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08

08. 故事的开始

 

不知道怎么了,他想起了自己从未来到现在的点点滴滴,以及那段几乎被他遗忘的幻想。他本以为自己早该忘了这一段,但看来这该死的幻想又重新回到他的梦里,再次让他不堪其扰。

那一天是他难得的假日,青年坐在自己的书桌前,轻轻用手指戳弄着一个小瓶子。总是小心翼翼的保管着,他每天都会花至少一个小时与它相处,有时会潜进去看看里面的记忆,有时就只是随意摆弄它,像是藉此缅怀些什么。

对他而言,那是他的最大的遗憾,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遗憾。

他是魔法界万人景仰的战争英雄、救世主——Harry Potter。

但没人知道有多少人为了这场战争付出了多少血泪,他的朋友几乎都死了,Sirius、Remus、Tonks、Neville、Luna,还有,ProfessorSnape。

这瓶记忆也不过是其中一个牺牲者的遗物罢了。

他感到绝望,他失去了一段他本认为最珍贵的友谊,虽然后来有人替补了他成为他最好的朋友,但感情从来不是可以被另一人取代的东西,Harry很清楚。

他失去太多了……他觉得自己几乎不想再活下去,Hermione说他这是PTSD,又称『创伤后遗症』是指人在经历过性侵害战争交通事故等创伤事件后产生的精神疾病。其症状包括会出现不愉快的的想法、感受或,是麻瓜的一种心理疾病。所幸他有朋友陪伴,而且他能够用工作使自己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他的症状并不严重,只是他有一点点抑郁症,但这都是小问题。

至少他还活着……

Harry从抽屉拿出一个冥想盆,上面有着他认不出来的古魔纹,那是与他情同姐弟的Hermione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他还没用过一次。

他原本的冥想盆已经用太久了,不得不换新的,幸好Hermione替他想到提前准备了,否则现在他哪里有闲心去买一个啊?

他将记忆倒入盆中,深吸一口气便潜了进去。

潜入冥想盆之后,发现自己正在尖叫屋棚,四周黑漆漆的,看起来像是个夜晚。Harry看一眼就知道这是哪里、是什么时候。Snape的记忆他都已经看好多次了,只要一眼他就能知道情况如何。

「鼻涕精!快点跑啊!」James的声音传了过来,Harry心下诧异,他的记忆可没有这一段啊!

难道……这是真实世界?怎么可能!他明明就是进入冥想盆怎么变成了时空旅行!喔!这一定是他在作梦!

难道他的PTSD已经这么严重了吗?严重到出现幻想?噢!反正他在作梦,这一切都是该死的有可能!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他能够在梦里改变些什么?就算只是梦,他仍然想要挽回些什么……那么,就这样吧,相信这是真实世界,也不错不是吗?反正他不是第一次被别人骂疯子了,能够照着自己的意愿疯狂,很好不是吗? 

等不及Harry反应过来,狼人已经将爪子伸向了一旁的黑发少年。

那是Severus Snape ,他一生亏欠最多的男人。

「Professor!」Harry冲上前,挡在少年的面前,所幸战争为他带来了敏捷的反应力。下意识地直接扔了两个魔咒出去。「速速禁锢!昏昏倒地!」

「您没事吧?」Harry转过身看着青年,脸上的担忧没有消退。

Severus还呆站在这里,看着眼前的青年将一堆检测咒语丢在自己身上,直到全都显示正常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才刚反应过来,甚至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让他根本无法冷静。

「Potter!」对方的眼神十分炙热,Harry有种重回了魔药课堂的错觉,彷佛眼前的少年还是Hogwarts最严厉的教授,自己还是那个年少不经事的Gryffindor。

在他一楞神之下,对方开始对他念咒,脸上尽是复仇的快感。他没有听说过那道咒语,甚至来不及闪避,就这么看着一道紫色的光芒打入自己的身上。

而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得透明了,没有变回原来的样子,却也没有消失。

「噢该死的!」Harry显然有些不知所措,然后马上意会过来,自己是被当成James报复了,他只想抓着对方的肩膀大喊我不是James Potter,睁开你的眼睛!可是他不能,他只能深呼吸、冷静。

「……你是谁?」Severus定睛一看,发现对方并不是那个惹人厌的Gryffindor,虽然长得像,却明显不是同一个人。他就这么将那种邪恶的黑魔法师在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身上?他瞪大了眼,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这么大意,连对象都没看清就攻击……何况那个人才刚还救了自己!

眼前的青年,有着一双美丽的绿色眼眸,带着些许惊慌,黑色的半长发被绑了起来,看上去利落雅致,虽然样貌是二十出头,但身高却只与十五岁的自己相差不多,而且十分瘦小。那样强大的魔法竟是从这么羸弱的身体发出的?

……很好,这个问题Harry完全无法回答。他总不能说,我是Harry James Potter ,你最爱的女人和最恨的男人的儿子,又不是说这么说对方就会相信;难道要说他是救世主……先不说相不相信,这个称号准会被对方鄙视到死的。

「呃……反正我不是JamesPotter就是了。你没受伤就好……就当我不存在吧。」没有直接回答他的疑问,Harry直接往禁林走去,避开了劫道者们,从Severus身后的路绕过去。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想避开Snape,想避开劫盗者,想避开一切与他有关的人。或许他会去面对,但不是今天、不是现在。

「喂!那里可是禁林!你不要命了吗!」Severus伸手想拉住他,却直接从中穿了过去,就像个幽灵一样。只是他穿过去时,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寒冷或是颤抖的感觉,就像从空气中流过。

「鼻涕精你在跟谁说话?」Harry还没回答,反而先引起了James的注意,不过他看来看去却怎么样都没看见Severus身边有人。青年不顾接下来可能会再发生的冲突,径自离开了他们。「他们看不见我?只有教授看的见我?不会是因为刚刚的咒语吧?天杀的!」青年喃喃自语着。他不知道,听力良好的黑眸少年已经带着疑惑把这句话听进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Harry都待在禁林,反正没有任何人看得见他,这点他已经从夜游的学生的反应看出来了。不管在他们面前怎么闹,对方都看不见,甚至Harry的手还能直接从他们身上穿过去呢!只有Snape看得见他,但是他也碰不到他,没有人碰得到他。

他不像是一般的幽灵,他从人们身上穿过去时,他们不会感觉到寒冷,甚至连空气的流动都没有感觉;而且他也不是乳白色的,他看的见自己身上确实能显露出正常的颜色,只是有点透明而已……

他很快就感觉无聊了,于是便溜进了图书馆,看见自己那年轻的母亲正坐在角落认真念书的样子,便走上前去,只是站在旁边一起吸收知识——毕竟他也碰不到书,无法自己从禁书区拿书。果然,Lily也看不见他,那Sirius或是Remus能看见他吗?几分钟后他就知道,答案是不行。

他试着进入书本的世界,却无法忽视对面那双慑人的黑眸,他知道是对面的Severus在看他,一定是因为他长的和James太像了又靠Lily那么近,才让Severus不开心的。想通了的Harry也不管他最尊敬的教授的心情——他可没有理由阻止一个人接近自己的妈妈。

Lily真的非常优秀,不过她看的书籍对于二十五岁的Harry还是有些过于简单,Harry四周逛了逛,发现桌上摆的书籍没有一本是符合他的需要和程度的。

他万分不情愿地走到Severus旁边,对他说想看比较困难一点的黑魔法或是黑魔法防御书籍,想拜托他拿自己相中的一本书出来给自己看。Severus对于他接近Lily的行为虽然不能谅解,不过这个男人姑且算是有上进心——虽然过度接近一个看不见他的女学生很可耻,就算目的是为了吸收知识也一样——书本的选择倒也有点脑子。于是只哼了一声便替他拿出厚厚的书,并施上每十分钟自动翻页的魔法,又加上一个忽略咒,这才继续自己手边的工作。

来到魔药教室,Severus便坐到自己习惯的角落, 开始在自己的魔药课本上写着自己最近的发现,以及新发明的几个小咒语,连身边什么时候站了个人都没有发现。

直到开始上课才发现那个不要脸的男人正站在自己的旁边。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可以听见自己咬牙切齿、愤愤不平的声音。

「我只是想看你制作魔药,我以前的魔药没有很好……就只是在旁边静静看着,绝对不会吵你,可以吗?」这个人一看就压根没有一点魔药天分——因为他长得和JamesPotter很像。可是他不久前救了自己的性命,James Potter可不会救自己,也不会那么强大,甚至不会对魔药有任何想学习的心态。就当作报了这个人的生命之债!

「敢发出一点声音,我就把你轰出去!」

「谢谢你!Snape!」那双绿眼睛瞬间明亮了起来,那纯然喜悦的光芒,让Severus有些措手不及。

「你可以叫我Severus……鉴于你上次救了我……」这句话细小的和蚊子没什么区别,但还是让Harry听见了。

「好的Severus。不过我得说上次的事情没什么,我只是刚好出现在那而已,你完全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我之所以麻烦你,除了因为你的天赋异禀之外,只有你看得见、听得见我。才不是要你见鬼的报恩!我不需要。」如果真要说恩情的话,是他Harry Potter欠对方太多太多,永远无法偿还。他愿意在从梦境中清醒之前留在对方身边,不求能为他做些什么,只是想报答他所给予的万分之一,即使这只是想象中的世界也好。

「真是Gryffindor的博爱啊!你一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Gryffindor……」

「我不是。」他可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Gryffindor,他也是个Slytherin,而且骨子更偏向Slytherin。如果让长大后的Snape知道自己被分院帽说过Slytherin可以为他带来荣耀之类的话,估计会气疯吧?想到这里,Harry自豪地笑了出来。这样自信的笑容让Severus愣了一下。

「不是鲁莽的Gryffindor就是Hufflepuff蠢蛋!」

「Hufflepuff不是蠢蛋……你的学院歧视太严重了……而且我不是Hufflepuff。」这句话说完,Severus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看起来哪里有一点Slytherin或Ravenclaw的样子啊!去了两者哪个学院都是奇迹!

「你不能因为我长得像James Potter就觉得我一定要去Gryffindor。如果我愿意,Slytherin也会很欢迎我的!」Harry没好气的说,明明在这时,Severus不知道他是James的儿子,为什么Snape总要将他和James混为一谈。

「闭嘴!我对你是哪个学院毕业的没有兴趣!现在安静让我熬魔药!」Severus低声吼道。Harry只是笑笑,在熬制魔药时打绕一个魔药大师是非常不明智的,Harry不觉得自己会那么愚蠢。

于是Harry闭嘴了,入迷的看着Severus制作出完美色泽的魔药。以前上课时Snape教授从来不会亲自示范。自己六年级时对混血王子的崇拜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么有才、这么优秀……

Harry看着对方那行云流水的动作,头发垂着遮掩了他本来就不丰富的表情,那双修长的手指带有高雅的魔力,能调配出一剂又一剂的魔药。

混血王子果然是个天才!少年的手顿了一下,这才让Harry发现自己不小心把话说出口了,「噢……抱歉我不该说话的,你继续。」一旁的少年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进行手上的工作。

Severus本来想问对方为什么知道混血王子,不过想想。课本上都写上了『此书属于混血王子』了,只要是个有眼睛的人就看得到。

 

这几天Severus默许了Harry和自己一起上课,尤其是黑魔法防御术课上,谁都知道Hogwarts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一直都不怎么样,尤其对于Severus而言这种程度根本学不到东西。这时候来了一个深谙此道的家伙站在旁边,偶尔和自己讨论一二,或是亲自示范——只是手势上的示范,幽灵可没有办法施展咒语——还能给点发明新咒语的灵感。倒也不是那么讨厌。而且他的变形学和魔咒学也还不错,甚至是古代魔纹都难不倒他,可是草药学和魔药学就是他不擅长的了。尤其是古代魔纹,只要Severus上课被点到答不出来时,Harry总能准确告诉他答案,让他为Slytherin加了不少分。

偶而心情好点的时候,Severus会告诉他一些魔药的小技巧,甚至告诉他做魔药和做饭差不多——某次聊天时Harry提到了自己的厨艺高超,并且连自家教子都十分喜爱他做的甜点。

对于Harry来说,这段日子过得简直就是顺风顺水,没有人来挑衅,Snape教授对自己也算和气,还能从远处看着自己年少的父母,虽然时不时担心自己的朋友和孩子,但既然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他倒也不再想着清醒。这大概是他身上属于Gryffindor特质的冒险精神吧。

似乎Severus也发现,每次去图书馆时,那个幽灵常常会盯着Lily看,那双绿眼睛透着一层水气,随时都可能会落泪一样。

「你为何那么亲近Lily?还总是看着她?」Severus问过幽灵。他当然会问,他一直都想知道幽灵的名字和身分,他觉得说不定可以从Lily身上找到些答案。

幽灵看他与看Lily的眼神不一样,他看着Severus的眼神充满着崇拜、愧疚与信任以及一种说不出来的复杂感情;但他看Lily的眼神则是一种向往、亲近,以及无法忽视的孺慕之情。虽然他喜欢对方看着自己时那双眼睛充满着信任,但他同样也好奇为何他会用那样的眼神看着Lily。那个眼神很纯粹,没有一丝令人遐想的成分存在。

「你不觉得……我的眼睛和Lily的很像吗?」对于Severus的问题,Harry只轻飘飘地扔了一个问题回去。

「我永远不会搞混你和Lily的眼睛。」Lily看着他时,是一种纯然的关心,一种朋友之间的亲近。但幽灵看着自己时,那目光可复杂得多了。那两双眼睛相差太多,承载的情感也完全不同,Severus永远不会弄错这两双眼睛。

「……谢谢你,Severus,你能这么说,我真的很高兴。」可以被当成一个独立的存在,而不是James或是Lily的儿子,即使只是一个幽灵,但他终究保留了自己的样子,并且被承认,而且是被Snape承认!这是Harry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他觉得感恩,觉得幸福,他才知道原来他对Severus是这么的重视。这是在这个幻想中唯一一个看得见、听得见他的人,是他仅有的人生中,少数重视、尊敬的人。尽管他无法给对方一个拥抱,但他的喜悦之情仍然透过他的表情与眼神传达出去。

他简直不敢相信,在他潜意识中的教授竟然对他这么好,他有教授一生的回忆,要藉此捏造出一份这样的幻想并不困难,至于其他人,大概是因为没有相处过的关系,况且Harry也并不了解他们。但他可以很自豪地说,他对Severus Snape有一定的了解。

Harry不知道他究竟想要在这场梦中得到什么?是一种我为了他们命运努力过了的心安理得?还是只是想从这个曾经最讨厌,现在却最信任最尊敬的教授身上得到一点点善意?抑或是……他只是想看一看那些已逝的长辈……Remus、Sirius、爸爸、妈妈、Professor Snape……

但他没有答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幻想为何作梦?这场梦又会维持多久?现实中又过了多久?这些他通通都没有答案。

或许他已经死了?所以变成幽灵飘荡到过去?

在这段期间,他已经清楚认识到,这不只是他的幻想,没有一场梦或者幻想会这么逼真!除了以Voldemort的视角中看见那些该死的画面之外。况且那些Snape告诉他的魔药知识,他很确定自己从来没看过,这总不是幻想了吧!

所以,这是什么?

他还是没有答案。


===


正文打完,我有話要聲明

我實在是受夠有人說:你的設定和XXX好像。或是,這些設定好眼熟。
我得承認,有些是有點像,但那是因為我看過很多篇文的設定都是這樣,所以就跟著這樣設定
那多半出於:既然這麼多人都用這樣的設定,那應該是最符合原著的吧?這樣的想法
我的很多資料都是網路上查來的,包括Slytherin行為守則......
因為小H被分進了Slytherin,但原作裡面對於Slytherin的描述卻不夠完整,上網查詢的結果就是你們現在看到的這一篇的所有設定
裡面包括了我所有的想法
我沒有抄襲!!!!!絕對沒有抄襲!!!!!

评论(4)
热度(29)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