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06

06. 开学第一周

 

Slytherin的寝室和其他学院的不同,他们每个房间都是独立的,一个人一间房。除了因为Slytherin的人数本来就是四院最少的之外,也因为大多数会进这个学院的人都有贵族背景或是纯血的血统。更何况Slytherin比其他任何一个学院都知道隐私的重要性,贵族都是有秘密的。

而学院首席的房间更是又大又华丽,Harry得说这比Gryffindor的寝室要贵族太多了,相较之下,他上一世的寝室根本就是贫民窟。

今年的首席是昨天才入学的一年级新生,许多人想趁机看看这为首席迷路或是迟到的样子,所以其他年级的首席或是级长都没有帮忙的打算。但是对于Harry而言,带领同学去上课完全不是问题,这实在是可惜了一些想要看他出糗的学长姐。

Harry跟着级长来到餐厅坐下,首席制度一直是半公开的秘密,所以对外仍由级长负责。Harry拿起餐刀并取了一片培根开始吃,其余小蛇们才开始动手,首席开餐的制度,从千年前创校后就一直流传下来。虽然许多人对他有私怨,但是那是Slytherin内部的事情,不需要在外人面前上演什么夺权戏码。Slytherin是团结的,当他们在外人面前,即使是学院内的敌人,也都会是同伴。

Ravenclaw的人多半都知道Slytherin的首席制,看见昨天Fawley的座位,今天却被一年级的救世主取代,看向他的眼神都十分敬畏,有些甚至可说是崇拜。才刚入学就能打败七年级最强者的实力……该说真不愧是神选出来的救世主吗?

Harry看了一眼教师席,Dumbledore校长正盯着他看,蓝色的眼睛满满都是警觉与猜测。Harry也不打算做什么,只是露出了一个Gryffindor式的笑容,并举起手上的南瓜汁向他致意。

他尊敬这位老校长,他能够在牺牲最少的情况,拯救绝大多数巫师,他能做出最正确的决定。是的,是正确,而不完全正义。Harry不想再被他摆布,他有自己的计划可以打败Voldemort。但这不代表他想与校长为敌,他更希望能够合作,比起Voldemort,他更不想与老校长为敌。

为了露出这个Gryffindor笑容,Harry早上还特地戴了一副圆框平光镜,,而且没有将头发绑起来,这让他看起来颇像James。这辈子他用魔药把自己的眼睛治好了,没有了厚重的眼镜让Harry觉得很方便。不过他还是用炼金术打造了许多副没有度数的平光镜,一方面是偶而拿来穿搭,另一方面他还参考了Moody的魔眼,在眼镜上加一些功能。

也许应该找个时间去校长室喝个下午茶吧?

不过在那之前,他得带着一年级去上今天的第一堂课。

对于一个灵魂年龄已经三十多岁的成年人而言,这些课程对他而言都太过简单。只要课本稍微翻过一遍了解一下上课进度就好。

第一堂课是药草学,Sprout教授带他们去温室参观,一周三次,Harry在上课时举手回答了问题并完美进行实践操作,为自家学院加了二十分;变形课上他很迅速的把火柴变成了非常具有Slytherin风格的银针,McGonagall教授微笑着给他加了十分,并难得友善告诉他有学习上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找她;连Flitwick教授都在魔咒课上大赞Harry是个天才!除了三个院长十分喜欢他以外,其他科目的教授也都认同这位救世主确实博学天才。他总能在上课前十分钟将一众小蛇带进教室,然后在他的率领下,默默的开始预习今天的课程。

这次他根本没打算参加魁地奇,所以在飞行课上并没有表现出太过天才的飞行技巧,只是他仍然很好的保留了『Potter家该有的飞行天赋』。

事实上,这些都在Harry的意料之内,他最担心的,还是星期五早上,和Gryffindor一起上的魔药课……那天晚上和魔药教授谈过之后,两人便再也没有交集。其实这样也好,也省的让教授陷入不该属于他的危险。Harry一边吃早餐一边想。

「Harry,今天魔药课我可以跟你一组吗?」对于Draco而言,Harry制作的美容药剂已经证明了他的魔药才能,若是能和他一组,那魔药成绩随便也是一个O啊!

「当然,Draco,我很乐意。」对于朋友的要求,Harry总是会尽可能完成。在将近一周的相处下,整个Slytherin对于这位温和、有礼、博学、优雅的首席是百般钦佩,原先的厌恶已经转为崇拜。其他学院的学生也很尊重他,除了一些学院歧视特别严重的Gryffindor和死忠食死徒家族的孩子之外,大家几乎都对这位救世主很有好感。

「Harry,你的猫头鹰。」Draco有些吃惊,Harry没有家人,也没有人会在一大早寄信给Harry,要Potter家主处理的事务,都是统一由家养小精灵Holly在晚上交给Harry的。

虽然他自己本身也有些诧异,不过能通过自己的Hedwig寄来的信件,那么就是重要的信件,不然就是经过他认可的人。

打开来才发现是Hagrid的下午茶邀请。Harry很喜欢Hagrid,他很忠厚,对朋友很好,又很直接,和Hagrid相处不需要迂回手段,直来直往的朋友让他觉得很放松。这样的朋友除了那位朴实的半巨人之外大概只有Hermione和Neville了。

吃完早餐,回了一封信给Hagrid,表示自己很乐意前去。Harry便带着一眾小蛇前往地窖准备上另他忐忑不安的魔药课了。

来到魔药教室,Harry选择了一个离讲台不远不近的位子,然后拿出魔药课本开始读,并且将他所记得的混血王子的手法写下来。其他Slytherin见首席都这么做了,也纷纷拿出自己的课本开始预习。

Harry一边翻,一边犹豫着要不要把混血王子的所有课本都找出来呢?不知道魔药教室有没有……

直到Gryffindor的人走了进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安静的景象,只是嘟囔几句便坐下来了。Harry见他们也没骂得太过分,便只用眼神稍微警告一下出言不逊的同学而已。

但是少数Slytherin却有些恼怒,身为首席,竟然没在第一时间把Gryffindor骂到说不出话,反而是放任他们?不过见首席和第二首席都没有说什么便只好将不满压了下来。

这种紧张的气氛没能持续太久,因为门很快就被砰的一声打开了。

魔药教授恶狠狠得往台下扫了一眼,让许多同学都忍不住一抖。

「Well,大名鼎鼎的救世主,Harry Potter……」点名时,他仍然没有放过Harry。他们对视一眼,然后Harry敛下了他的眼神,就像是完全不在意似的。但只有他知道,他内心有多么怅然。是的,无论如何,他从生来就应该是Severus Snape最痛恨的人。若不是为了保护他,Lily也不会死……他确实应该被他的魔药教授厌恶怨恨。

他宁可教授恨他,也不愿教授自责,就让他把所有过错都推到自己身上好了。

如果这样能让他好过一点的话……Harry并不介意让Snape厌恶自己,毕竟他早已习惯了。Snape厌恶他的时间比和他好好相处的时间多很多,或许曾经的和睦让他忘记了……Snape有多么讨厌『救世主』——那个害Lily失去生命的婴孩。

「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置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Snape停顿了一下,并恶意的看了每个学生一眼,有许多同学被那视线刺的坐立不安,甚至颤抖了一下。「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誉,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傻瓜笨蛋才行。」他的声音很轻,近乎耳语,但每一个字都很清楚,他那声音华丽而带着磁性,语气中有着一种高贵不可侵犯的感觉。

阻止死亡?Harry不打算对此发表任何评论。他明白,若Snape那时不想死,Nagini的蛇毒绝对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威胁。他甚至能随身携带牛黄或是解毒剂之类的魔药。但他最后却没有阻止他自己的死亡……

在与Snape视线交会时,Harry只是静静的看着,眼神波澜不惊。他清楚的看见对方的的表情像是被激怒了,或许这副眼镜真的让他看起来很像父亲。

不小心激怒教授不代表他会草率面对课堂,他依然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了今天的课堂作业,疥疮药剂。

因为他和Draco配合良好,并没有出任何差错,再加上这种药剂真的只是非常基本,所以他们完成得非常完美。魔药教授还各给他们加了五分。

Harry耸耸肩,他知道Draco一直都是魔药教授最喜爱的学生。论人情、论实力,这瓶药剂的成绩总会是个O的,得到加分也只是必然的。他们默默地收拾了书包,Harry见离下课还有一段时间,便继续复习他的课本。

「Potter,今天晚上八点,来我办公室,有事。」不是禁闭。大概教授也知道他在学院的处境吧?如果他仍然针对自己,只怕许多有心人会觉得首席可欺,连院长都不支持。不得不说,教授无意间的体贴,真是让人无法推拒,即使这都是为了Lily……

「是的,Professor。」

他装作一点也不在意,随口答应了下来。

 

他下午没有课,所以Hagrid邀请他下午三点去他的小屋喝下午茶,说他认识Harry的父母,很乐意告诉他James和Lily的事情。Harry打算吃了午餐过后先去有求必应室,把冠冕带走销毁,省得夜长梦多。

他宣布下午有课的由年级首席带领,没课的一年级则自由行动,便放下餐具,来到了八楼有求必应室的门口。心里不停默念着『我要一个藏东西的房间』,门便开了。

他走到记忆中的地方,翻翻找找,却怎么样都找不到冠冕,他有些心慌。不过这个房间本来就很大,仔细找找一定会有的。和Hagrid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却还是没有找到。

但他现在不得不放弃,好在隔天是星期六,不需要首席开餐,他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在这里找那个象征智慧的Ravenclaw冠冕,那个曾经因为嫉妒而被Helena Ravenclaw偷走带到阿尔巴尼亚森林的冠冕,据说只要戴上它就能得到传统的智慧术。

但他现在不得不放弃,并且给自己沾满灰尘的衣袍施个清洁咒,然后离开了八楼,来到Hagrid的小屋。

「你好,我是Harry Potter。」他礼貌地敲了敲门,等到Hagrid开门让他进去,虽然他的宠物牙牙一直往Harry身上跑,但Hagrid很好的拉住了牠。

「喔!Harry!你已经长这么大了……我上一次见到你,你还是个小毛毛。」Hagrid感动的说,他一直把Harry当成自己的晚辈和朋友,甚至是当作儿子。Harry也知道Hagrid从上一世就一直非常关心他,可惜这次为了不暴露出Potter庄园的位置,他不得不婉拒引导人的带领,而是由Regulus陪同他进入对角巷和上学。

「你好。」

「哦!我是你父母的朋友。要来点茶吗?」

「好的,谢谢你。能和我说说我父母的事情吗?」

「当然!你爸爸是男学生会主席,你妈妈是女学生会主席,他们好像是七年级的时候才正式交往的,但是你爸爸追求她整整七年呢!」能从朋友口中听见自己父母过去的故事,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Hagrid一直说还分享了很多关于他爸爸的糗事,以及他父母之间的小故事。都让Harry听得津津有味。但他完全没有提到他的教父Sirius Black以及和他们不对盘的Severus Snape。这让Harry有些遗憾,但他倒是听到了一些Remus的趣事。

「他们两个都是Gryffindor毕业的,虽然你进了Slytherin,不过我想你一定和他们两个一样善良!」Harry本来还有些担心,若是Hagrid无法接受自己进Slytherin怎么办?不过看来这都是庸人自扰了,真正爱你的人,只会关心你的利益和幸福,无论你做出什么选择,他都会相信你、支持你。

「我很喜欢Slytherin,那里的同学虽然有些别扭,但大部分都是好人。」这是他的内心话,他们虽然是贵族的孩子,但终究只是孩子。在他们真正成为食死徒之前,Harry会给他们重新选择的机会,也不会用有色的眼光看待他们,因为他们可什么都还没做。

「那就好!对了,这里有些你父母的照片,我复制了一份,不过我想原版还是交给你比较好。」Hagrid拿出自己收藏着的相簿,将他交给男孩。男孩又是感动又是幸福,他拥有了父母的照片。

「谢谢你!Hagrid!」

「不用谢!啊……差不多快到晚餐时间了,你先回去吧,我记得你好像得带着他们吃饭对吧?和你聊天很愉快,下次再来找我吧!」

Harry心情很好的向Hagrid道别,然后前往礼堂,他可没忘记Slytherin的首席开餐制度,要是他没开始吃,整个Slytherin都得饿肚子。他也没忘记今天晚上他还得去院长办公室进行一场劳心费神的谈话呢!

「Harry,你今天一整个下午去哪里了?」

Draco对于一整天都没公共休息室见到好友,并且去了他的宿舍和图书馆都没有看到人,不禁有些纳闷,平常时候Harry就只会待在这三个地方啊!

「Hagrid邀请我去他的小屋坐坐。他是个朴实的好人,还告诉了我很多有关我爸妈的事,而且他还送了我一本父母的相册。」Draco一直都瞧不起那个半巨人的猎场看守,于是Harry在出言辱骂Hagrid之前便先赌上了他的嘴。Draco知道对方有多么重视他的父母,见他开心倒也没再说些别的什么。

「对了,等一下你是不是要去院长那里啊?」

「是啊!怎么了?」

「别说我没提醒你,院长今天心情很不好,别说其他学院各被扣了快要一百分,Slytherin的禁闭都快排到下个月了。」Harry有些奇怪,教授怎么突然心情不好了?他可没去惹他的院长,今天魔药课下课前看起来也很正常啊?难道是Dumbledore又做了什么?

「不需要担心,反正大不了就几次禁闭或者抄写几遍Slytherin行为守则。平常没事就可以抄一下积缵着,顺便当作练字也不错啊,我那里累积了不少了。」听到首席这么说,一众小蛇们都生起崇拜之心,竟然完全不害怕蛇王大人!一个人去院长办公室还能这么淡定从容的就像是去喝下午茶一样?真不愧是我们的首席!

「那么我去找院长了。Fawley学长,这里就交给你了。」

Harry自己吃得差不多了,便回到了地窖,但他只盯着办公室门上的石蛇。不得不说,就算是他,面对院长还是有些紧张,尤其是根本不知道对方要和说些什么的情况下。

【你好!】在进去之前,Harry还是打算问一下教授的情况,要是对方心情真的很不好,至少让他做个心理准备。

【喔!五十年来第一个蛇语者!尊敬的蛇语者,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那只门把手显得非常兴奋,她一直待在这里好多年了,但都没有人和她说话解闷。

【我是来找Snape院长的,他在吗?】

【在的,不过里面还有两个人,是铂金色长发和黑色短发的男人。】铂金色长发……Lucius?

【那你开门吧!】

【是。】

「院长,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Harry微微欠了欠身,展现最大的礼貌和尊敬。不意外的看见Lucius和Regulus坐在那里。

「我找你是要你说关于Peter Pettigrew的计划的。」有些惊讶并不足以形容Harry此刻的心情。他本来打算毁掉冠冕之后再独自完成这件事情的,他一点都不想让对面这个男人参与这件事情。他怎么可能要求这个男人帮忙拯救Sirius呢?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不是普通的差。不过这倒是很好的说明了为什么他会找Regulus来,要知道他一直都不是很信任这个Black的。

「是的,Professor。首先,他在Hogwarts。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会直到现在才打算出手……难道大家都没有疑问吗?一个Slytherin世家出身的不惜背叛家族的信仰进入了Gryffindor,还为此与家族出现间隙,甚至被驱逐出了家族。这样的人……有可能是食死徒吗?有可能是背叛者吗?」这么简单的道理,Harry知道,他相信Dumbledore也不可能不知道。只能说,Dumbledore还是对出身Black家的孩子不放心、不信任,即使他是个Gryffindor。宁可错杀一百,也不能错放一个。

Harry很仔细地讲述了当年的真相,虽然对于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颇有疑问,但其他三个成年人都没有发问,只是静静听他说。

「……所以就是这样,他变成了老鼠藏在Weasley家十年,现在是Ron Weasley的宠物。」其他人的脸色都是不可思议的差, Snape的一脸不屑,Lucius露出了深思的表情,Harry也能看出Regulus脸上的不忍和悲伤。

「那你打算怎么做?」提出问题的是Lucius,这种大冤案,肯定会对魔法部造成一些负面影响,这对他的政治生涯会有帮助的。

「我打算趁下周五的魔药课,在他身上泼点东西。不过我得想办法让Ron Weasley把老鼠带来才行呢……不过这部分你们都不用担心。」

「那我们能做什么?」

「Lucius,我想Rita Skeeter小姐肯定会对Merlin勋章拥有者的故事感兴趣的吧?这件事由Malfoy家出面,比我或是Regulus好。至于Regulus……如果Sirius真的被证明清白,你就得小心了。Dumbledore不会放弃掌控Black家,若是有了Sirius,难保你不会被针对或是掀旧帐,我已经在研究消除黑魔标记了,再忍耐一下吧!」

「你放心,Sirius一旦出狱,先由Potter家照顾。」Regulus的意思很清楚,在事情顺利解决之前,Sirius和Black家没有半点关系,更别说他已经被逐出家族了。他也不希望哥哥被当成一枚棋子,尤其因为Harry,他对Dumbledore的印象早已经是跌落谷底了。

「那么……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评论(2)
热度(28)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