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02

02. 同盟与协商

 

  「Regulus,我们走吧。」

  「嗯。」看见Harry再次喝下增龄剂,已经是三个月后的事情了,他现在必须回到格里莫广场,销毁挂坠盒并继承Black家族。他非常不习惯Harry五岁时的样子,因为看着那肉乎乎的可爱脸庞,说的却是怎么杀死黑魔王的计划,这实在太不搭调了。

  「幻影移行!」Harry带着Regulus回到了这里。他暌违多年的家,曾经和Sirius一起度过的日子。此时站在这里的两人,看着这座房子,显然都有所怀念。

  「格里莫广场12号!」听见主人的呼唤,11号和13号之间凭空出现了12号,他们走了进去。进门便看到了Regulus的母亲Walburga Black的画像。她把画像放在这里,一直等着她的儿子回来。

  「母亲……对不起,我被困住了,是这位先生救了我。」Regulus看见母亲,心里也是十分复杂,是她让自己加入食死徒,但她也是真的爱自己,否则又怎么会将画像放在这里好让儿子回来时能马上看见呢?他知道自己从未恨过他的母亲,她为Black家做的已经够多了……

  「Rey……你没死……」画像中的女人开始哭泣,发出尖锐的啜泣声,彷佛要把这间祖宅的所有生命体都吵醒一般。

  「母亲,我不能继续做食死徒,那只会玷污我们永远纯粹的Black的荣耀!黑魔王可是个混血啊!」这件事情Regulus本来也是不知道的,虽然他主张纯血至上,却不排斥混血,他在学校时和Snape关系也不错,现在又有个混血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他心里清楚,只要母亲知道这件事情,就会同意他退出食死徒的行列的。

  「什么!」这对Walburga来说,显然有些难以接受,不过在她得知黑魔王有一个哑炮母亲和麻瓜父亲,甚至还是迷情剂作用下的产物之后,整个人只剩下耻辱和不甘。他们堂堂Black,永远纯粹永远高贵的Black,怎么能毁在一个疯了的杂种身上!

  「Rey,想办法清除那个恶心的标记!然后杀了那个杂种!」

  Harry看着她们母子谈着话,心里也有几分打算——若是把黑魔王的身世公开出来,大部分纯血贵族大概都会像Walburga一样的反应吧……但是不是现在,连Dumbledore都知道这不能随便公开,否则又怎么会到现在都鲜有人知呢?

  「Madom Black,我希望成为你们的盟友,作为Potter家的家主。」他没有提到自己的名字,毕竟Walburga知道Lily是麻瓜出身的,难保对方对自己产生鄙夷或是怀疑。

  「喔!当然,你永远是Black家最尊贵的客人。」Walburga行了一个贵族礼,而Harry也回了一个礼。这个时候缔结同盟非常重要,Walburga不会在这时计较Potter家族是亲近麻瓜还是什么的,在Black的荣耀面前,这些都得靠边站。

  Regulus顺利继承了Black家族,得到了家主戒指。

  「Kreacher!」

  「Regulus主人!您终于回来了!Kreacher是坏小精灵,Kreacher没有完成主人的任务。」眼前的家养小精灵哭得非常可怜,Regulus赶紧安抚他,并且交代了他的新任务。

  「没关系的,把挂坠盒交给Mr. Potter,他有办法处理掉。」

  「哦!Mr. Potter是个好人!」Kreacher一边哭泣一边将挂坠盒交给了Harry。

  Harry看着那个挂坠盒,轻轻叹了口气,他不确定自己会看到什么样的画面……但这只是挂坠盒,他还得去面对Gaunt家的戒指呢……到时候才真的是对心智的考验。

  【打开。】一阵阴冷的嘶嘶声,Harry用蛇语命令那个挂坠盒。不顾周遭的惊呼声,就只是看着挂坠盒。

  挂坠盒开启了,一阵黑魔法的气息散布出来,一个人影慢慢成型。

  「Potter!」那个黑影的声音非常低沉,让Harry瞬间倒抽了一口气。那是SeverusSnape,他穷尽一生也无法弥补的人……

  「你就跟你那该死的老爸James Potter一模一样,自大、狂妄、愚蠢、但你比他更弱小。」Snape冷笑了一声,语气依旧轻蔑,「你只有那双眼睛像Lily……但你根本没有她聪明,没有她优秀……你一点魔药才能都没有。是你,要不是你,Lily也不会死,你以为我会对你友善吗?你以为我会保护你吗?全世界我最恨的人就是你Harry Potter——」

  【关闭!】Harry将挂坠盒放在桌上,一个无声无杖的魔鬼厉火就将它烧了,只能惨叫声随着黑影渐渐消失。魂器毁坏时,同样身为魂器的他感觉到额头上的闪电伤疤正火燎火燎的疼,这种疼痛使他面色苍白冷汗直流,但他仍咬牙不发出一点呻吟。只是默默看着那挂坠盒在厉火过后光泽尽失,那金属已经不美丽了。沉默垄罩了整个空间,没有人说话。

  痛感消失后,Harry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挂坠盒被毁了,它已经不是魂器了。」Harry一边说,一边将挂坠盒收进口袋里,怎么说都是四巨头的象征,应该带回Hogwarts。

  「谢谢Mr. Potter!」

  「……您是蛇佬腔?」Walburga的语气变得十分尊敬,在Slytherin世家中,蛇佬腔是地位最为崇高的,这也就是当初黑魔王能得到那么多信徒的原因。Harry选择透露出自己是蛇佬腔,也是为了争取成为Black家族最坚固的同盟。当他们必须舍弃黑魔王时,有个也是蛇佬腔又同样强大,但显然理智许多的救世主,如何选择,不言自明。

  「是的,不过……我算是混血。」

  「Kreacher,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又是哥哥的教子,算是你的小主人。」这句话似是说给Kreacher听,又像是在向Walburga说明自己的立场。

  「哦!Harry小主人是全世界最好的小主人了!」

  「虽说你是个混血,但你的母亲是个女巫,我们并不排斥这样的高度混血。再加上你还救了Rey的命……又是Sirius的教子,若是不嫌弃,可以叫我奶奶。」是的,Harry出身拥有古老名望的Potter家族,他的父母都是巫师,即使有一个是麻瓜血统,但比起Voldemort,这样的出身要好太多了。

  「……奶奶。」

  「Regulus,你现在还不能出现在公共场合,若不是因为你失踪了,恐怕早就遭到通缉,所以Black家继续封闭直到你的身体养好。然后你最好继续住在Potter庄园,那里的环境比较适合养病,如何?」

  「我的荣幸。」Regulus很信任他,或许是因为生命之债,他已经决定将自己的家族投资在Harry身上,而且,他坚信自己永远不会后悔,也许Black家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

  「我还需要你和我演演戏。」

  「当然。」

  「对角巷。」

  「你确定我不会暴露?」

  「做点伪装就好了,放心吧!我想我需要对我的失踪作个交代。」

 

  商量好对外一致的说法后,他们选了一天外出,事实上,Harry也确实要去买个礼物。从他四岁以来的每一年,他都会寄圣诞礼物和生日礼物给Snape。当然没有署名,只用了漂亮的花体字写上一年一度的祝福,然而他对对方的称呼是,Severus

  「走吧。」Harry维持着五岁的模样,穿着上好的袍子,和Regulus一起幻影移行至对角巷。他对于今天将会面对的谈话对象有些猜测。他们确实是来找人的,又或者说,他们在那里等人来找他们。

  「Harry,你要买东西对吗?」

  「当然,鉴于再一个月就是圣诞节了,我得去买礼物。顺便去Potter家的产业巡视一下,你呢?」Harry笑着说,对于一个已经待在自己庄园两年足不出户的人而言,能出来呼吸外面的空气真是太幸福了。

  「我?我今天就跟着你。」

  他们快速地买完东西,然后特意在街上慢慢走,Harry没有特别隐藏自己的闪电伤疤,只用浏海稍微遮着,该看见的人总会看见的。

  「Harry,东西都买齐了?」

  「嗯。」

  他们终究没在街上晃太久,因为一个男人走了过来,直接挡住他们的去路。Harry注意到对方过来之后,迅速的为三人加上了无声无杖的忽略咒和静音咒。

  「Harry Potter?伟大的救世主啊……遭遇一点小挫折就随意逃家……甚至跟着来路不明的人走,想来伟大的救世主一定是认为自己有足够自保的能力了?」

  「先生……请问您是?」

  「Snape学长,许久未见,近来可好?」Regulus撤除身上的伪装咒,笑着看见对方因为惊讶而睁大的双眼。那双黑眸像是火一样的烧了过来,似是不敢相信、又似怒不可竭。

  「Regulus Black。」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念过了他的名字,然后又转向了Harry:「伟大的救世主竟然敢跟着一个食死徒走?原来救世主这么不珍惜以父母的牺牲换来的生命啊……」Harry睁大了双眼,虽然他早就知道Snape恨他,但是亲口听见他这么说,还是难免有些难过。不过他知道,虽然只是作为Lily的儿子,但Snape完全是出于好意,尽管话语不中听了点……

  「Regulus不是食死徒!」Harry很好的扮演了一个冲动鲁莽的Gryffindor的角色,有话直说,倔强的表情很好的展露在脸上。

  「Snape学长,我想这里不是个适合谈话的地方,要是被人发现了,我们都会很麻烦的。」Regulus微微笑,虽然语气和缓,却给人一种不可拒绝的坚持。他们以前的关系虽然不能算是好,但也是不差,但他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然真的会残忍到去揭这个孩子的伤疤。

  Regulus知道Harry其实很想念他的父母,他很珍惜有关父母的一切,所以他才继承Potter庄园,甚至把他父母以前住过的房间好好保留起来。他曾听对方说过,若是可以他宁愿不要做什么救世主,他只想要父母平安健康的活着……

  「好吧。」

  「那就去Black家?」Snape只哼了一声作为响应,但是他若是想要知道这个小子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就得和对方谈谈。

  「Kreacher,带我们回家,今天有客人,准备茶点。」

  「是的,主人。」

  当他们真的面对面坐下来了之后,谁也没急着开口。Harry看着这个久违的男人。他很想念对方,如今真的遇见了,却又反而希望没有遇见。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现在的样子。

  他不自觉地盯着Snape看,而对方看见他凝视的双眼后微微一颤,而后眼神一片空洞。Harry可以肯定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甚至连大脑封闭术都用上了……他不禁苦笑,是啊!除了Lily的儿子之外,他对于这位教授而言究竟还有什么意义呢?

  「Snape学长?」

  「Potter……能否屈尊给你未来的魔药教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Snape没有回应Regulus,反而转向对面的男孩,

  「我……我和Regulus住在一起。」适当的露出羞怯的表情,让自己看起来就像一个五岁的孩子一样,并且小心地抓着Regulus的袍角,显示出他对对方的亲近与信任,他相信Snape会看见的。他希望对方相信,Black家是可以结交的同盟。

  Harry的说法和举动让Snape瞇起了眼,他只想把眼前这个男孩从头到尾骂过一遍,谁都知道Black家是著名的黑魔法家族,他的这个学弟还是个食死徒,他怎么敢……他怎么敢!

  看见Snape那一副快要气疯的样子,Regulus也莫名的生起一把火「喔?Snape学长,我是Harry教父的弟弟,由我照顾他有什么不妥吗?就我所知……你和他的父母——」

  「Regulus Black!」Harry生气地看着对方,甚至不顾场合的打断他的话。他们明明说好的,绝不在Snape面前提到他的父母!他瞪着对方,直到对方叹了口气。

  「抱歉Harry,我一时激动。」近乎耳语的音量,却让在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他承认他被Snape这样的态度激怒了,他把Harry当成好朋友,所以也看得出来,Harry对这位学长的重视,一个知己被别人这样对待,谁都无法冷静,不是吗?

  「伟大的救世主是否可以开始解释你为何会离开你亲戚家?」

  「我来说吧……」这也是他们商量好的,Harry绝对不愿意对Snape说谎,一句也不愿意。所以谎言由Regulus来说,他曾问过为什么,但Harry只回答了他:『如果我连面对他都得说谎,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对谁诚实……』

  「在今年年初时,他发生了一场很严重的魔力暴动,我刚好经过那附近。看见一个小巫师在魔力暴动的痛苦之下还得被肮脏的麻瓜虐待,我非常生气,你知道Harry身上有多少伤疤吗?我给了他们一人一个一忘皆空,然后带着Harry回到魔法界,让他接受贵族的教育。后来调查之下,才知道他是被Dumbledore安排住在那里,附近没有任何巫师,只有一个哑炮作为邻居监视着他。我知道他是救世主,看他头上的闪电伤疤就知道,但是为何救世主要这样被对待?他甚至还对外宣称Harry过着王子般的生活……真是恶心。」这些话是出自内心的,他真的对于Dumbledore这样的所作所为感到不屑。这些话是Harry告诉他的,他确实是这样逃离Dursley家的,只是把『自己逃脱』改成『被拯救』而已。Harry从头到尾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他敬佩Dumbledore,但他绝不会让自己变成对方的棋子。

  Snape听了这样一段叙述,他根本无法相信,他本以为Harry Potter是被Black绑架,但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他身上穿的衣服料子很好,也看不出有被虐待的痕迹,Potter也神色如常,并没有异状。他最在意的就是关于Dumbledore的事情,真的是他让Harry陷入这样的困难当中的吗?就算是宣称血缘魔法的保护,但事实上其实没有什么用处,他们都知道。那又为何要让Potter忍受这样的痛苦呢?

  而后是Black家的目的……他对Potter好难道是有什么目的吗?是欺骗一个孩子然后掌握他吗?但是如同Black所说,他的确没有立场要求Potter离开Black。

  「Potter,他没强迫你做什么吧?」

  「Regulus对我很好。」这是实话。

  「Snape学长若是担心,可以随时来探望Harry。虽然我们不住在这里,但Harry说可以给你一个门钥匙,通往我们的住所。」Snape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会信任自己到交出一个门钥匙,这场谈话的意义他有些不明白,看起来不像是在拉拢他,而是早已确认自己是可以相信的?开什么玩笑……他以前可是个食死徒啊!

  「看来伟大的救世主自认为已经强大到即使让食死徒入侵你的住所都有办法应付了吗?」这个愚蠢的Gryffindor!果然做事说话都不经大脑!看来就算是接受了Slytherin的教育,Potter依然是个Potter!

  「您不是食死徒。」那双绿色的眼眸传送过来的讯息是百分之百的信任,Snape别开了眼,他没办法面对那双眼睛,那双充满信任的眼睛,那是他一直缅怀的过去,他所爱之人的眼睛。

  「我完全可以把这个门钥匙交给其他嗜虐无道的食死徒!」

  「是的,您可以。但您不会,不是吗?我可没打算做个待宰的羔羊。」Harry那双信任的眼神、温和的笑容,都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这让Snape非常怀疑是不是Black家对他做了什么,但他身上没有被控制的痕迹,也没有药水的味道。

  「骄傲自大的Gryffindor!你果然是个Potter!」

  「是啊……我是个Potter……」他低声呢喃,他以身为一个Potter为荣,但是他也相当清楚这个姓氏对于Snape而言是什么。

  「Harry其实很有Slytherin的样子,睚眦必报就是其中一点呢!」

  「是的,所以你最好别惹我!」Harry笑笑,他本来就以半个Slytherin自居。在毕业后,他和Draco成为了好友,并被强行拖去接受Slytherin的教育、礼仪,学着怎么当贵族,甚至压着他把Slytherin行为守则全背了下来,所以他当然了解Slytherin。

  「况且,Harry在Black家接触的当然都是Slytherin的教育了,不是吗?」

  「你打算让他进入Slytherin?」Snape不敢相信地盯着Regulus,他不相信身为一个Slytherin的对方会不知道,进入那个学院的意义。

  「若是我想进Slytherin,是不会被拒绝的。」Snape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并且用审视的眼光盯着Harry看。一个进了Slytherin的救世主?多么讽刺啊!他恶意的想。他手紧握成拳,努力忽视那句话给他带来的震撼。这只是意外!他如此坚信,Potter一定会进Gryffindor,因为Potter家世世代代都是Gryffindor,Lily的儿子也不可能是Slytherin!

  Snape不记得自己最后是怎么离开的,他只觉得一切都不对,Harry Potter被Black家收养长大?他应该告诉Dumbledore吗?但是Black也说了,尽管不那么直接,但他仍然隐讳地告诉自己,Dumbledore只是把他当作一个棋子。不论是将他寄在麻瓜家庭,或是放任让他们虐待他。都只是『救世主养成』的一个步骤罢了……

  但是……救世主要进Slytherin……这点仍让他不敢相信,但他得承认,这个Potter……确实有几分Slytherin的样子。


评论
热度(33)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