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07

07. 历史与传承

 

等到Lucius和Regulus都从壁炉离开了之后,Harry也站了起来,打算回寝室休息,正准备扭开门上的把手,却被一个低沉得如同大提琴的声音阻止。

「等一下。」Snape沉着脸,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个成熟的不像11岁,甚至不像个30多岁的男孩看。

「……Professor?」这样直接审视的眼神,让Harry十分坐立不安,尽管他已经非常了解这位Slytherin院长了,但不代表这样被他盯着时不会紧张。他下意识地想要回避这个明显有些炽热的眼神,但又像是被那双黑眸吸引住了,完全移不开目光。

「你……你为什么不向我要求帮助?是觉得我没有用处吗?」

「Professor,我不知道您为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但请相信我,我绝对信任您。」就是因为绝对信任,所以刚才没有避开对方,而是直接当着他的面和其他两位家主做协商。听少年这么说,男人的脸色好了一点,但依然阴沉着。

「还有,我想……对于你上次说的话,我不得不说,请伟大的救世主兼史上最年轻的Slytherin学院首席收起你那愚蠢的、Gryffindor式的博爱!我不需要任何人的——」

「Professor!」Harry打断了他的话,倔强而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他不确定自己听见那个词后还能不能冷静。若他一开始一疑惑,现在就是一种强烈的愤怒,以及一种被羞辱的感觉。他接着说,「若您认为这是对您的同情或者是怜悯,那这同时也是对于我人格的否定。我可一点都不博爱!也没有泛滥的同情心!我对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只会是实话,就如同守则所说的,『重视沟通的技巧,远胜于容易被拆穿的谎言。』虽然避重就轻是我的手段,但是我绝不、绝不会对你说谎!还有,我是个Slytherin。」

「Potter……」男人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他,这些话对他确实是很大的震撼,他不知道为什么少年的反应这么激烈,但是他从那双绿得像湖水般清澈的眼睛中,看不见一丝一毫的闪躲。他没有说谎,这是一个双面间谍的判断。

「对不起,Professor,我不该这样对您说话的。」Harry说完这些话以后显然有些懊恼,他不会后悔说出这些话,但他确实不该用这么激烈的口气对待对方。

「你回去吧。」Snape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然后有些挫败地说。

「是的。若是您真的想要帮助我,就麻烦您先将吐真剂准备好吧……可能会有需要。」说完便关上了门离开了。

本来打算隔天再去找冠冕的,但是反正看来今天也睡不着觉了,不如再去仔细地找一次。

「找不到……完全找不到……难道被别人拿走了吗?」Harry着急地喃喃自语,这下得去密室看看了,至少要确定一下蛇怪有没有被控制。

他往旁边一看,这不是消失柜吗?Harry可一点都不想将这个留在这里,以他的炼金水平不会修不好它,他用缩小咒将他缩小到可以收起来的程度。至于另外一个还在博金-博克店,他决定叫Holly找个时间把它买来。

看了看现在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宵禁……Harry还是决定去密室看看。到了二楼的女盥洗室后,他发现Myrtle不在,真是为他省下了不少麻烦,他没办法在这时和她解释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打开。】毫不犹豫地为自己加上一个漂浮咒并跳了下去,他没有隐藏自己的气息,他只是想和蛇怪好好谈谈。他半瞇着眼,随时准备可以闭上。

「荧光闪烁。」仔细探查了一下环境,地上有块蛇的蜕皮,Harry径直走向了SalazarSlytherin的雕像前,用蛇语说,【和我说话吧,Slytherin,四巨头中最伟大的一个!】

他不知道为什么Slytherin是四巨头中最伟大的一个,但他确实承认,Salazar Slytherin是了不起的人。和其他三位创始人一起创建了这所巫师学校,初衷一定也是希望保护巫师的孩子,Harry也不觉得SalazarSlytherin有清理血统的意思。或许他崇尚纯血,但若是他真的有驱逐混血或麻瓜血统的打算,又怎么会离开Hogwarts而不是真的去做呢?况且,这只蛇怪留在这里已经千年,但他似乎从来没有主动出来杀掉麻瓜出身的巫师。

自从了解了Slytherin行为守则之后,他对Salazar Slytherin这位创始人便有不同的看法。其中第53条说:『对待爱,请慎重。』还有第74条:『珍视自己的挚爱,守护自己的珍宝,永不放弃。』这些都说明了Salazar Slytherin是个心中有爱的人,并且他打算守护他的所爱。况且,如同守则说的,事情都有两面性,所以他觉得Salazar Slytherin的用意应该是为人所误解,他想要守护巫师孩子的心应该是真的,但又是什么理由让他崇尚纯血呢?

【又一个蛇佬腔唤醒了我?】听见了嘶嘶声,Harry赶紧将眼睛闭上。

【你好。】

【很好,你知道要闭眼睛,想必你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了。那你是Salazar的后代吗?】

【我想应该不是,但我的额头上有一个Slytherin后裔的魂片,或许是这样我才能够说蛇语。】

【喔?魂片?你说的那个后裔难道是不久前来过的男孩吗?】

【不久前?请问是什么时候?】

【大约五十年前吧?】Harry本来以为可能是被冠冕操纵的人来过了,结果看来好像不是。不过想想也是,五十年对千年蛇怪来说确实是不久前。

【是的,就是他。】

【魂器是黑巫师用来寻求长生的装置,是一种邪恶的黑魔法。每一个魂器中都藏着一个为了防止死亡而置入的灵魂。创造魂器,必须犯下滔天的罪行——谋杀,用以撕裂灵魂。将撕裂的灵魂流入一个物体,如果要复原,就必须真心的忏悔并且承受极大的痛苦,可能会被痛苦毁灭。那个男孩做了错误的决定,他不配被称为Slytherin的继承人。】

【真正的忏悔……他不会忏悔的。我现在正在致力消灭他的魂器,我今天带了其中一个已经销毁的过来。】他从怀中掏出Slytherin的挂坠盒,放在手上让蛇怪看看。

【这是Salazar的宝贝!Godric亲手做给他的礼物!他怎么可以!】尽管同样是嘶嘶声,但Harry还是能够听出对方愤怒的语气,看来分裂灵魂真的是种严重的罪。不过他有些讶异,不是说Slytherin和Gryffindor关系不好吗?

【如果包括我,他一共做了七个魂器,我已经销毁了两个。有一个,原本是在有求必应室,但是现在却不见了,那是Ravenclaw的冠冕。我认为他可能会来这里寻求你的帮助,所以才来确认。】

【Rowena会气疯的!更别说Salazar……小家伙,我支持你,那个人玷污了Rowena的遗物和Salazar与Godric的定情物!】蛇怪非常激动,感觉像是要将Voldemort碎尸万段一样气愤。

【定情物!】Harry有些不知所措,从小被建立起来的观念是假的,而且还与现实完全相反?那个美丽的挂坠盒是Slytherin和Gryffindor的定情物?Harry发现这时就算Dumbledore告诉自己他其实是黑魔王的信徒也不会再让他更吃惊了。

【这不是重点,然后呢?】

【呃……他说他要肃杀麻瓜巫师,并且试图控制整个巫师界。而我,是被预言选中要杀了他的人。】Harry尽量不咸不淡的说,他希望蛇怪不要支持Voldemort,否则他就必须杀了牠,但是他不想杀了这条忠心的蛇怪。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我可以感觉到你和Salazar很像,而且你有干净纯粹的灵魂。至于你额头上的魂片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太谢谢你了。我叫Harry Potter,我简直迫不及待要摆脱这个魂片了。】听到有办法解决而不用再挨一次索命咒,Harry心情立刻好了起来,不由得感谢这条蛇怪。

【我认可你,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主人?】

【什么?】

【成为我的主人,成为Slytherin的继承人。】

【我很乐意,可是我是混血,我的母亲是麻瓜出身。】

【事实上,Salazar会那么讨厌麻瓜巫师,是因为千年前教廷的人总是喜欢派一些麻瓜巫师来这里做间谍……或是蓄意害死其他的巫师,所以当初他才那么反对招收麻瓜巫师入学,他主张应该另外建一所学校专门提供给麻瓜巫师。】听到这段故事,Harry发现自己并不惊讶,或许在他的潜意识中Salazar Slytherin早已经不是个会随便杀人的邪恶黑巫师。

【至于继承人必须是纯血的原因则是因为魔力,纯血家族的魔力比较大,而这些优势也会传给他们的后代。你是Potter家族的吧?Potter家的魔力是非常强大的,而且我感觉得出来,不管你的父母哪个是麻瓜出身,他们都有不弱的魔力。其实Salazar和Godric都同意继承人只要符合他们的标准就好了,不一定要是他们的后代。】

【原来如此,所以我合格了?】

【是的,你是否愿意成为Slytherin和Gryffindor的继承人?】

【Slytherin和Gryffindor?】

【喔!看来你们这些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是灵魂伴侣!所以他们一致决定他们的共同继承人必须要同时符合Slytherin和Gryffindor的标准和特质。而我发现你恰好符合。】

【这……真是令人吃惊。】Harry觉得今天收到的讯息着实让人有点消化不良,看来真相往往会迷失在历史的洪流啊……他觉得自己应该把<Hogwarts一段校史>拿来和蛇怪讨论一下,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那么你愿意吗?】

【我愿意。】

【那么请跟我来。】蛇怪用尾巴将Harry卷起来,带进更里面的房间。牠让Harry睁开眼睛,并签下桌上的魔法文件。

【只要签上你的名字,这座城堡将会承认你继承人的身分,并且将会拥有Salazar和Godric名下的所有财产。然后你以后就可以看我的眼睛了,因为你是我的主人。】蛇怪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大概是因为多年来,始终没有遇到过一个合格的继承人吧,要会说蛇语、有Slytherin的谨慎狡猾、Gryffindor的勇敢诚实,同时具备这些条件又要知道密室,难怪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人能符合蛇怪的条件。

Harry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或许是一种古老的传承魔法,在写下自己姓名的最后一笔时,他感受到城堡的力量与他本身有了强大的连结,尤其是Slytherin的地窖和Gryffindor塔楼的部分更是明显。

【真是神奇。对了,你有名字吗?】

【Salazar给我取名叫做Carey,但你是我的新主人,想要给我取个新名字也可以。】

【Carey,意味着住在城堡中的人,Mr. Slytherin一定是希望你能在这里长久守护着Hogwarts。我也就继续叫你这个名字就好,是个充满爱的名字。】

【你果然是我选中的继承人!】Carey看起来非常满意,声音透露出了喜悦和骄傲。

【谢谢,你可以叫我Harry。Slytherin有独立的房间,你想过来和我一起住吗?还有,你能不伤害到其他的人吗?】

【可以。】语毕,牠迅速变小,缠在Harry的手腕上,看起来就像是绿色的手环一样。在这个型态下,牠的瞪视是没有害的。

【对了,我目前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身分。】

【放心,城堡会听从你的命令,只要下令就好了。】

【以Slytherin和Gryffindor继承人之名,不许透露我的身分,对所有人!】

Harry可以看到这个密室和他的房间是连通的,可以直接从这里回到他为在地窖的房间。而且他现在可以在城堡幻影移行了!这可是连校长都没有的权利呢!

【Carey你知道吗?我是从未来来的。第一次就读Hogwarts时,我是Gryffindor毕业的。】终于有人能够听他说说重生的事情了,一直都不能告诉别人,Harry觉得自己都快憋坏了。有Carey可以听他说说曾经的未来,实在是让他心情愉悦。

【喔?难怪你也有Gryffindor的特质。时空旅行吗?这可不简单,未来有什么好玩的吗?】Carey似乎也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他喜欢他的主人Harry,也想了解主人的过去,而且时空旅行是连Salazar都没有体验过的事情呢!

【呃……那时候光是对付那个把灵魂切片的疯子就够了,根本没有什么机会玩。而且毕业以后我去做傲罗了,四处追捕食死徒。直到二十五岁,我进冥想盆想看一段三十年前的记忆,然后不知怎的就作为幽灵回到了三十年前,过了一段时间,又变成刚出生的我了。】想到那段作为幽灵的日子,那是他两辈子以来过过最轻松惬意的生活了。不用担心魂器,不用杀黑魔王,而且每天都可以看书、去禁林散步。虽然只有一个人可以看到他,但是他不得不说,和对方相处真的比想象中的好很多,还学到了很多东西。

【显然你从来没有享受过人生,不过这一次你可以慢慢享受了!】

【是的,但我得先把Voldemort解决掉。他害未来的我失去了亲人、好友。就连我的父母也是被他杀害的,所以我和他是死敌。】

【Harry……我会帮助你的。】

【谢谢你,Carey。】他真心实意的说。这只蛇怪给了他很大的惊喜,他本来以为蛇怪就是个XXXXX级杀人不眨眼的怪物,想不到他不但训练有素,而且还有创始人留下来的智慧。

【对了Harry,这里是Slytherin的书房,Salazar在这里放了很多书,不少于Rowena的图书馆!】

【那Gryffindor也有书房吗?】

【当然,不过Salazar的书房以黑魔法、古魔文为主;Godric的以魔药和白魔法为主。】

【如果我想找炼金术的书呢?】

【Salazar比较多,但最多的是Rowena,她很擅长这个和魔咒。另外,Helga最喜欢的是变形术,但她没有图书馆也没有书房,所以她的书大分别都放在其他三人的书房里,比起看书她更喜欢待在厨房。】能听见创始人过去的生活,这对Harry而言是很新鲜的,只要是Hogwarts的一份子,都会对这些传奇很感兴趣的。

【对了,我真想不到Salazar和Godric是伴侣,要知道,Slytherin和Gryffindor两个学院,已经不合很久了!】

【其实在那时候,这两个学院就经常吵架,不过他们感情还是很好的。现在的巫师是怎么了……如果他们知道一定会很难过的。你一定不知道,Godric的书房和卧室都在地窖,这都是为了和Salazar一起生活。】

【只能说,时间能改变很多事情。这些状况我会想办法改善的,毕竟这已经是我的责任了。】Harry可不是为了所谓权力才成为继承人的,他爱Hogwarts,愿意为这座城堡付出,对他而言这是他的家。所以他不希望学院歧视的情况继续严重下去,这样对小巫师也不好。Hogwarts应该是学习的地方,而不是权力斗争的地方。

【嗯!Salazar一定会以你为荣的!】

【呵呵!谢谢你,那我们回房间吧!】

他从通道回了房间,并且呼唤了一只家养小精灵。

「Kiki为您服务,继承人大人。」啪的一声,负责地窖的家养小精灵便出现在Harry面前,并且恭敬的鞠了一个躬。

「你帮我暗中观察,是谁拿到了Ravenclaw的冠冕,好吗?」

「没问题!」这个家养小精灵显然非常兴奋,他可是第一个被继承人召唤的小精灵,多么与有荣焉啊!

「谢谢你。」

「主人和我说谢谢!主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

「然后听好了,你是负责地窖的小精灵吧?Snape院长那里的一切都要最好的服务,并且尊重他如尊重我,他的命令等同我的命令。他是我最重要的人。知道吗?」Harry郑重地说,他很重视Snape,那是他最尊敬的人。甚至可以说他改变了自己的一生,他也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是!这是Kiki的荣幸。」

在这累得半死的一天,Harry终于可以洗澡睡觉了,令他庆幸的是,隔天不用上课,就算睡过了早餐也没关系,幸好假日首席是不需要领餐的。


评论(2)
热度(28)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