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倉御/御倉 離別

這是畢業的作業
所以是友情向(總不好叫我交一篇bl給老師吧
主題是離別,很有畢業的味道
新詩是同組同學和我一起寫的
小說是我寫的
因為我們畢業是夏天,但日本好像是春天吧
所以季節不符合就別跟我計較了……(走開

    微風輕拂
    朝陽細灑
    驪歌幽幽奏響
    漣漪離別感傷
    映在腦海中的
    是友誼

    薄霧輕籠
    綿雨細落
    蟬聲淺淺迴盪
    渲染離別惆悵
    捧在手心裡的
    是珍惜

    鳳凰輕綻
    嫩葉細初
    談笑漸漸渺茫
    蕩漾離別憂傷
    刻在心尖上的
    是祝福

  兩個少年並肩站在校門,準備參加自己的畢業典禮,站在校門看著自己待了三年的學校。
  微風吹拂著兩人的青絲,吹動了離情依依。許多回憶湧上心頭,有歡笑,有爭吵,卻不能沒有彼此。
  也許相遇,便是別離的倒數計時。
  禮堂中驪歌奏起,人聲輕和,透著窗灑落的陽光,是未來,是希望。
  連從來不哭的御幸,都被這氣氛感染,不自覺紅了眼眶,而站在他身邊的好友,恍惚之間竟已下淚。
  「倉持……」
  御幸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因為自己早已無法言語。
  他們上了不同的大學,分隔兩地。
  儘管知己難尋,宴席也終究是會散的。
  蟬聲響徹,似是替他們哭泣著分離。

  人群散去,兩人漫步在細雨之中,那霧氣讓倉持分不清是霧還是淚水矇矓了雙眼。
  倉持一言不發,只是看著自己的影子,他一直都是個重感情的人,而御幸是最了解他的人,只要交換一個眼神,就能猜出七、八成。
  「欸!我們是離別不是訣別好嗎?幹嘛這麼難過,想我,就來找我啊!」
  御幸笑笑,他對離別沒什麼感傷,他覺得想見就隨時都能見到,何必如此難過。
  「還是……你不能沒有我?」
  御幸輕佻地笑笑,倉持也沒有否認,只是噗哧笑了出來,他總能用僅僅一句話改變倉持的心情。
  「不要臉。」
  倉持伸手拍了拍他的背當作反擊,而御幸只是笑得燦爛。
  「給你。」
  御幸拿出一枝鳳凰花,放在倉持的手上。
  倉持小心地捧著,什麼也沒有說,笑得清淺,笑得寂寞。
  直到真要走上岔路時,才發現自己其實也說不出再見兩個字。
  「御幸,祝你大學順利畢業,不要被二一囉!」
  「你也是。」
  那半開玩笑的戲謔,彷彿才是最真摯的祝福,在一陣笑聲中又回歸寂靜,周遭安靜得只剩下蟬的聲音,任由寂靜淹沒整條街道。
  在分別的時刻,他們所能相互給予的,也不過是一個擁抱。

评论
热度(10)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