的梦魇症状,他也会想尽办法帮他克服。虽然他无法保证战争阴影不再影响到他,但他会将伤害降到最低。至少不会让他再发生任何自杀的举动。

  伤口永远存在,但它终有一天会结痂、脱落,只留下淡淡的痕迹。

 

==========

 

  「Sev,谢谢你。」Harry笑了笑,吻了吻男人的脸颊。少有的称呼对方的昵称,他知道魔药教授对这个一向招架不住。

  他感谢这个男人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总是陪着他,愿意牺牲自己的睡眠质量也要拥着他入眠。在自己有麻烦时总是默默帮忙却不说什么。他不说甜言蜜语,连心事都很少说出口,但Harry知道,这世界上已经不会有任何人比这个别扭的Slytherin更爱自己了。

  他有把握,只要有他在,自己的症状肯定会好的,尽管现在还偶有恶梦,但至少脑中不会一直有个声音说自己没有活下来的资格了。

  「如果你的大脑里还有装东西,就应该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噢Severus,你可以直接说『我爱你不用客气』的。」Harry眨眨眼,调皮地说。无视对方的反应,Harry只是笑了笑,亲吻一下他的脸颊。

  「Sev,我的确爱你。」

  「……我知道。」男人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抱歉,让你每天晚上这样四处奔波。」Harry小声地说,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所以你承认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

  「我……」

  「所以你承认你就是在耍弄你可怜的爱人?」

  「不……」

  「所以你承认你的梦游根本就是谎言?」

  「Severus……」

  「你最好给你受骗的枕边人一点解释。」

  「我……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对我而言有多么重要,你拯救了我腐败的人生。我们各自用一年了解、爱上彼此,我们知道彼此最伤痛的过去。人们都说我是救世主,但对我而言,你才是我的救世主。」Harry的话字字真诚,他从来没有对男人说过这些话。Severus以为他只是爱他,却不知道原来自己对于Harry有如此的意义。

  「你在顾左右而言他?」Harry有些慌张地抬起头,却发现对方只是戏谑地笑着。

  「见鬼的我就说这不是个好主意……」Harry嘀咕着。

  「什么?」

  「Minerva说求婚要有些铺垫,不能太过突然……」现在看来这根本就不可能成功的。想想吧,害得人家连续好几天睡不好,然后在睡眠不足的情况下,要怎么提出婚姻大事?这除了被怒吼一顿之外还能有别的答复吗?

  「求婚?你要跟我求婚?」这有些超乎男人的想象了,他自认还是个有自知之明的男人。Harry需要他,而他也愿意陪伴在他的身边,直到他走出战争的阴影。但他从来不敢想象和Harry结婚,应该说,他从来不敢想象Harry真的愿意和他结婚。

  倒不是说他不相信他们的爱不能维持一生,只是没想过未来而已。

  「哦……Severus,我知道这很蠢,我不该施什么梦游咒语的,这真是蠢透了,你能当没这回事吗?」Harry慌慌张张地说,Severus看出这是他不自信的表现。难道他真的认为我会拒绝?

  「你打算收回?」

  「不,我想我应该更庄重些。」男人注意到对方此时正扭扭捏捏地用鞋尖戳着地板,手放在口袋里面,眼神飘忽不定。

  「口袋装着什么?」

  「没什么……」

  「Harry,告诉我。」只要轻声在青年耳边温柔说话,对方都会妥协,屡试不爽。

  Harry没说话,只是默默将口袋中的盒子递给他。

  戒指。

  两枚相同款式的戒指,样式大方简洁,细部的浮雕设计显得价值不斐,没有特别镶上什么宝石,但仍能看出对方的心意。

  「我不可能拒绝你,你知道的。」男人耳语般的声音,就像大提琴滑进了青年的心窝。

  青年就这么愣愣地看着对方。

  言语已经不再重要。

  黑色的眼透着绿色的光。

 

  不知不觉,他们已经滚到了沙发上,身体是热的,心也是热的。他们的灵魂是一体的,再也无法分开。

  眼睛没有离开彼此,这不是性的发泄,这是沟通,他们的身体在沟通,眼睛在沟通,灵魂深处也在沟通。就像在确认什么。

  Harry知道,这是他的归属地,除了这里——他爱人的怀里——之外,世上再没有一个地方是如此契合他的。只属于他。

  温柔却有力,深沉又安宁。

  他爱他,又不只是爱他。

 

fin

 

==================

 

這個系列終於完結了......我達成了在暑假結束之前完結的目標了!

最後一章的字數比前面的都少,本來想再多寫一點的,但是後來發現寫這樣就足以交代許多事情了,就不再贅述

原本有開車的打算的,但是後來還是寫不出來所以就......別指望我會開,基本上不可能

之後應該會把整篇文彙整在一起再放一次,會把錯字、小細節修改一下

最後,想麻煩有在看文的大家,請給我一點評論,無論好的還是不好的,我還滿希望得到全面的意見,沒有評論就沒有進步啊!


沒有明說的部分在這裡寫清楚:

1. 關於Hermione和Ron對他們在一起的反應:我想他們是不會反對的,前文也提過,他們在乎的是那個人能不能帶給Harry幸福,而不是外在的條件,當他們看見Harry變得開朗時,他們會明白果然教授才是最適合他的

2. 關於Minerva在事件中的角色,她無疑是整個夢遊企畫中出主意的那個,從Harry和教授的對話中就可以看出,她覺得直接求婚太沒有誠意,於是就想出了這個辦法,但鑑於她自己都是單身了......所以主意不會精妙到哪裡去......

3. 關於教授是何時愛上Harry的,我想這不能算是一個瞬間,只能說Harry在他心中的地位是越來越高,什麼時候變成愛情的......我也不知道

4. 關於Harry是何時愛上教授的,他其實一開始是憧憬混血王子,他看見混血王子好的那一面,但那時候他同時恨著教授本人,後來他知道教授就是混血王子之後才慢慢把這兩個人看成同一個人,愛上教授也是那之後的事了

评论(6)
热度(43)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