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09

09. 过往与未来

 

这天Severus下午没课,Harry也没打算跟着他,反而是想去禁林走走,才刚到附近,就听到有人说黑湖边发生了骚动,是Gryffindor和Slytherin之间的冲突,他心想不妙,不会是那件事吧!

他十万火急飘到现场,看见Severus生气地用魔杖指着劫盗四人,而Lily站在他身前维护他。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他!」Lily非常生气,她一直把Severus当成最好的朋友,而现在有人欺负她的朋友,她当然会挺身而出。这让Harry想起了Hermione,也总是无条件支持他、陪伴他、帮助他。

「不用妳多管闲事!妳这个——」

「别说那个词!」Harry想要阻止年少的教授说出这种会让他后悔的字眼,但话已经到了嘴边,又岂是能够轻易咽下的?

「——泥巴种!」说出口的同时,少年就后悔了,他想收回这句话,这样的侮辱即使是道歉也显得苍白无力。

「Sev……」Harry看见自己的母亲露出失望、难过的表情。他知道,那是因为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最好的朋友竟然变成了这样,甚至出言羞辱她。Harry很想立刻冲上前去安慰Lily,顺便帮他的教授解释一下,但是他不行。他只是默默看着Lily、James等人一一离开后,才走到Severus身边。

「Severus……」他默默跟在Severus身后,跟着他走回了寝室。看着眼前的少年难得露出了脆弱的表情,Harry很想给他一些安慰。但他知道他没办法的,因为对象是Lily啊……只要是Lily的事情,谁劝都是没用的。想到这里,他为眼前的少年心疼。世界总是如此不公平,为何对Severus Snape特别的苛刻呢?这一点……就算他尽力阻止仍无法改变吗?

「Severus……去和Lily道歉吧,就算她不原谅你,但至少你得努力,Slytherin绝不后悔不是吗?」

「……Lily觉得黑魔法很邪恶,她是个非黑即白的Gryffindor,就算她这次原谅我了,我们还是最终还是会形同陌路的。」Severus喃喃地道,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Harry明白,自己当初和Ron争执时,也是这么难过。那Severus又何不呢?他对Lily的爱甚至超越了世上任何一个人。

「但至少你不用抱有遗憾,如果你实在不愿意亲自道歉,写封信也好,你心情会轻松点的。」

「我以为Slytherin不会过度干涉他人?」Severus挑了挑眉。

「我不完全是一个Slytherin。」只能算是半个。Harry心理补充道。「但我还是很了解Slytherin的,渴望力量,希望变得强大,有证明自己的野心……这些都没有错。只是……有多少人在追求权力地位时,忘记了自己的初衷?舍本逐末而放弃了最重要的东西……Severus,Slytherin对于自己承认的朋友绝对是极度护短的,对于自己的珍宝也是。既然伤害了,就不要为此后悔,不过你还是应该尽力弥补!Slytherin行为守则第2条:『拒绝任何形式的侮辱。』Slytherin行为守则第41条:『认识错误,承认错误,并积极修正。』Slytherin行为守则第74条:『珍视自己的挚爱,守护自己的珍宝,永不放弃!』别让未来的自己回想起现在而后悔,你是个Slytherin!」这些都是他昔日的好友Draco Malfoy告诉他的:作为一个Slytherin,永远都要向前看,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而付出一切。

战后Draco成为了Harry最好的朋友之一,总是在各式各样的方式帮助他却又别扭的不愿承认,甚至利用Slytherin行为守则让自己了解Slytherin。再看看Severus,这不是一个样吗?当初费尽心思保护自己,却死都不愿让别人知道,甚至一直被误解,这就是Slytherin啊……他觉得自己再也不会讨厌Slytherin了。

两人并肩坐着,各自陷入了自己的思绪,青年也不再开口劝说,只是细细回忆自己拥有的友谊……Hermione、Draco、Luna和Neville……自己最要好的几个朋友。可是Luna和Neville最后被食死徒杀死了,而Hermion和Ron最后分手了。因为Ron接受不了个性强势的Hermione、接受不了在职场上地位比自己高的女朋友,所以他们还是分开了。虽然,其中的原因可能包含了自己。Ron在战后非常嫉妒Harry拥有万人吹捧的名声,并且在事业上顺风顺水,又继承了Black和Potter两个古老贵族。Hermione也为了他这无端的嫉妒斥责过他,于是便成为他们之间留下来的一根刺。

这是他们分手的原因,也是Ron和自己分道扬镳的原因之一。再者,或许还有Draco的关系,Ron无法理解为什么Harry会和邪恶的Malfoy成为朋友,甚至觉得是不是成为了贵族以后,就看不起经济困难的自己了?他不知道Harry和Draco的友谊,是用七年的争斗、一年的相对无言、一年的互相理解、一年的彼此认同换来的,Slytherin的友情从来都是经过试探的,他们只是过程漫长了点而已。

所以,最后Ron离开了他和Hermione,选择放弃了他们七年来曾经无坚不摧的友情。Harry一直都为此难过,不是说他放不下,而是他真的觉得一切都很难接受。

如果还有机会重来,他会让自己最好的姊姊避开这种悲伤。不能说Ron完全错了,但那是Hermione啊!她在自己面前哭泣的时候,又怎么能要求自己对那个伤害自己视作亲人的男人释怀呢!他是半个Slytherin,护短是他的本能,谁也不能说他错,对吗?

「你在想什么?」Harry有些意外,自从他坦言不可能透露任何和自己相关的事情之后,Severus便再也不问他任何问题,Slytherin总是知道底线在哪里,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不该说。

「我在想我的朋友和孩子们。」Harry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可说的。

「孩子?你看起来才二十岁!」

「是领养的……他们都是战争遗孤,而且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发育不良不是我的错。不过我的朋友会照顾好他们的,至少Malfoy家有钱可以收养他们,对吧?」

「你跟Malfoy家有关系?你的朋友是Lucius吗?我可没听说他最近要收养孩子。」Severus冷笑了一声,Harry猜想他大概是认为他那个学长Lucius Malfoy不可能做出收养孩子这种事情,事实上,Harry自己也认为不会。

「当然不是,我的朋友有一个是Malfoy,不过不是Lucius Malfoy。我在学校和他很不对盘,总是互扔魔咒什么的,或许是这样才会想要加强我的实力吧?不过我们后来和好了。对了,这些话请不要告诉Lucius Malfoy好吗?最好也别告诉任何人。」

「……如你所愿。」

「还有我的教子……他的身体有状况,和别人不一样……我希望他不要被欺负才好,希望Malfoy家可以看在我的份上,多照顾一点吧。他从小就没有父母,才七岁又没了教父……尤其他的状况很特殊,现在已经没人可以庇护他了。」Harry并不是在对任何人说话,只是自言自语而已,他需要把这些话说出来,或许是因为没人可以诉说?或许是因为已经天人永隔让他更加难过?

「还有一个女孩……我好想参加她的婚礼……她自从和前男友分手后就没再谈恋爱了,我好担心她……还有那个Malfoy也是,一直拖着不结婚!都二十五岁了还不找个女孩,就算是要求纯血,还是有很多女孩可以挑的啊!这么慢,好的都被挑走了。抱歉……我说太多了。」

「……你一直没说你叫什么名字……」Severus犹豫地道。

「……抱歉。」他不能说,他不能让Snape知道他是谁,不能再说出其他的事情。他感谢对方没有追问,面对那双黑眸,Harry从来就不知道如何拒绝,他也不想拒绝,但他不得不。

如果他不是幽灵,他肯定不会只是待在Hogwarts,他会把所有魂器找到并销毁,再冲到黑魔王面前给他一个死咒,这样他最尊敬的教授就不需要去做什么该死的双面间谍,他的父母也不用死。

但他只是幽灵……就算告诉Severus真相又如何?什么都无法改变……那还不如别说,他也不希望Severus知道太多事情,这对Severus没有一点好处,反而会将他拖入危险之中。

「Severus,你应该赶快写封信给Lily,告诉她你很抱歉,对吗?」

「……或许。」

「很抱歉打扰你这么久,我得走了。明天变形课上见。」

「你可以留下来……」Severus说出口之后只想立刻咬掉自己的舌头,这简直太荒唐了!难道他是在心软吗?对一个长得那么像James Potter的男人心软?喔Merlin的袜子!他一定是疯了!

「噢!谢谢!我……」

「闭上你那张该死的嘴!不然就给我滚出去!」如果没有看见他微红的耳尖,Harry大概真的会以为他铁石心肠吧,不过幸好他已经长大了,能看出这样一个别扭的Slytherin内心隐含的好意。面对Slytherin,绝不能只看表面。

「噢!我只是……很高兴,说不定能够睡个好觉。」

「幽灵也需要睡觉吗?」

「其实是不需要的,但是梦境使我清醒,不至于迷失。」是的,他的恶梦使他清醒,无论他在哪里,哪个世界、哪个时空,他都不能、也不该忘记自己身上背负的人命。所以他需要『看见』那些画面,来使自己不至于沉溺在这个安逸过头的梦境。

「那你平常睡在哪里?」

「禁林,或是空教室,但是禁林总有些夜行性生物,很吵,根本无法睡着。睡眠使人清醒,不是吗?」

「那你睡吧,我再看点书。」

「谢谢你,Severus。」

Harry默默地闭上眼睛,等待着梦境来临。

『Look……at……me……』 

一再重复的画面,一再出现的梦魇,那逐渐黯淡的双眸,一再地提醒他,这是他的罪。

Professor……Professor……Professor……别死……

「给我醒醒!」Harry睁开了眼,那模糊的黑曜石般的眼眸,让他不自觉地呼唤。「Professor……」

「我不是教授!你该清醒了!你刚刚……」想必是Severus听见了他的鬼哭狼嚎吧?这才赶紧叫醒了他,却只能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抱歉……Severus,吵到你了。你赶快睡吧,我出去走走。」Harry擦擦自己的眼泪,便穿过房间的门消失在一旁的少年眼里。

「该死的!」

隔天他还是照样出现在Severus身边,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但他再也没有睡在Severus房间,不过对方也没有说些什么,所以Harry也不在意。

在那次谈天过后,Severus也自动认了Harry作为朋友,并且和他有越来越多的接触。魔法方面的、理论方面的,有时也会针对一本书争执的面红耳赤。但不可否认,两人都十分享受这样的相处时光。

Harry也看见了教授不一样的一面,这样执着的人,只要认定你是他的朋友,那就会付出真心,甚至是一辈子的事情。与Gryffindor的友谊不同,Slytherin经过了更多的试探与磨合,Harry发现自己离Slytherin又更近一步。

后来Severus也去向Lily 道了几次歉,但就如同Harry记忆中的一样,并没有得到谅解,他们终究分道扬镳。

Lily和James开始交往,并且加入了凤凰社,而Severus则与食死徒越走越近,尤其是Lucius Malfoy,他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Harry知道自己不可能阻止这个少年加入食死徒。因为他知道Severus很需要这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好不容易他的魔药才能被黑魔王看中,肯定要把握机会。

是的,如果不是因为Lily,Severus一定是最为忠心的食死徒之一。

黑魔王是少年Severus的信仰,毕竟他英俊、强大、有野心,并且有足够的理智。这时候的他相信,黑魔王会给Slytherin带来辉煌,会给自己带来荣耀。

Harry看着他和黑魔王搭上了线,并且帮他熬制魔药,和Lucius通信,只差黑魔标记了,但是……Harry无法阻止。

「Severus,你要加入食死徒吗?」Severus即将毕业,这是Harry在他毕业前问他的最后一个问题,但他早就知道答案了,不是吗?

「怎么?你也要曼德拉草一样尖叫着食死徒都该死吗?」Harry并不意外得到这浑身是刺的回答。

「当然不,我只希望你不会后悔。」

「Slytherin绝不后悔。」看见那双黑色的眼睛熠熠生辉,散发着难得的自信光芒,Harry就知道他不会因此而后悔了。

他后悔的,从来都是泄漏预言害死了Lily,而不是成为食死徒。尽管他在未来明白食死徒有多么疯狂暴虐,但他只是觉得自己做错了选择,却不曾后悔。

「那我就先恭喜你毕业啰!」Harry微笑,虽然心中充满着无奈,但是他并不打算做什么……大不了在预言出世时,阻止Severus泄漏就好了……

「嗯……」Severus为自己斟了一杯酒,轻轻啜饮,咬了咬牙,似是下了一个决定:「欸!你之后打算去哪里?」

「我除了留在Hogwarts之外,没其他地方可去,至少我对这里很熟悉。」

「你要跟我走吗?」

「你……是说?」

「反正我家没人,你可以看书。」

「当然!我是说……这样会不会麻烦你?」

「你已经麻烦我两年多了!竟然还会介意?」一如既往的讽刺语气,Harry哑然,难道说句我愿意收留你有这么困难吗?

接下来的日子对于Harry与在Hogwarts差不多,Snape仍然每天他施展魔法让书自动翻页。

并且在Harry的要求下,在他睡觉时给房间加上静音咒。毕竟在梦里会梦见的就那些人,他可不希望Severus听见他叨念的名字——Sirius、Remus、Luna、Neville,或者是……Professor Snape……他在这段期间读了非常多书,但是鉴于是Severus借给他的,所以大多是魔药和黑魔法居多。

他至今仍不知道Severus当初在尖叫屋外给他施展的是什么魔法,但是既然原先是打算施在James身上的,想必不是什么善良的魔法。

但他不介意,因为对方不是故意的,也幸好这魔法并没有真的打在他父亲身上,而且他知道Severus已经在查找解决办法了。但事实上,Harry觉得自己维持现状也很好,他不敢亲自面对Lily、James、Sirius或是Remus。

后来Harry看着Severus被印上了黑魔标记,他确实担心。

Severus以魔药大师的身分为黑魔王服务,那倒是没什么,毕竟只是制作魔药而已。为黑魔王酿造荣耀、阻止死亡?Severus不只一次为黑魔王熬制灵魂稳定剂了。Harry还是十分庆幸,Severus对于黑魔王而言不是凶器,而是药剂师,他几乎不会派他去做什么危险的任务。

Harry也不是第一次想,若他现在在这里,那么之后Lily生下来的孩子呢?还是叫做Harry吗?还会是救世主吗?

但很显然,世界上是不会有两个Harry Potter的……就在他出生的前一年,他开始感觉自己的灵魂正发出消失的讯号。

而他甚至来不及做些什么。

「Severus……我要走了。」

「去哪?」

「我不存在于这里,我得回去。能看到你毕业,陪伴你这些日子,真的非常开心,再见了,Severus。」那双眼睛承载的感情是真实的,他是真的不舍,但是他知道他很快就会回去,他不想在Severus面前消失,他不想给他任何负担。他当然知道Severus把他当成了朋友,在和Lily分道扬镳后,Harry一直自认为自己是Severus最亲近的朋友。

他不觉得在Severus面前消失会是个好主意。

Harry离开了蜘蛛尾巷,这才走向虚无。他原以为自己这次真的会彻底消失走向死亡。

他一直都觉得这四年多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它是那么不真实。他怎么可能见到自己的父母呢?又怎么可能和Snape和平共处那么久?是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因为太过思念自己已经失去的亲情,才会有这么一段幻想。

却没想到,当他再次醒来,竟然是在妈妈的怀里,以婴儿的姿态。

他在和Severus的相处中已经发现,他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而不是他凭空捏造出来的角色或是记忆。他就是Severus Snape,而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他真的以灵魂姿态回到了过去。

他在病症最严重的情况除了每天睡不好之外,有时甚至出现幻象,他会看见一些已经死去的朋友在他的身边。但是他很清楚这次不同,Severus是真的,他的父母教父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

但现在他又开始怀疑这一切到底是不是Merlin的玩笑?在他以为终于能够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时,他竟然又要把人生重复一次吗?

评论(7)
热度(35)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