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Repent of Life 03

03.

  當Harry正想著出去看看時,房門被打開了。來者是兩個個面露不善的學生,臉上掛著青年一向最討厭的輕蔑笑容。

  「那個雜種的房間還挺不錯嘛。」

  「比想像中乾淨,我以為他肯定會生活在垃圾堆中呢!畢竟那才適合他。」

  根據印象,那位嚴謹的魔藥大師不像是個出門不保護自己領地的人,門被外人打開這種事情不應該發生在那個少年的身上。

  「你們要幹什麼?」看兩人的穿著,應是Slytherin的高年級生。只怕是正面交鋒贏不了就想來陰的。這種事情Harry見過不少,親身經歷的次數更絕對多於世界上大部分的人。

  「趁現在沒有人,咱們來試試最近在書上翻到那個黑魔法吧!」

  Harry還沒能從他們沒看見自己這項事實中反應過來,便被他們所說的黑魔法驚到了。雖然Slytherin學院內部不忌黑魔法,但使用在同學身上這種事情一向微乎其微,就連Draco Malfoy當年都沒讓黑魔法真正作用在死對頭身上。

  兩人舉起了魔杖的同時,Harry也將手上的魔杖抽了出來。此時他才注意到不對勁。

  眼前的兩個Slytherin對他視若無睹,或許應該說是真的沒有看見他才是。

  Harry想也沒想,直接對兩個明顯有惡意的人施放了各一個繳械咒。他人在明我在暗的鬥爭對Harry而言可說是一點難度也沒有。

  魔咒起效了。

  「Shit!我就知道那個雜種不可能不設陷阱。」其中一個忿忿不平地從地上撿起自己的魔杖,而另一個則露出興味的笑容。

  「這太奇怪了,沒有書上說過這樣的魔法,很顯然這也不是什麼保護陣。」

  Harry緊張地吞了吞口水,他們如果跑去問Severus的話,那他可就完蛋了。

  只記得Severus令他別亂動亂跑的青年一點都沒想到,一旦他們跑去追問年輕的魔藥大師,自己此番行動就會被發現的這項再明顯不過的事實。

  但他也不可能放任這兩個人施放黑魔法在這間房裡,就算Severus Snape根本就是個自私的混蛋,也改變不了他無數次幫助過自己的事實。

  Harry順理成章地將他們看不見自己這件事實歸咎到Severus身上,依照魔藥大師的謹慎程度,確實有可能不讓任何人發現自己的存在,不惹禍上身一向是Snape的作風。

  可身為Gryffindor的Harry可不一樣,一向是做了再說,就連戰爭都沒能磨礪掉他的勇往直前。

  他但他仍然不為所動,先發制人有時能搶佔先機,但更多時候只會無端暴露自己。來自血淚的教訓總比言語來得深刻。

  對面的兩個學生舉起了魔杖,在唸出第二個音節時,Harry認出了這個咒語。

  邪惡。這是Harry的第一個想法。他從來沒有想過會在這種地方——一個學生寢室——看見這個咒語。驚訝與憤怒同時充斥在青年的腦海,他狠狠給了他們各一個繳械咒和石化咒。

  如果他沒能一直安撫自己這裡不是戰場,從他口中唸出恐怕就會是神鋒無影了。

  施了一個遺忘咒之後毫不猶豫地將那兩個人扔了出去。

  放下顫抖的手,閉上眼深吸了一口氣,等到再次睜開眼時,已是平時清亮的碧綠。

  任由疲倦席捲他的身體,揉了揉眼睛便再次陷入睡眠。

  將他吵醒的是過大的摔門聲以及一陣怒吼。

  「滾出去!」Harry愣了一愣才發現Severus正一臉怒容瞪著自己。

  「發生什麼事了?」

  「既然你的親戚就在Gryffindor塔,你又何必待在這裡?現在,滾!」伴隨一點也不溫柔的動作將青年拽出門外,不容抵抗地將他關在門外。

  Severus怒氣沖沖地瞪著那扇早已關上的門。

  「該死的James Potter!該死的Dumbledore!該死的Gryffindor!」少年狠踹了門一腳,臉上的怨恨無法平復。

  要是那個Potter家族的幽靈敢再出現在他面前,Severus絕對會將自己最得意的咒語往他身上招呼。想像了一下那張與James Potter幾乎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臉露出猙獰的恐懼,他就忍不住想笑。

 

  第二天到黑湖旁找自己的好友時,看見的場景就是:Lily一邊呵呵地開朗笑著,而身邊的青年揮舞著魔杖寫字。

  「Lily⋯⋯」一邊和女孩打招呼,一邊不善地瞪著青年。

  該死!姓Potter的都是畜生。

  「Sev,我跟你介紹,這位是Harry,Hogwarts新來的幽靈。雖然我們看不見他,可是他可以用魔法寫字溝通,他懂好多呢!我問了他很多關於黑魔法防禦的問題,他都能答上來。而且他的魔藥似乎也不錯,你一定會喜歡他的。」見Lily因為一個來路不明的傢伙而露出興奮的表情,只會讓少年累積許久的怨氣更多一些。尤其是他擅長魔藥這件事,他怎麼敢在混血王子面前自稱擅長魔藥!

  「這種東西很危險,妳不該跟它有所往來,說不定它有什麼別的企圖。」女孩明亮的笑容此刻無比刺眼,她不該對一個骯髒的東西露出這樣的表情。他嫉妒。

  「別稱他為東西。真的很優秀,而且紳士。生前一定是個貴族,真正的貴族。」Lily直覺認為這個看不見的青年是個好人,並且與她十分投緣。作為多年的朋友她也相當明白Severus一向不喜歡她的朋友,無論男女、不分學院。

  「要是他傷害妳怎麼辦,離他遠點!我不准妳靠近他。」Severus指著被點名的青年的方向,對著女孩低吼著。

  「Sev,我之前就告訴過你了,別對我說不准。我做什麼都是我自己的選擇,要與誰當朋友、要和誰在一起都該由我自己決定。」少女皺了皺眉,但沒真的生氣。可這個表情已足夠惹怒正在氣頭上的Severus。

  妳對他微笑,卻對我皺眉?

  「可妳根本不知道他們是什麼樣子!就拿這個幽靈來說,他說不定根本鼻孔朝天、蓬頭垢面、其貌不揚,妳卻這樣被他的片面之詞騙了!還有那群十惡不赦的Gryffindor劫盜者,尤其是James Potter,妳根本不知道接近自己的是什麼樣的惡霸!」他已經氣急敗壞地不知所云,只知道反駁、對抗、爭辯。

  「別在這時候和我提Potter,這件事與他無關。」被胡亂吼了一通的女孩也不是那麼能克制自己的脾氣。

  「哦?現在開始維護他了?那麼你知不知道你眼前的這個人,和James Potter有多少共通點?」

  Harry見女孩的情緒一觸即發,忍不住開口勸:「Snape你別這樣說話,你明知道Lily不喜歡被命令——」可對方根本不領情,並毫不猶豫打斷了他。

  「給我閉嘴你這個孤魂野鬼!」幾乎是氣瘋的少年根本顧不得自己曾發過誓絕不承認對方的存在而大吼。

  「Snape,你最好給我冷靜下來,如果你是我的部下,這時候就是一個清水如泉了。你總是用言語將Lily越推越遠,她不喜愛的事,你就別對她做。」Harry舉起了魔杖,雖然沒有用杖尖對著對方,但看得出來他並非只是威脅。

  「而她就可以做出我最厭惡的事情,與我最怨恨的人交好?噁心的論點。」

  「Severus,你在和Harry說話嗎?」

  「我不能讓他傷害妳,Lily。」

  「他不會的。」

  「我不管你是打哪來的,給我遠離Lily,否則我不介意讓你再死一次。」少年見好友不相信自己,便轉向了青年,惡狠狠地說了一句便掉頭離開。

  Harry意識到,自己從來沒有這麼直接地接收到Snape的憎惡,從前那些是針對父親而轉移到他的身上,而現在,少年是真的怨恨他這個人。

  「Harry,很抱歉,他不該那樣說,你不會害我的。」

  『沒關係。我當然不會害妳,我喜歡和妳相處,我連自己的秘密都告訴妳了,妳應該是相信我的吧?』Harry發現自己不需要控制表情,只需要將自寫出來,頓時慶幸女孩看不見他。

  女孩咯咯一笑,「當然。」

  『對了,其實我對剛才那個男孩說的Gryffindor劫道者有點好奇,能和我說說嗎?要知道我以前在Gryffindor也是熱愛冒險的呢!』

  「我一開始很討厭他們,因為他們總是無緣無故欺負Sev,就像個惡霸一樣。可是後來我發現其實James對同學也挺好的,面對弱勢的同學他總是不吝嗇伸出援手。」女孩在談起她未來丈夫的名字時帶有一點愉悅,儘管對於他的一些行為還是有些反感,但對於James Potter這個人她還是給予不錯的評價。

  『Lily,妳喜歡他?』

  「我也說不上是不是喜歡,但可以當個朋友。」女孩沒有絲毫隱瞞便說出自己從來不曾在別人面前提及的心裡話。


评论
热度(13)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