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05

05. 首席与预言

 

  「院长!」高年级的学生们对着Snape恭敬地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各自让开来到他们年级专属的地方站着,把一群懵懂不知,惶惶不安的新生留在原地。
  「我是你们的院长,Severus Prince Snape,欢迎你们,Slytherin的新生们,这里是Hogwarts最好的学院。很多人对这个学院有很大的误解,但是,舆论代表大多数人的观点,但并不意味它是正确的。要记住,你们是Slytherin,你们必须要为自己骄傲。我的办公室就在旁边,有需要的话,它的大门随时为各位开启,但别为了一点小事就来找我哭闹,我可不是你们的保母!最后记住:为Slytherin荣耀而荣耀,为Slytherin骄傲而骄傲!一切为了Slytherin!」

  尽管Snape已经继承了Prince家族,但学生仍称他为Professor Snape。  Snape把话说完了之后便退到了一边去,准备看看等一下的首席选拔。他想确认一件事情,Potter究竟是不是……

  「Harry,等一下是首席选拔,你打算参加吗?」Draco轻声地问道,他知道Potter家的秘密训练室,也很清楚Harry的实力,从他一个月以来时常寄给自己的『亲手制作的小玩意』就可以见得。如果他想要首席的位置,那么谁也不可能赢过他。

  「当然,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Harry无害的笑着。

  「加油!对了,首席选拔是可以使用黑魔法的,小心了。」Draco叮嘱他,但他相信Harry不会有问题的。

  「谢谢,你也是。」他们彼此鼓励了一下,默默等着高年级的比赛结束。

  七年级的首席是去年的学院首席Fawley,六年级的是一个Lestrange,四五年级的都是中立贵族,三年级的是一个混血,想来实力不错,二年级的是一个Carrow(卡罗),六个当中,有两个是食死徒家族的啊……Harry勾了勾嘴角。

  轮到一年级时,Harry并没有打算马上上台去,毕竟Slytherin要谋定而后动嘛!

  等到其他人都打完,只剩下Blaise、Draco以及Harry三人,但Harry知道,Zabini家不至于去打败Malfoy家的,果然,十招定胜负。

  「Harry,你不准放水,这也是对我的尊重,对吗?」

  「当然。每一场决斗都是荣誉之战,慎重对待。」男孩并不知道,他们的院长站在角落,听见这句话时,内心的震荡有多么大。

  Harry笑笑,释放出他一半的魔压,便让在场所有学生颤栗。他当然清楚进入Slytherin要面对的是什么,那么他会把危险扼杀在萌芽,直接告诉所有人,别想找他麻烦,你们还不够格!

  「除你武器!」Draco第一招直击,而Harry只是轻轻一挥手便化解掉了。

  「乌蛇出洞!」见第一招被挡掉了之后,Draco向他使了个眼色,使用了一个黑魔法。看似是在攻击,实则是在帮他制造机会。Harry会意地笑笑,点点头。

  虽然他并不是很希望那么快就将异己是蛇佬腔的事情暴露出去,不过这很显然是Malfoy家的主意,说不定还有Black家的参与,他们能够做出最有利的选择,这点Harry毫不怀疑。而且,他现在是个Slytherin,蛇佬腔只会是荣耀,不会像上一世Gryffindor的自己那样遭人恐惧猜忌。

  【停下来!不准伤害任何人!】一阵阴冷的嘶嘶声,令所有人打了一个寒颤。继黑魔王之后,第一位蛇佬腔!

  【消隐无踪。】一不做二不休,Harry干脆使用蛇语的咒语把蛇弄消失,惹得所有人都胆战心惊。黑魔王就喜欢用蛇语念咒,因为可以清楚看见敌人或是手下恐惧的脸。但Harry不喜欢这样,虽然蛇语的魔法威力确实比较强大,但是他并不喜欢别人畏惧他。这一次是为了立威,才不得已使用的。

  Harry扔了一个无声的缴械咒,让Draco避无可避,魔杖已经到了Harry手上。

  「别在意,我的责任比你要重。」这句话隐隐暗示了很多东西,许多人都不禁思考了自己家族的未来,得好好考虑一下才行。

  取回自己的魔杖,Draco点点头。输给Potter家,并不算耻辱。何况他知道Harry根本没用全力,大概只用了一半不到的实力吧?甚至只使用缴械咒,Harry不想伤害自己,这样就足够了。

  整个休息室被寂静垄罩,没有人敢发出一点声音,碧眼男孩往他的院长看去,只见对方双眼空洞,大脑封闭术高速运转。

  男孩有些不安,他知道他的院长不会讶异于他的实力坚强,毕竟他明了Lucius和院长之间的友情,对于这样的救世主,有什么信息肯定是会交流的。所以他应该知道Potter庄园的密室,让他情绪震荡到使用大脑封闭术的……除了亲耳听见蛇佬腔,还能有什么?

  「……一年级首席是Harry Potter!那么接下来是学院首席,年级首席皆可参加。」在众人的呆愣下,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七年级的首席Fawley,他还算是处变不惊,Harry心想。

  「Harry,加油!」Blaise和Draco向他鼓励式的笑笑,原本他还有些担心刚才赢的那么不留情面,Draco会不会介意,不过看见对方没有放在心上,他也就释怀了。转念一想,若是他真的放水了,恐怕Draco才要生气吧?

  「我挑战学院首席。」Harry轻飘飘的一句话,几乎吓坏了这里的所有人。当然他不会没注意到从院长那里投过来的审视眼光。

  「……我接受挑战。」Fawley愣了一下,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了他一眼,才接受了挑战。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台上的两人,Harry只是站在那里等着对方先出招。他不想欺负未成年的孩子,让他个一、两招也不算过分。

  「障碍重重!速速禁锢!四分五裂!」Fawley直接扔了三个咒语过来,Harry只笑了笑,连魔杖都没抽出来,「盔甲护身。」一个简单的铁甲咒,就把三个咒语全都弹回了主人那里。无杖魔法!

  「通通石化!除你武器!」Harry抽出了魔杖,漫不经心的随手一挥。对方有些狼狈地躲了开来。

  「飞鸟群群!飞沙走石!除你武器!」Harry眼看着对方的攻击过来,他没有躲没有挡,然而咒语还是被弹开了。

  「Merlin啊!他的盔甲护身还没消失?」六年级的首席首先反应过来,而此话一出,更是惊骇了所有人。

  「Γζφρ!」Harry随手一个古魔文的麻痹咒,又扔出了一个除你武器,赢了这场决斗。Harry在他书房找到了非常多藏书是关于古魔文咒语的,古魔文咒语念起来比较短,但是使用效果是与近代咒语相似的。甚至有些古魔文咒语并没有被改成现代咒语,就这么失传了。

  全场哗然。一年级的学院首席?不出意外的话,他将会统治Slytherin整整七年?

  而且除了最后那个没人听过的古魔文魔咒之外,其他都是最基本的咒语,完全没使用黑魔法什么的,若他拿出真正的实力,那会有多可怕?

  男孩站在决斗台的正中间,小心翼翼地看了院长大人,院长大人已经收回了大脑封闭术,但仍然是面无表情。他点点头,示意这位新首席打破这个寂静。

  「大家好,我是HarryJames Potter,今年一年将担任你们的首席。首先我要说的是:我是个混血,我从不以此为耻,真正的Slytherin是将高贵、权势、抱负、真诚、责任、尊严、力量、智谋、学识、独立、自信、坚强、执着集于一身。只要能做到这些,就是优秀的Slytherin,与纯血混血无关。Slytherin里面本来就有纯血有混血,有贵族有平民。请大家记住,Slytherin行为守则第44条:团结造就无坚不摧——无论身分、地位,只要在Slytherin,我们都是一体的,共享荣辱。高贵源于灵魂,而非血统。一切为了Slytherin!」Harry停顿了一下,「对了,我希望我是蛇佬腔的秘密可以留在Slytherin内部,毕竟,大家还想要一点安宁,不是吗?Slytherin行为守则第30条:言多必失。」Harry温和的微笑中充满了坚定,以及不符合年龄的成熟。救世主被分到了几乎是黑巫师象征的Slytherin,这虽然有些意外,但也并不算什么,鉴于听说他从五岁以来就一直接受Black家的教育。但既然他进了这所学院,那么就要适应、接受Slytherin的规则,他的强大已经足以让人臣服了。大部分的人都觉得这个少年说不定真的能为Slytherin带来荣耀,当然,反对他、憎恨他的的人不是没有,但是仍然忌惮他强大的实力。

  Harry让Fawley先带一年级新生回宿舍,他需要和他的院长好好谈谈。  Snape明白了他的意思,将他带进地窖的办公室。Harry很自觉地为房间加上了许多防护咒语。

  「Professor,您有话要问我吗?」

  「Potter……你是一个Slytherin?」

  「我同时具有Slytherin和Gryffindor的特质,但我选择了Slytherin。」他如实回答。他不愿意告诉教授太多事实,他不想告诉对方自己的过去,因为这对于教授而言是一种伤害。他不愿意继续伤害他了,他想要尽可能地弥补他、保护他。

  「……你有话要跟我说吗?」

  「……没有,Professor。」他低下了头,不让他的院长看出太多的情绪。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熬的过教授的盘问,他不愿意欺骗,也不想要隐瞒……但是若不这么做,以教授的身分,知道太多事情只会让处境更加危险。

  「Potter,既然伟大的救世主致力于对抗黑魔王拯救巫师界,你卑微的魔药学教授没有任何能力阻止,那么,鉴于我是你的院长,希望你能屈尊解释一下你接下来的计划,好让你可怜的院长在哪天收到你的死讯时不至于措手不及。」真是让人怀念的讽刺啊……Harry此时对于自家院长口中说出来的讽刺已经能好好翻译成『告诉我你的计划好让我配合你』了。那些被隐藏在讽刺底下的关心……尽管是为了Lily,但他依然感谢。

  「Professor……」不过若是可以,Harry不希望他的院长接触计划哪怕一点,这计划可是与黑魔王的生死相关,到时候要是被发现了,这位间谍肯定会以最残忍无道的方式被杀死。

  「……我已经退出凤凰社了。」男人幽幽的道了一句,似乎能猜到对面的男孩所想的一样。

  「真的吗?太好了!我就说嘛……双面间谍这种工作实在太危险了,教授您就不该冒这种险——」话说到一半,Harry就后悔了,照理来说,他是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Regulus不知道,所以不可能会是他说的;自己和Lucius的合作关系还没紧密到分享这种惊为天人的秘密……更不可能是Dumbledore,那位校长根本恨不得把所有事情都瞒着自己,除非必要否则绝不透露的……

  Merlin啊!他就不该一时安心而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分!

  「希望Slytherin伟大的学院首席可以纡尊降贵向你卑微的院长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知道双面间谍这件事?」Snape露出了胜利的讽刺笑容。他还在想呢……这小子什么时候会露出马脚。不过理由竟然是自己摆脱了间谍的危险……那双眼睛透露出的喜悦和安心,让人无法躲避。也因此一股愤怒之情油然而生,几乎是要淹没了他,他怎么能那么像。

  「哦……Dumbledore校长都在整个魔法界的面前宣称你是他派到Voldemort身边的间谍了,如果我还猜不出来,岂不是太不合格?」Harry没有说谎也没有说出全部的实话。

  「那你是否愿意坐下来和我谈谈?Potter!」魔药教授瞇了瞇眼,自己率先坐到了沙发上。不知魔药教授的怒气从何而来,男孩只知道自己貌似是躲不过这场谈话,便深吸一口气坐在他教授的对面。

  「我的下一步计划是捉住PeterPettigrew,他是背叛了我父母的人。」这一个计划,他真的真的一点都不想让教授参与,这件事情肯定会让教授想到那则预言……他不想让教授再痛苦下去了,但若是不扯开伤口,就永远没有愈合的一天。他咬了咬牙,决定捱过良心的谴责,如果让教授知道真相……他是否愿意让别人分担他的罪责?

  「什么?」

  「SiriusBlack是无辜的……」他真不想在教授面前提到他的教父……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他们在学生时期做了多么过分的事情,当众羞辱同学,甚至拿狼人这种事情开玩笑……幸好教授没受伤……要是被狼人咬了……不是死就是被『同化』。

  「哼!是不是RegulusBlack跟你说了什么?兄弟当然会互相包庇啊!更何况RegulusBlack也是食死徒。」

  「Regulus不是食死徒!」Snape皱了皱眉,Potter没有先为那只蠢狗教父说话,反而激动的先替那个年轻的Black族长辩驳。难道……Potter喜欢他?确实,他是Potter这辈子第一个接触到的巫师,就如同自己对Lily一样,总有几分不相同的感情。况且……Potter根本不认识那只蠢狗,这样想来也有几分合理。

  「把话说完。」

  「十年前,赤胆忠心咒的保密人……不是Sirius,而是Peter Pettigrew。Sirius想到了一招调虎离山计,他们相信Voldemort不会想到Peter Pettigrew这么胆小的人会是他们的保密人,却没有想到——」

  「他会主动将讯息进献给黑魔王?」魔药教授的脸色已经黑到能滴出墨汁了,想不到……真是想不到,真相是害死Potter夫妇的人竟然是一只胆小猥琐的老鼠!

  Harry的脸上满是痛苦。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教父的冤屈和父母的死亡;另一方面是因为自责,自责自己竟然在教授面前提起这个!他正残忍地揭开对方心中最大一块伤疤。

  这件事情始终是Snape心里的一根刺,若不是他将预言告诉黑魔王,Lily也不会死……追根究柢,真正有罪的人……还是他。

  「SiriusBlack明明是无辜的,又为什么要被抓走甚至不愿辩解一句?」

  「他在自责……他觉得若不是他提出这个建议,我父母都不会死……但这不是他的错,不是吗?Professor……我们应该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而不是让无辜者因为自责而被自己囚禁……」Harry这话有双重含义,一指Sirius,二指Snape。

  Sirius将自己囚禁在阿兹卡班,Snape将自己囚禁在过去、囚禁在双面间谍的命运里。

  「Potter……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例如预言的事。

  「我……」

  「你是不是知道了……我的罪?」

  「你没有罪!错不在你啊!只要是个食死徒,听到那样的预言,谁都会去报告Voldemort的!」Harry的泪水不受控的落下,泛红的双眼尽是不容辩驳的倔强。他无法忍受、他无法接受,SeverusSnape真的一直责怪自己,整整十年!那不是他的罪孽……只是命运开了一个不好笑的玩笑而已……

  拜托,请放过自己……

  「预言……」Snape有些慌张,对方知道了,他知道是他把预言告诉黑魔王的了……他知道是他害死他父母的了……但是对方的眼神却清楚的写着:『我没有怪你!』Snape觉得自己快要被那双眼睛弄到癫狂了,却完全移不开眼。

  「拥有征服黑魔头力量的人走近了,出生在一个曾三次击败黑魔头的家庭,出生于第七个月。黑魔头标记他为劲敌,但是他拥有黑魔头所不了解的力量——一个必须死在另一个手上,因为两个人不能都活着,只有一个能生存下来。那个拥有征服黑魔头力量的人将于第七个月结束时出生……」Harry抹去自己的眼泪,试着不放感情地说。

  「这是……」Snape已经压不住心中的震惊了。前半部他是听过的,亲耳从Sybill Trelawney口中听到,又亲口呈现给黑魔王的。确实是那则預言没错……但是后半部,Potter又是从哪儿听来的?

  「完整的预言。」

  「黑魔头亲手标记……」

  Harry没有说话,他知道他的教授也不需要回答。谁都知道所谓的亲手标记是怎么回事。

  「……Professor,我希望你能记住,我永远不会将预言的责任推到你身上……妈妈也不会怪你的,你的罪已经赎够了……你值得被原谅。」Harry知道他的教授需要时间,他坚持这么久的认知,是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释怀的……唉……他希望教授能赶紧走出来吧……

  「不……我……」

  「事实上……错的人不是你……是。」Harry轻声说道,然后微微鞠了一个躬,便离开了院长的办公室。

  他得在眼泪再次落下之前离开,否则他会失控的……他知道,都是因为自己……Lily和James才会死的……他才是那个罪人!

  他没有看见门的另一端,教授颓然坐在沙发上眼神涣散,彻夜失眠。

 


评论(4)
热度(37)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