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黑衣教授正坐在辦公桌批改作業,安靜的環境一向是他喜愛的。而喀噠的開門聲宣告這獨處時間的結束。

“Snape教授。”少年打了聲招呼,已經對於無端的禁閉不再有怨言。“閉嘴,你的禁閉內容在那裡。”

少年乖乖地批改低年級的黑魔法防禦術論文,公正地給予每個人應得的分數並耐心寫下評語。

男人從來沒有問過他畢業後的志向,卻總是讓他協助自己課程的相關事務,除了改作業以外,還有購買教材或準備教室。就像當成接班人一樣。當然,這些表面上都是禁閉

兩人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但氣氛並不凝重。

Severus看見男孩時不時向書桌暼來愛慕的眼神,而自己勾起一絲不明顯的笑意。

 

========

 

“男孩,你的愚蠢會令你失去生命。”男人咬牙切齒的嘶嘶聲,令聞者發顫。“那又如何?和你又有什麼關係?”男孩只是怒目而視,與他平時所做的無異。

“你是預言中的男孩。”Severus說。“你什麼時候也開始信這一套了?”男孩諷刺一笑,接著說,“你就不能對我、對自己誠實一次嗎?”年長者試著無視那雙哀傷的綠眼睛,卻可悲的發現自己失敗了。“你真以為自己是偉大的救世主?”他收起情緒,冷笑道。

“你覺得我當不起救世主這個稱號嗎?我打從出生起就在為了打敗Voldemort做準備,”Severus為了那個名字發寒了一下,但並未表現出來,男孩不加理會,“我在碗櫃長大,就因為Dumbledore認為那裡該是我打敗黑魔王的基地,而我離開那的接下來幾年呢?我每一年都得為那個蛇臉怪物東奔西跑接受一堆不知所以的考驗,或是直面牠擊敗牠,或是遭受什麼比牠更殘酷的東西。甚至最後還得因牠而死!你有什麼資格說我配不上救世主這個稱號!”他從沒想過他會從那男孩臉上看見那樣的表情,那笑容簡直就像是看到Severus自己。但他此時顧不上這個,他急欲反駁另一件事。“Harry,你不會——”男孩用嘴撞上了男人的,那不像是個吻,反倒似是野獸之間的較勁。最後男孩率先抽身,他哀求著,“求你別說⋯⋯別對我說謊,我寧願你沉默。”

 

========

 

Severus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從戰爭中活下來,當他在黑暗中醒來時,還不自覺嘲笑自己終於來到了地獄。但柔軟的床鋪立刻否決了他的猜測,他被救了。

“Severus,你醒了。”在天始破曉時,醫療翼的女巫為他拉開了窗簾,並帶著一絲難過的表情看著他。

“我昏了多久?”“大約一週,戰爭結束了,失去領導者的食死徒們沒能撐過第五天,大家正忙著慶祝呢!對了,等一下Granger小姐會來看你。”他點頭,沒去抑止希望另一位Gryffindor前來探望的念頭。

他希望那個魯莽的Gryffindor至少會出現,然後為他的咒語道歉,畢竟那是如此惡毒。

一向嚴厲的醫療翼女王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做好一切例行公事便任他一個人坐在床上。

“Snape教授。”另一個女孩進來了。他敢保證她是在得知自己醒來時便趕了過來。但她是一個人來的,這個發現並不振奮人心。

“您在思索為什麼Harry沒來嗎?”Severus以一個怒瞪回應她。“他本來想來的⋯⋯他本該站在這裡的。”女孩眼眶紅了,而Severus終於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Granger小姐,我相信你來不是為了說些無關緊要的話。”苦澀的聲音傳開,幾乎有種懇求的錯覺。

“Harry說,要我把這個給你。”女孩自顧自地說下去,Severus懷疑她的眼淚還能忍耐多久。

女孩——不,是女人了——從口袋拿出兩個瓶子,銀色的絲線正飄在瓶中。

“解釋。”他怒目而視。“H-Harry說,讓我把這個還給您⋯⋯”她指指其中之一,“而這個,是他給您的。”她又指向另外一瓶。Severus沒有漏看對方同情的眼神,但他此時並沒有心思注意那些,他忙著瞪視那兩個該死的瓶子。

“那麼,我先告辭了。”最終,那女人掩著面出去了。

 

========

 

站在那裡一整個下午,Severus最終仍將銀色液體放進了冥想盆中,那個男孩有什麼要傳達給他的嗎?

他深吸了一口氣,任由自己沉入記憶的洪流,他倒要看看,那男孩了什麼記憶給他。

他看見了自己,肩上靠著那個可恨的男孩。男孩顫抖著身體,他不是在哭,只是痛著。他看見自己以絕不可能的溫柔撫摸男孩的頭髮,似是安慰。“Sev.”聲音沙啞,卻沒有哭腔。他知道,Harry Potter不會哭。

男人吻了吻男孩的面頰,而對方回以一個笑容和更加激烈的熱吻。

而後便是再一次的寧靜,只有兩人的手相互摩娑的聲音。

 

=======

 

“這三段記憶和這段話是我能留給你的唯一,它們算不上最美好溫馨的,也因此我留了下來。我留了兩瓶記憶,一瓶交給了Hermione,若是我死了,她會代我轉交給你;另一瓶我藏起來了,若是我活下來,我會親自送給你。不過鑒於你看見的是這段記憶,那麼意味著你永遠也不需要知道我將它藏在哪裡。

你在(自以為的)人生的最後將自己的記憶交給我,這點總是使我會心一笑,我們思維如此相像,就連傳達信息的方式都一模一樣。你給我的記憶是我的母親,這令我感激不盡,你知道我一直鮮少聽見她的事情。當然我知道於你的記憶中她永遠是最重要的人。

我很抱歉對你做這樣的事情,但是我無法放任自己知道結局卻仍令你痛苦,我相信你會體諒的吧?就算不,你現在也能盡情詛咒我這個Potter了,只是拜託,別破壞我的墳,Hermione和Ron會瘋掉的。

我愛你。

請原諒我的自私,我選擇將你的愛全數帶走,它將伴隨我到另一場冒險,而我也希望你往後能帶著我對你的愛繼續向前。哪怕你一點也不記得了。”

“Harry Potter,你真殘忍。”男人對著眼前的幻影冷笑著。

=======

 

他始終忘不了,在樹林相見的夜晚,那個射向自己的光芒。

伴隨著少年絕望的聲音。

“Obliviate!”


fin.


====================


這篇是我今天上課太煩躁碼出來的舒壓品(當然我是在家打的,我有好好上課),所以連標題都沒有,看不懂也沒關係,說不定幾個月後回來看我也看不懂了

评论(3)
热度(26)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