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Repent of Life 04

04.

  在Lily的引薦下,Harry得以和他曾經夢想見到的、據說長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父親聊天。雖說對方完全是看在Lily的份上,否則他又怎麼會需要一個不見其人的幽靈來打擾他的生活呢?

  在Lily面前男孩們總是盡可能紳士,延續話題並友好相待。直到Lily離開而去了圖書館之後,幾個人的態度顯然不那麼熱衷,尤其是James。

  「幽靈,我警告你。我追求Lily已經很久了,我用盡了一切辦法打敗所有情敵,如果你對Lily有任何企圖……別怪我沒提醒你。」James的反應倒是與Severus相差無幾,只是他並沒有對Lily說出任何反對的話,只是私下警告了Harry。

  『你誤會了,我對Lily完全沒有感覺……』

  「你對Lily沒有感覺?你是不是瞎了!Lily是巫師界最美好的女性,她陽光開朗、她善解人意、她聰明美麗,她是世上一切美好的代名詞!你說你不喜歡她?」

  「噢!Merlin在上,難怪我教父總是說我爸爸在面對媽媽時一點理性都沒有。」沒有將這句話化為文字,他只是偷偷抱怨一下,並暗自為自家爸爸的專情喝采。

  『我當然喜歡她……』

  「你果然喜歡她!你這混帳!」

  『你聽我說!我對Lily完全不是那種喜歡。我同意你所說的,她確實是完美的女孩,但我個人交往過的對象而言,男性多於女性。這樣你滿意了嗎?』Harry飛快地寫下這串文字。在自己未來的父親面前坦言自己是個雙性戀這點真不容易,為了消除他的敵意,他甚至說自己幾乎是個同性戀。雖說這點他並不真的在意。

  真是好極了,我父親竟然對於我的性向舉雙手贊成,就因為我不可能愛上Lily。

   「你想當我們的朋友對吧?幾乎所有Gryffindor都想。」Sirius桀傲的笑。青年忍不住感嘆原來自己的父親和教父年輕時真的都相當自大。

  『想當年我在Gryffindor的時候都沒有什麼朋友,除了特別要好的兩個之外。』

  「你很弱嗎?在Gryffindor沒有朋友的都是弱者。」Peter發言了,他微弱的聲音正顫抖著。Harry投去了同情的一眼。

  『我很弱?我的黑魔法防禦術是O,變形學、符咒學、魔藥學的NEWT成績都是E。你說我弱嗎?』他嗤笑了一聲。有人說他是瘋子、有人說他喜歡妄想、有人說他譁眾取寵,也有人說過他自大狂妄。但從沒有人說他是弱者——或許Snape除外,他想。

  「你的黑魔法防禦很優秀?」

  『我有天分。』他自信地寫下這句話。他當然有天分,曾經帶領一大批同學組織了黑魔法防禦協會這項事蹟可不是擺著好看的。

  「你知道,我們當中黑魔法防禦最強的就是Remus了,我和James擅長的是變形,我們的變形也沒拿過O以外的成績。」Sirius不甘示弱的說,要讓他這個教父在人前示弱真是不容易。

  『我三年級就學會守護神咒了。』

  「呼神護衛。」Harry舉起魔杖輕揮,一隻矯健的銀色牡鹿出現在眾人面前。

  「這隻長的真像Prongs,你和James是什麼關係?」

  「我可以教你們。」他讓牡鹿傳話,但並沒有回答問題。他們都聽見了青年清脆卻不失成熟自信的聲音。

  這聲音彷彿有魔力一般,讓劫盜者們很快地卸下了心防。

  「我們承認你是我們的朋友,Harry。」此時開始,James和Sirius才開始以平等的角度看待他。他不禁感嘆,這兩個大少爺就某方面而言,和Draco Malfoy小時候還真像。

  不過誰沒年輕過,從小養尊處優被寵慣了,出來當然自以為高人一等,若是自己也生長在那樣的環境下,恐怕也會是相同的結果。

  他最愛的長輩們簡直就像是年幼的Dudley一樣,無心的傷害他人。但至少,事後的理解與道歉能夠使事態更好一些。

  『話說回來,我是在前幾天到這裡的,我看到你們和一個Slytherin之間的⋯⋯衝突。』

  一提起這件事,劫盜者們全都白了臉色,尤其是作為始作俑者的Sirius。

  「我從來不打算殺死他。」Sirius悄聲說。

  「我們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也幸好他並沒有死。」James也凝重了神色。

  此時Harry突然理解,為什麼當年Dumbledore會選擇從輕處置。他們並沒有逃避責任。雖說這樣對Severus Snape一點都不公平,然而Harry也不希望他們因此被退學。

  『Gryffindor總是有承認錯誤的勇氣。』他思量了一下,最後這樣寫道。

  「我向Snape道過歉了。」一直安靜的Remus此時發言了。「我向他坦承自己也是參與計畫的其中之一。」這可是Harry所沒想到的。

  『我以為……』

  「你以為作為狼人的我是無辜的?只是被朋友利用的惡作劇工具?不,若我不同意,Sirius絕不會拿我的身分開玩笑,哪怕對象是Snape。可說是Sirius怕我被退學而扛下所有責任,畢竟他是貴族出身,學校不可能對他做出什麼嚴重的處分。」狼人皺著眉,臉上滿是痛苦,看得出他後悔不迭。

  Harry不發一語,這些他從未聽說過,他相信若不是因為當時他也在現場,他們恐怕不會說出這些。

  「這些事情Dumbledore也知道,但是他一向希望降低傷害,所以他並不打算說出來。我想這也是Snape那天在校長室發那麼大脾氣的原因,做為一個直接傷害者,卻受到了保護。而James更別說了,他還得到了表揚呢!」這是讓Remus更加痛苦的原因,就像是一群自以為正義的Gryffindor在圍剿一個可憐的受害者一般。儘管Snape也做過相當過分的事情。但Harry此時只為他感到濃濃的不甘。

  Harry想起自己十六歲時對Malfoy做過什麼:一記神鋒無影後嚇得落荒而逃。他也並未受到嚴重懲處,那整整一個月都沒能睡好覺,Malfoy渾身浴血的樣子總是出現在他的噩夢裡——與Voldemort交替著。

  『Sirius,你道過歉了嗎?』他問。

  Harry道歉了,儘管是在畢業後,在得到伴隨著冷笑的原諒之後,他才真正放下了這件事情。

  再怎麼罪不可恕,也不應該使用黑魔法。

  發現自己的思維逐漸偏離時,Harry趕緊看向眼前的四人。而他們似乎已經結束了剛才的話題。

  「你們有沒有發現,最近鼻涕精和Lily的關係似乎不那麼緊密了?」James興奮地說,對於這個現象感到十分滿意。

  「又來了,自從Lily答應在變形課上和James坐一起之後,他就一直是這樣。」翻了個白眼,Sirius毫不留情地取笑自己的好友。

  Harry在一旁笑著。Sirius的表情和當年他對自己分享當年James的戀愛史時是相似的,只是少了感慨和悲傷,只有全然的喜悅調侃。


tbc.

评论(4)
热度(13)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