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畫中有話 03

03

  萬般無奈下,Severus只好帶著這個拖油瓶回家,儘管他一直有拐進小巷子好把年輕警衛甩掉的衝動。但若是因為這個傻小子因而迷路,到頭來麻煩的還是Severus自己。

  「Snape館長,我能看一下那封信嗎?我是說那封恐嚇信。」

  「如果你是想從字跡找人的話,大可放棄,那封信是電腦打的。」Severus輕而易舉的猜出了對方的想法,但對方顯然沒有放棄這項提議的打算。

  「不,先生,還是請讓我看看吧,這樣好讓我對接下來的危機有更多的準備。」在一陣猶豫後,Severus還是將信交給了Harry,說不定他真的能從字裡行間看出什麼?畢竟身為警衛他必然遇過許多類似情形。但那個小混蛋在看過之後只是沉默,並一言不發的將信交還給Severus。

  接下來的路途上他什麼也沒說。

  Severus又看了一次那封沒有格調的恐嚇信:

 

親愛的Severus Snape館長:

  很榮幸能來信通知您,您近期內即將展出的個展中有幾幅畫是違反人類科學道德倫常的,您展出將會使整個社會的道德論喪,而您與美術館的名譽也會因而一落千丈。而若您遺憾地堅持一意孤行,我與我旗下的黑幫將會為您的名譽採取行動。畢竟,性命於名譽面前毫無價值可言。

你誠摯的

知名不具

 

  他看不出這封信有什麼值得深思的地方,除了那應是要嘲諷卻沒有技巧的語氣除外,這很可能只是一個孩子的玩笑話。這種連小學生都寫得出來的文字還想嚇阻誰?旗下的黑幫……難道Potter對誰有印象?而他並不清楚有誰關注藝術界並率領黑幫組織。

  「Potter,你是否有想法,對那個發信者?」而對方的回答讓他恨不得自己壓根沒問過這麼蠢的問題。

  「當然沒有,我只是在思考裡面關於道德論喪的部分。」

  Severus哼笑,他就知道這傢伙不可能有什麼線索。

  「你也看過那些畫,他畫了許多男人與男人之間的愛情,這是某些人所不齒的。」

  「我當然知道,這世界遠沒有我們希望的那麼寬容。」青年的臉色不是太好,但Severus也不明白原因,但他也不屑猜測。

  「對了,Snape館長,我很好奇,您最喜歡這次展覽的哪一幅?」如果是聊藝術的話,Severus顯然比平時更有耐心一點,當然,這不代表他會允許任何人在他面前賣弄。

  「《生日》那幅還勉強有些看點。」

  「啊……我想他是在向夏卡爾先生致敬。不過那一幅應該就是那個恐嚇者所謂的道德論喪吧?」

  那畫中的兩個男人深情對望著彼此,彷彿這世上再沒有別的事物能阻止他們眼神交流、以及幾乎可以預見的擁抱和親吻。

  這幅畫打動了Severus,儘管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喜歡,繪畫的技巧並不如同樣畫派的其他畫家,色彩並不十分鮮明、題材也不是最新穎,大部分都可說是十分平凡,但也堪可接受。

  唯一值得稱道的只有那兩雙眼睛,就像真的。就像真的有那兩個人,他們的眼神比他這輩子所見的所有都更富有感情。寥寥數筆,承載了他傾盡一生無處發洩的愛意。

  Severus從來不曾用這樣的眼神看過任何人,也不曾愛過任何人,但也覺得無所謂了。因為這樣的情感,已經有人替他宣洩出來。

  「您喜歡夏卡爾嗎?」

  「強調愛與幻想?」Severus冷笑了一下,他從來就不是因為那幅畫的構圖與主題與夏卡爾相似才喜歡的。相反,他對夏卡爾除了欣賞以外沒什麼感覺,不特別喜愛也不會反感,只是覺得他有點異想天開罷了。

  「誰說幻想不能是真實的呢?內心情感的真實也是真實啊!」Harry微笑。年長者回以一個冷笑。

  「我想那個同性戀畫家肯定也是這麼不切實際,就像你一樣。」

  「我認為他的很多畫作都相當不錯,『超寫實的筆法,超現實的主題』,尤其是魔法,真讓人興奮。只能說您的標準太高了。」Severus決定收回關於這年輕人有一點大腦的評價。

  「這世上沒有魔法!」

  「我最喜歡的不是《生日》,而是《落日》。」Harry並不理會對方的尖刻,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Severus能理解,畢竟那幅畫也是在他自己的排行榜上。他意外的是,這個小子的審美觀與他竟出奇的相似,

  「無法想像你這樣的小子竟然懂得欣賞如此……寧靜的一幅畫。」Harry淡淡的笑了,Severus詫異於他竟也會露出這麼樣平和的微笑。他以為這個小子只會露出愚蠢的大笑呢。

  「我才無法理解孤身寡人的館長您怎會喜歡《生日》那幅。其實若不是為了致敬,我想那幅畫應該被命名為『愛人』才是。」

  「若非如此,那幅畫將一文不值。」

  「至少您沒說那是一張廢紙。」Severus不明白這究竟有什麼值得這名年輕人就這麼在路邊捧腹大笑了起來。

  不過……這段路確實沒有想像中的煎熬。在Severus目送Harry離去並關上了自家大門後在心中評斷。


========


這篇文會更得比較慢,因為這篇我不得不說,我寫得比Repent認真一點......(Repent就只是我在滿足自己的妄想而已

畢竟我對藝術方面並沒有涉獵太多,如果內容有誤,請輕拍糾正

评论(1)
热度(13)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