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Repent of Life 01

01

 

  一个人的心理素质究竟要被锻炼到什么程度才是足够的呢?

  在人生最没有希望时突然被带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并被告知自己是个巫师,甚至还在另一个世界大有名气?

  在以为要获得至高无上荣耀时,面对的却是实力望尘莫及的敌人以及一道绿光下就这么失去了生命的同伴?

  在永无止尽的战争中踩着无数敌人与亲友——包括唯一的教父、带领自己成长的长者、付出一生的双面间谍——的尸体活了下来?

  这些都比不上睁开眼睛的瞬间突然来到了二十五年前还要令人惊骇。

 

  和往日不同,此次进入冥想盆比往常多了许多失重感,而落地时多了几分脚踏实地的感觉,看了看周围,也与印象中不同。

  Harry有些疑惑地四处搜寻,果不其然,几个穿着Gryffindor长袍的学生正躲在暗处,如搜索猎物的猎人般盯着正前来的少年,并在看见了目标后迅速转换成了阿尼马格斯型态。

  Harry只想上前阻止Severus继续前进,但他又想到,这只是一段记忆,一段早已发生过的事实。无法改变。

  但随即发现了不对劲,这段记忆不该是这样的,JamesPotter不应该在这里,他事先并不知晓这个恶作剧计划,他应是阻止的那一方,而不是站在这里等着。

  当Harry还在思索着这一切究竟哪里出了问题,然而现实总是不等人。狼人嗅到了人类的气味而开始愈趋狂暴,甚至从尖叫屋跑了出来,而另外的三人——应该说是一鹿一犬一鼠——则冲了出来打算安抚他们的狼人朋友。

  James甚至分出了一点时间变回人警告了眼前还愣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黑发少年。

  「鼻涕精!快跑啊!」那一刻,Harry意识到这并非一个记忆,而是真正的现实,此时他就站在1975年的禁林边。

  James和Sirius以阿尼马格斯型态尽全力阻止着狂暴的狼人,但狼人显然对人类的气息更感兴趣,正往Severus的方向前进着。

  「教授!」Harry想也没想地直接往前跑去。再快一点、快一点、快点!

  鲜血的味道一涌而上,少年呆呆看着眼前对上的绿眼睛,似乎还没能反应过来。但能感受到自己被一个人抱得死紧,而后便是刺眼的血红色在眼前流出。

  「你……」碧绿的眼睛逐渐涣散,生命力快速流逝,Harry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只有庆幸。终于能挡在自己重视的人前面了……

  Severus无措的看着眼前的人闭上了眼睛,从来没有遇过这样的事情。这个人,就这么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地冲上来保护自己,连他的母亲都不曾这么做过……

  感觉青年的力气正在减轻,Severus伸手扶住他的背,却只摸到一片湿润的血,小心翼翼地摸索到了一块没有受伤的皮肤,轻轻的拖着不让他滑倒。

  「鼻涕精,你没受伤?」这时Severus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怀中的青年与眼前的死对头长得十分相像,只是他的眼睛是碧绿色的。

  他不想也不屑于回答对方,只是思索着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急救眼前鲁莽的、愚蠢的、没有大脑的、为他受伤的……青年。

  「昏昏倒地!」少年看见老校长一脸惊怒的走了过来并为没有杀伤力的狼人补了一记昏迷咒,这才放松了身体。

  「Dumbledore教授,你会救他的吧。」Severus让青年平趴在地上,好让伤口不会碰到地上。

  「放心吧!没有人受伤。因为夜游,每人扣五十分,James和Sirius明天早上到我的办公室来。」

  「校长,您要见死不救吗?就算他不是Hogwarts的学生——」

  「Severus,这附近我并没有看见除了你们之外的人,赶紧回寝室休息吧!我的孩子,你肯定吓坏了,还是去Pomfrey夫人那里看看?」老校长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他慈祥的微微笑,就好像他真的没看见有人浑身浴血的趴在那一样。

  「Dumbledore教授……」

  「还是我送你回去休息吧!或者你也能去找Pomfrey夫人要一点无梦药水,我的孩子。」

  看见一向和蔼的老校长真的对眼前的青年视若无睹,Severus很想再说些什么,最后只抿了抿唇。一个人真的被放弃时,再怎么说也没有任何意义。

  「不用了,校长,我自己去找Pomfrey夫人。」说着便施展了几个止血咒,并让倒在地上的青年扶着自己,谨慎地将他带走。没有看见其他几个Gryffindor疑惑的眼神。

 

  「Pomfrey夫人!请您救他!」

  Severus有些急切的撞开了医疗翼的门,导致住在里房的医疗女巫被撞击声惊醒。

  「喔!Severus,出了什么事?」

  「他受伤了。」将Harry轻放在床上,并简短说明。事实上他认为这实在没必要,毕竟只要有眼睛就看的见这大片的血吧?

  「受伤了?那么把他带过来,或者带我去看看他。」

  Severus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就在这!而且快死了。

  「Pomfrey夫人,您有看见过一个长的很像JamesPotter,但是绿眼睛的青年吗?」

  「不,我没见过。那么受伤的人在哪呢?」

  「请给我一些补血剂,我会处理好。」

  「你确定吗?」Pomfery显然有些犹豫,他不是不相信Seversu能自己处理,只是男孩的状态看起来有些慌乱,虽然看起来很镇定,可是眼神是骗不了人的。

  「如果方便,请再给我一瓶无梦药水。」他收斂了情绪,提出最后一个要求。

  「我知道了。」见男孩并没有受伤,便交给他一瓶补血剂和一瓶无梦药剂之后便放他离开了。

  Severus向女巫点头致谢后便再次扶起那个受了重伤的青年离开了。

  回到寝室后,Severus马不停蹄地将药水一罐一罐倒进青年的嘴里,并且思索着这一夜发生的事情。

  首先,这个男人,突然在那群不要脸下三滥又只会一直骚扰Lily的Gryffindor的恶作剧下救了他还受了不輕的伤。而后其他人对于他都视若无睹,别说Dumbledore,连一向医德良好的Pomfrey夫人也不肯医治他。这已经不能用不对劲来形容了,除非他们是真的没看见他?

  他以为自己是夜骐吗?只有见过死亡的人才能见到?

  因为将床让给了青年Severus只能认命地搬张椅子过来坐在旁边,直到青年醒来为止。

 

 

===========


之前說要把Regret重寫(對我真的重寫了),結果連標題都重取了......

這篇的標題是Repent of Life,意為生之悔悟

主要是因為腦中的一小句短語:由悔悟而得來的第二次生命,然後就取了這個名字

這篇和The Regret不同的地方在於:時間點不同,Regret主要是著重在小哈上學的時候,而這篇Repent則是主要在寫1975~1991年間,甚至可能會更短而教授的學生時期將會更詳盡一點,而這篇的副cp將會是:SBRL、JPLE、GGAD(可能提及可能不會不一定)、RBHG(這個也不一定,但我會盡量寫出來),至於子世代的CP(例如DMPP、NLLL之類的)應該無法提及,畢竟時間點不同嘛......最後會不會用一句話帶過就不一定了,除了SSHP、SBRL、GGAD之外,其他每一對都將是BG,當然對我來說GGSS是一定的,但是不會寫到,就當作默認設定吧

對了,本篇HE(如果真能完結的話),分級大概是PG13或是R,是的!我不開車

所以我在這裡正式宣布The Regret坑了!

评论(8)
热度(36)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