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伏八 黑玫瑰

  「Mi、sa、ki……」
  黑髮青年坐在床邊,看著沉睡中的橙髮青年,手輕撫過他蓋過眼睛的帽子。
  名為八田美咲的青年只是躺著,睡著的神情甚是安寧。
  「只要能把你綁在我的身邊,我什麼都願意做的哦!」
  伏見笑得詭譎,卻又隱約能見他眼底深沉的寂寞。
  八田被上了手銬腳鐐,綁在床上,而那金屬的材質是伏見特地選擇的,即使是他最驕傲的赤色火炎也無法破壞。
  「哈哈哈!美咲,如此,你才能完全屬於我啊!」
  伏見看了看自己的手錶,再看看八田手腕上靜止的秒針。
  沒有任何時間概念,身邊也沒有其他的人,就只有他們兩人,沉默而幽暗的世界。
  伏見俯身吻了八田的唇,也因此驚動到他,讓他醒了過來。
  「嗚……」
  「醒了?美咲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啊?」
  「你這猴子快放開我!眼睛看不到。」
  感受到全身的束縛,八田開始掙扎,甚至試圖用赤之火燒毀他,卻只是徒勞。
  「放棄吧美咲,沒用的,你離不開我身邊的。」
  伏見笑得愉悅,伸手扶了扶眼鏡,但八田除了他的聲音以外什麼也聽不見,什麼也看不見。
  「為什麼……為什麼要把我綁在這裡……」
  「因為我愛你啊!待在這裡,你會很安全,我不會傷害你。」
  伏見如此說著,並沒有覺得自己將他鎖在這不見天日的密室本身就是傷害他,仍說著可笑的保護宣言。
  「讓我出去啊渾帳!」
  八田手腳不斷掙扎,錚錚鏦鏦的聲響只是讓伏見笑得更加愉悅。
  「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Mi、sa、ki。」
  伏見按住八田本就被矇上的雙眼,溫柔地吻住他的唇,那柔情的動作彷彿和強硬地將他鎖起來的伏見是不同的人。
  似乎是這個吻,讓八田安份了下來,靜靜的不吵不鬧。
  明白了伏見想要關住自己的執念以及自己根本無法逃脫的事實,八田只是坐在床上,任由黑暗和寂靜剝奪自己的一切。
  「早餐想吃什麼?」
  八田沒有回覆,只是動也不動,甚至一句話也不說。
  但伏見也不惱怒,反正他多得是時間讓倔強的八田服從他,何必急於一時呢?
  「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先把你的眼睛打開好了,才不會害怕寂寞。」
  伏見將他的帽子往上拉,恢復了他的視覺,在找回自己的感官後,八田只是冷冷地說。
  「怕寂寞的是你吧!」
  一如既往的激烈口吻,但只一句話也讓伏見笑了,嘴角上揚的弧度表露出他得意的心情。
  「是啊!我怕寂寞,所以你可要留在這裡陪我一輩子啊!Mi、sa、ki~」
  那讓人感到刺耳的稱呼和腔調,八田只是皺皺眉,原先想嗆回去的話語又收了回去,只是兇狠地瞪著他。
  「等會見哦!」
  伏見離開之後便把門鎖上,八田這才仔細看看周遭的景物。自己手上的手錶沒了電池,手機也被拿走了,四周沒有窗戶也沒有燈,僅依靠兩根蠟燭維持著微弱的光明。
  「連時間也不知道,難道真的要被那隻猴子困住一輩子嗎!啊!」
  八田用盡身上所有的火炎,但手銬腳鐐都文風不動。
  「對了!猴子剛才說「早餐」,也就是現在是白天囉!」
  覺得自己十分聰明的八田,殊不知那是伏見的欺騙。
  彷彿是要推翻他的說法似的,外面的夜空晴朗無雲,星月的光芒都耀眼著。
  伏見提著兩份餐點,看著眼前的星空,那彷彿能吞噬人的笑容又勾了起來。
  『晚上也是能吃早餐的唷!美咲。』
  想要讓他的美咲連白晝黑夜都分不清,世界毀滅也無所謂,只要看著自己就好。
  即使自知病態,也不願放手。
  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伏見,看見迎面走來的淡島,本想直接走過裝作沒有看見,只是對方刻意堵住了他的去路。
  「伏見,你知道八田美咲去哪裡了嗎?」
  一遇上淡島,便被問到這樣的問題,伏見知道自己不能對她說謊,卻又不想透露任何關於八田的事情。
  「為什麼問我?美咲是吠舞羅的吧?」
  「就是草薙出雲叫我問你的,因為他們找不到他,已經失蹤三天了。」
  「我怎麼會知道?他有可能來找我嗎?」
  伏見笑了笑,這樣的說法也讓淡島不得不信服,他們確實水火不容,遇上問題八田又怎麼可能主動去伏見那裡呢?
  當然,被帶走又另當別論了。
  「也是。如果你遇到他,幫我告訴他,吠舞羅很擔心他,要他趕快回來。」
  「是是是,我一定會轉達的。」
  不過要不要回去可不是他能決定的。
  伏見笑笑著回到他關著八田的空間,打開門,便聞到一股燒焦味,他也不擔心八田逃脫,因為那是不可能的。
  即使整個房間都被燒成焦碳,也無法破壞牆壁和手銬腳鐐。
  「別再燒了……再燒我們就沒有床可以睡了哦!Mi、sa、ki~」
  「放我出去啊!死猴子!」
  八田掙扎著想要逃脫,卻怎麼樣也做不到。
  「吠舞羅的說,要你趕快回去,他們很擔心。」
  伏見抬起他的下巴逼迫他與自己對視,而那火熱的埋怨眼神也確實讓他很開心。
  「那你就放我出去啊!渾帳!」
  「我可不負責幫吠舞羅找人,畢竟我是『叛徒』啊!」
  伏見狠狠吻住他的唇,並奪走他所有氧氣。
  八田推不開伏見,又無法呼吸,他痛苦地留下淚水。
  「渾帳!」
  「隨你說!這是送你的。」
  伏見將手上一大束的玫瑰花塞進八田手中,雖然是玫瑰,卻是深沉的黑。
  「你的品味真糟!」
  八田將那束花砸向伏見,而伏見也只是笑笑接下。
  「黑玫瑰,象徵著我對你的愛啊!」
  伏見將他推倒在那早已成了廢墟的床上,那笑容如同魔鬼一般侵蝕人心。
  他拉開了八田的領口,在他最自豪的記號上啃咬著,不輕不重,卻帶有十分強烈的佔有慾。
  八田聽見了在他耳邊的喃喃細語。
  「黑玫瑰,收下好嗎?」
  正當伏見想褪下他的衣服以便進行進一步動作時,被外面的聲音打斷了。
  「伏見猿比古,我奉勸你最好把八田ちゃん交出來!」
  外面傳來了聲響,那聲音是草薙的,他們都聽得出來。
  「草薙哥!」
  得知自己終於能被救出去,八田總算是安心了下來,他怎麼可能願意一輩子活在這種空間之中呢?
  雖然隔音效果很好,不過只要大聲說話,裡外還是能夠對話的。
  「若是我不願開門,美咲也沒辦法出去。」
  「我命令你開門。」
  宗像的聲音傳了進來,雖然大聲,聽起來卻沒有很吃力。
  「嘖。」
  他的王如此命令著,當然他也可以拒絕,只不過事情會變得異常麻煩,所以他放棄了。
  「進來把他領走。」
  他不情願地開了門,幫八田解開了身手的枷鎖。而看見他並沒有受傷,草薙這才放下心。
  「草薙哥,謝謝您來救我。」
  「呿!你忘了東西,美咲。」
  伏見將他那束黑玫瑰扔給了八田,而他也沒有再丟掉或退回,只哼了一聲便將他拿在手上。
  「若是再被我關起來,可沒有這麼容易出去了唷!Mi、sa、ki~」
  伏見呢喃著,沒讓別人知道,他已經著手去找更隱密的密室,更安全的地方。
  他是不會放棄的。
  因為八田收下了那束黑玫瑰。
  你是惡魔,且為我所有。

好啦其實我只是想寫八田被監禁
想寫這種病態的愛。
因為不知道時間點是要放在那裡
所以沒有交代赤之王是誰
超喜歡伏八啊!

评论(2)
热度(12)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