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Repent of Life 02

02

 

  當Harry再次醒來時,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深綠色的天花板,隨後轉頭一看,一雙黑色的眼眸對上了他的。

  「Snape?」硬是把教授二字吞了進去,眼前的少年怎麼看都不會是個教授。

  「你是誰?」Severus明顯有些敵意,明明他對眼前的人毫無印象,但他卻救了自己,還準確的叫出了正確的名字,這使得他原先就有的疑惑更深了。

  「我叫Harry。」他還沒能從Severus Snape正在和他說話這件事情反應過來,只能傻傻地回應著對方的問題,所幸還沒傻到說出自己叫做Harry Potter。

  「我不認識你。」Harry有些不知所措,他難道要說我是你死對頭之一的兒子嗎?還是你最愛的女人生下來的。如果他不相信而當作這是一個作弄人的新把戲都還算是好的結果;如果他真的相信了,恐怕會直接被掐死?

  見青年呆呆地看著自己,Severus又說了一次:「我不認識你,你為什麼要救我?」

  「我認識你。Severus Snape,Slytherin五年級生, Prince家族的最後一人。全Hogwarts最優秀的魔藥師,擁有非常驚人的黑魔法天賦。」並且是最勇敢的人——沒有一個Gryffindor及得上……

  儘管他始終欠他一個道歉和道謝,但他也知道對著眼前這個Severus傾訴一點意義也沒有。

  「你的目的?」

  「呃?」

  「你既然知道我的底細,那麼我想知道你救我一命的目的。」少年警惕的問,他從來就不相信人性,只要有人為他付出了什麼,那麼他們的索求總會更高一些。那麼……他現在欠下了一條命,對方又會要求什麼呢?只怕會是自己窮盡一生也無法償還的代價吧?

  Harry無辜的笑笑,還抓了抓頭,和那個該死的James Potter一模一樣的動作讓Severus十分厭恨。但他接下來的回答反而讓他不知該怎麼回答。

  「我沒有什麼目的……只是下意識那麼做了。」

  Severus愣了下,顯然沒想到是這樣的答案,但見對方不像是說謊的樣子,於是點點頭。既然青年也沒說什麼,他可不想堅持要報恩什麼的,那種無謂的堅持是Gryffindor才會有的,能這麼算了也是件好事。況且,可不是Severus要求青年救他的。他總會拒絕為他人一廂情願的施恩負任何責任。

  但這不代表Severus真的會冷血到將一個傷重之人扔出去,尤其旁人都看不見他,治療他是自己的責任。塞了兩個藥瓶給了他。而Harry恍惚之間便喝了下去,甚至沒有注意到魔藥的味道是如何可怕。

  皺了皺眉,Severus為對方不經大腦的行為冷哼一生,一個陌生人給的藥劑就這麼直接喝下去?但對方只是轉過頭來向他感激地笑。

  「呃……抱歉,我想我應該離開,我並不是Hogwarts的學生。」Harry不好意思地說,事實上他現在只想著從冥想盆出去,否則Hermione和Ron得擔心死了。這是一場好夢,他見到了自己的父親、教父、Remus、甚至是Snape教授。

  「如果你想死我不介意你現在出去,你的傷還沒全好。感謝Merlin可憐你吧,只是被抓傷,不然這世界上又得多出一匹狼人來危害社會了。」Harry覺得和成年時相比,Severus年輕時的毒舌顯然溫和了許多。

  「可是……我必須回去,我的朋友肯定在找我。」

  「姑且不論你的朋友是誰,恐怕你現在出去誰也看不見你。你施了什麼法術嗎?」Harry懷疑,比起對他本人,年輕的Slytherin恐怕對他所學的魔法更感興趣。

  「……不,我什麼都沒做。」

  「我被Dumbledore找到他的辦公室去,你最好給我安分待在這裡,如果我回來發現你不見了……既然你認識我就應知道我有幾分實力。相信我,我恨不得你現在就滾出我的地盤,但我更不想欠你人情。趕緊把傷養好然後滾蛋別浪費我的時間。」危險地瞇了瞇眼,話語中威脅地意味令Harry忍不住想向後退。

  就像當年學大腦封閉術一樣,總是無法抵抗他的權威。

  「好的,我是說謝謝你,呃……我能叫你Severus嗎?」

  「我認為我們沒有熟稔到能稱呼彼此教名。」年少的Slytherin說完便轉身離去,不給對方討價還價的機會。

  在門被大力關上的瞬間,Harry近乎虛脫的癱倒在床上,只有充滿Slytherin氣息的個人寢室明晃晃的提醒他這不真實的際遇。

  我還是得回去,沉迷於虛假的記憶是沒有意義的,除了把人逼瘋之外恐怕沒有任何好處。

  Harry只覺得腦子亂成一團,甚至無暇計較那個少年的態度。平時他是怎麼從冥想盆出去呢?通常是把記憶播完就能回去,那麼……只要把他放進去的歷程看完應該就能回家了。

  可他將Severus Snape的一生都放進來了啊!難道他要在這裡待二十多年?

  他一定要找到出去的方法。

  年輕的Gryffindor總是想到什麼就勇往直前,甚至都忘記方才Severus交代過別亂跑的事情。

  Harry設法從床上爬起,卻牽扯到背上的傷口,讓他面目猙獰了一會兒。

  發現自己短時間內無法離開這張床,Harry倒也不心急,甚至隱隱有些安心和喜悅。這才發現自己早在看見Severus Snape的瞬間便生起了留下來的念頭。

  這裡有他的父母教父、有他的教授們,這裡是戰爭的起始之前。

  但他也相當清楚自己並不屬於這裡,這裡只是一場夢,只是一段記憶。等到他弄清楚這一系列的故障問題之後,終究是得回到自己原先的生活中的。

  但他仍然想見一見他的父母,就算他們不認識他,就算此時他們恐怕不會喜歡自己。但那終究是他的父母,當初為了自己而擋在危險之前的父母。

  等等,冥想盆放置的記憶必然是真實發生的事情,可是卻與之前的記憶不相符……那麼是不是能代表「事實」正在更改!也就是說……既定的過去是可以被改變的?而此時我就在這裡……

  他所看過的記憶正一點一點浮現於腦海中,其中不乏悲劇色彩,而這些只要他小心翼翼的避過,說不定就能以比較好的方式解決掉。

  一想到這個就讓Harry興奮不已。他是不是能讓父母免於一死?只要能阻止Severus將預言獻出,一切都將會不一樣。

  而他願意付出 一切。 


========


其實我在仔細思考過後,開始思考HE與BE之間的可能性了,雖然我本人不是很愛BE,但也不否認有這個可能

這篇不是重生文,真要說應該算是穿越時間?至於哈利到底發生什麼事,這個會在後文說清楚(但其實我有兩個選項在猶豫,不影響正文

從前兩章可能看不出來,但是這篇的教授前期就是一個混蛋,作為一個十幾歲的青少年,就算早熟也還是青少年,此時的哈利也才二十歲,當然不是那麼全知全能。

所以這篇是年下(應該),但基本上是清水,就算有H我也會用幾句話帶過

评论(5)
热度(25)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