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10

10. 重拾的友谊

 

从那段荒唐的梦境中醒来,他不知道那段记忆是不是幻想,但他确定自己现在是真的重生过一次。他想确认,但似乎除了Snape之外,没人能证明那究竟是真是假。

他甚至没有一点点证据能够证明那不只是他的妄想,他有时觉得自己根本就是疯了!沉浸在一场虚幻的梦境中,却坚称那都是真实的。

难道是因为再次见到Snape,所以才会在梦中回忆起那段尘封的往事吗?

他不是没想过去找Snape确认,但很显然这不是明智之举。

毕竟如果这一切真的是自己想象出来的……被当成疯子只是小事。他无法想象,若那真的只是自己的想象,他能否承受这个打击。即使他一直告诉自己『那不是真的』,但似乎早已慢慢接受了那个梦境,否则,他又怎么会一直不肯说出他的身分?连一点点线索都没有提供,好吧,他提供了Malfoy这个线索,以及每年两次的礼物和贺卡。但Snape并没有来求证,甚至没有问过自己任何相关的问题。

当然,这可能只是因为这一切对Snape是天杀的完全不重要!所以究竟Harry是不是那个幽灵对他而言也一点都不值得关心。是的!除了Lily,Snape到底还看重什么?魔药不算!

Harry沮丧得要命。他回想这几个月来Snape的种种表现,感觉一切真的像是自己的幻想!噢!该死的PTSD!该死的幻想!该死的重生!

他确实希望那是真的……但又说不出为什么。或许是Snape难得的友善,或许是他无意间救了他的恩人一次,或许是他看见了自己的亲人……

Harry放弃思考,干脆起床洗梳,下午的飞行课他可不想错过。

 

「Harry,今天的飞行课终于要飞了。」Draco两眼放光,有些兴奋,但Harry显然不这么觉得。但愿Draco这次别找Neville的麻烦。因为自己被分进了Slytherin,所以Neville到现在也不曾来和Harry说话。他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两所学院的鸿沟摆在那儿,难免有些压力,他也不希望Neville太过为难。

「是的,真是令人期待!」Harry其实一点都不期待,但他仍尽量中立的说。他确实很喜欢飞行课,尽管他这次没有想要参加魁地奇的意思,但他仍然享受飞行。他早就发现,他之所以打魁地奇,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找球手,所以想用魁地奇和他拉近距离吧?至于魁地奇本身,他倒是没有那么热衷,他更加喜欢漫无目的自由自在的飞行。

「Harry,你一定很有天赋吧!毕竟Potter家可是有名的飞行天才。」Draco羡慕地说。他开学前拿到了Harry送给他的疾速初代,试飞了几次后,发现那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扫帚!平衡、速度、远距飞行,样样都是最好的!而且非常有设计感。

下午三点半,当Gryffindor的学生们匆忙地跑到魁地奇球场时,Slytherin早就有序地站在扫帚旁边等着教授前来。而许多课都和他们一起上的Gryffindor们也习惯了他们总是这么早到。

在习惯了使用最好的扫帚之后,再看看学校的扫帚,实在是让Harry有些无奈。或许他应该以校董的身分为学校添一批新的扫帚?当然不是疾速或是光轮这种太快的,他得捐一批平衡感好又不会飞太高太快的扫把,最好是连Neville都能驾驭的安全扫帚。

Harry在让扫帚跳入手中的工作非常顺利,让Hooch夫人直接给他加了5分,并坦言他很有天赋,这让Draco十分羡慕的盯着他看。

Harry远远注意着Neville的状态,他不希望让对方再经历一次刺激的扫帚惊魂,魔杖拽在手上,随时都可以出手。在自己的带领下,Slytherin从不主动挑衅,但若是对方挑起了纷争,Harry绝不过问,有时还会帮腔几句。今天也是一样,所以Neville并没有被找麻烦,毕竟Draco不讨厌对方,只是因为学院分歧而放弃了他们之间的友谊,Harry不能说什么,因为Neville也是这样,在Harry曾经邀请他一起去图书馆或是吃饭的时候,总是有些闪躲地拒绝了。

尽管如此,他仍知道不是因为Neville不喜欢他,只是因为Gryffindor的人总是明里暗里阻止Neville接近身为Slytherin首席的Harry,就怕他被『邪恶的Slytherin』带坏。但是Neville一直都是他认可的朋友,所以他会保护他的。

果不其然,原先还正常的扫帚,在Neville的胆怯下,失控地冲了出去。

「孩子,回来!」Hooch夫人有些惊慌失措,却仍然骑着扫把追了上去。而Harry也在第一时间跨上了扫帚,向着Neville的方向飞过去。

「Neville,抓住我。」Harry对他伸出了手,可是Neville实在太害怕了,只能紧紧抱着扫帚,根本不敢松开,连眼睛都闭的死死的不敢睁开。

「Neville,别怕,会没事的,有我在,好吗?」Harry用安抚孩子的声音轻柔地说着,那声音就如同栩栩微风,温柔得能让人放下防备,Neville稍微放松了身躯,但仍然不敢松手。

「没事的Neville,你是勇敢的Gryffindor。」Harry将手伸到了他的眼前,并试图让他的速度与Neville一致。而那吓哭了的圆脸男孩有些怯怯地将手搭到Harry手上,Harry紧握住并将他拽到自己身后的位置,然后迅速而平缓的降落。

「喔!Mr. Potter真是天才!Slytherin加20分,因为你救了同学。」Hooch夫人有些惊奇,因为对方的临危不乱甚至轻而易举地救了同学,也因为他那高超的飞行才能。

「没事了,Neville。」Harry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背,以前他的孩子们哭泣时,他总是这么做的。而Hooch夫人则赶快让一个Gryffindor的同学带Neville去医疗翼检查一下,而课程也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于是夫人便宣布提早下课。

「Harry!你没受伤吧?」离他较近的Blaise先跑过去关心。

「当然,我没事。Slytherin可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哼!谁知道你救了Neville是不是有什么目的?」一旁的红发少年走了过来,Harry没有想到只不过是学院不同而已,Ron的态度会这么不一样。他没打算和对方有过多交集,但不代表他会隐忍这样的指控。但Harry还没回嘴,一旁的Draco和Blaise便看不下去了。

「喔?看来某人也知道Longbottom家很值得拉拢啊!至少比除了孩子多的数不清却穷的一蹋胡涂的Weasley家好太多了!是吧,Blaise?」

「是啊!可惜就有人看不清现实呢!他恐怕是在嫉妒吧?」

「好了,Draco、Blaise。你们也不能否认Weasley家这一代大部分都很优秀!别以偏概全了。」Harry知道这句话算是戳到Ron的痛处了,说出口后就有些后悔。他知道Ron一直以自己哥哥的优秀自卑,他三个哥哥拥有了所有的成就,级长、魁地奇队长、男学生会主席。就算是双胞胎,也不可否认他们很聪明,身为么子的压力当然很大。

「你!你是救世主!怎么可以帮助邪恶的食死徒!」

「你说什么!」Draco已经掏出魔杖,只要Ron再说句什么,他就要施恶咒了。

「得了Draco,和一个正在气头上的人有什么好争执的!Slytherin行为守则第14条:『戒骄戒躁,学会隐忍。』」Harry赶紧制止,他可不想被卷入任何纷争,虽然Draco发怒是有理的,但是他还是不想看到昔日好友与现在的好友互射魔咒。

「Harry说的对,骄躁是Gryffindor的专利,可不是Slytherin的!」Blaise拉过了正在气头上的Draco,三人便离开了,也不理会在背后叫骂的Ron。

「Harry,你接下来要去哪里,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

「去图书馆吧……」反正接下来也没课了,Harry便打算到图书馆读关于阿尼玛格斯变形的魔药。

另外两人相识一笑。他们已经很习惯Harry三天两头泡在图书馆了,他们甚至不只一次说Harry应该去的是Ravenclaw。

Harry在图书馆读的正认真时,对面的声音传了过来。「Harry,我听说了!你在飞行课救了Neville!你没受伤吧?」他抬起眼,便看见对面的小女巫正一脸关心地看着自己,他一边在心里感动着,一边迅速地为周遭加上了静音咒。

「谢谢,Hermione,我很好。对了,一直都没机会和妳好好聊聊呢!妳在Ravenclaw怎么样?」

「哦!简直太棒了!我这几天都在Ravenclaw的图书室里,那里的书实在是太丰富了!今天是想说来看看你才来这里的。」看到Hermione兴奋的样子,Harry不禁有些感慨,若是去了Gryffindor,她肯定会为了这样那样的事情烦心,Harry再次庆幸她没有去Gryffindor。

「也许我们以后可以一起读书?」

「当然!你在Slytherin还好吗?他们有没有为难你?」Hermione一直有些担心,身为『救世主』,被分到有许多食死徒家庭的Slytherin,会不会受到排挤或是刁难。

「放心吧!Slytherin很好,况且我是学院首席,在Slytherin内部,这可是比级长还要高的位子。」说起来,Slytherin确实很安分,从来没人挑衅他们的首席,或许是因为人们发现他确实有与黑魔王对抗的潜力,而不敢轻易得罪他吧。

「那就好。」简单的聊了几句后,他们便各自继续看书。

「Hermione,我想去看看Neville,妳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当然,我很乐意。其实我刚才也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去呢?」Hermione很聪明也很敏锐,她知道那两个男孩并不是不想和对方当朋友的,但是却只因为被分到了不同的学院,就这样渐行渐远,实在很可惜。

于是两人趁着医疗翼没有人时,取得了Pomfrey夫人的同意后,进去看见Neville正躺在病床上,脸色已经好了一些,但仍然心有余悸。

「Neville,你还好吗?」

「Ha-Harry,谢谢你救了我。」

「别客气,我们是朋友。」Harry温柔的笑笑,而病床上的男孩却禁不住愧疚而哭了起来。

「对、对不起Harry,我、我……」Harry一直都对他很好,而且时常在有困难时不经意地帮忙,虽然他好好地隐藏了过去,但是收到善意的人不会没发现的。而且这次又冒险救了自己,可是他却因为同学的施压而放弃了这段友谊。

「我明白你的难处。」就是因为明白,所以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因为是朋友,所以不会因此埋怨。

「Harry,我是个Gryffindor。」所以我会勇于面对我们的友情,不再因为他人的闲言闲语而退缩,因为我是诚实勇敢的Gryffindor!

「你当然是。」Harry对他鼓励地笑笑。他怎么可能忘记呢?当时坚定地举起了Gryffindor宝剑砍下Nagini的头的少年;并且直到死,都没有对Voldemort屈服。Neville很勇敢,他是被宝剑承认的Gryffindor。也是被现在的他——Gryffindor继承人承认的,合格的Gryffindor。

「好了,Neville,这里有一些巧克力,吃下去会好一点。你们男生就是不懂照顾自己!」果然最细心的还是身为女孩子的Hermione,提前准备了巧克力给受到惊吓的Neville,就像个大姊姊一样。

「谢谢妳,Hermione。以后,我能和你们一起去图书馆吗?」

「当然,Neville,我们永远欢迎你。」

三人简单聊了几句后,Harry和Hermione就被Pomfrey夫人赶出去了。

「首席,Snape院长让您立刻去他的办公室。他的情绪有一点……」一位一年级的Slytherin看见他们,便脸色苍白地向Harry说。看他的样子,Harry可以想见他的院长有多么生气……大概是因为飞行课上的事情吧……

「好的。」于是Harry有些忐忑地来到地窖办公室。

「Professor,这里是Harry Potter。」

「进来。」听这个声音,多么咬牙切齿。Harry不禁颤抖了一下,他彷佛可以看见自家院长背后释放出来的怨气。看来这次恐怕没那么好过了。

「Professor……」

「知道我为什么找你过来吗?」Snape瞇起了眼,Harry知道这是他发怒的征兆之一,他有点想直接转身逃跑。就算曾经怒目相视六年多,又和平相处了两年半,但Harry此时面对气场全开的黑发男人,他还是很紧张。

「不知道,先生。」

「哦?不知道?那么可以烦请尊贵的Slytherin学院首席,向他卑微的院长解释一下他在飞行课的英勇事迹吗?」他就知道!果然姓Potter的人都是没有脑子的!就算被分进了Slytherin还是一样冲动、做事不经大脑,标标准准的Gryffindor!根本没有一丝Slytherin的谨慎小心、趋吉避凶的能力!

「我很抱歉,Professor,是我太过冲动鲁莽了。」Harry低下头,乖乖认错。这个举动让Snape挑了挑眉,并且收起了一部份的寒气。

「你是Slytherin的首席!」不是冲动鲁莽骄傲自大的Gryffindor小巨怪!你的谋定而后动呢?

「是的,Professor,我很抱歉。」Harry没有顶嘴,他不想这时再为自家院长的火气添一把柴。

「真希望我的Slytherin公共休息室不会变成Gryffindor的领地。」

「是的,我会做个好榜样。」

「Potter,Slytherin行为守则24条?」

「……不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Harry有些惭愧地回答,当时他太过着急,只想着要把Neville救下来,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但其实还有很多方法可以救他而不暴露自己的……例如漂浮咒。呵呵,Harry Potter,你的谋定而后动呢?

「Slytherin学院守则抄一百遍,明天早上魔药课交过来。你可以滚了!」一百遍……幸好Harry平时积纂了至少一百五十遍,不然怕是通宵都抄不完了。

「是的,Professor,谢谢您。」Harry微微一鞠躬,恭敬地走出了办公室。

今天的谈话实在过于和平,让Harry有点意外,没有过多的讽刺,也没有禁闭,他说不上来,Snape绝不是会偏袒他的人,但他却无法解释为什么Snape会这么……温和的结束这一切。

「Harry,你还好吧?院长的火气看起来真的很大,你不知道他刚才走进公共休息室,直接大喊『谁看到Harry Potter就叫他立刻到我办公室!』噢!你一定无法想象,整个Slytherin休息室都胆战心惊,恨不得把你抓上去当祭品的样子。」Harry一回到公共休息室,Pansy便着急地过来关心,但一想到那个画面,又很没有同情心的笑了出来。

「Pansy,我没事,只是一百遍行为守则而已。」Harry觉得,即使是Slytherin,也有许多关心他的朋友,但自己怎么会都没有发现呢?或许是之前还没有完全把自己当成Slytherin吧……他忽然明白,分院帽说的,在这里真的能获得最真诚的友情。

「一百遍?」Blaise惊呼了出来,那得抄写多久啊!

「放心,我不是说平时就要抄一些准备着吗?幸好我早有准备。」

「Harry,教父的怒火怎么样啊?」

「真是好的不得了,我相信他在公共休息室已经得到完全的发泄了,以致于他的脾气……还算温和。」Harry笑笑,看起来就像完全不受影响一样,让想看他笑话的三人,只能摸摸鼻子算了。

「Harry,我真痛恨你该死的冷静。」

「走吧,我们得去吃饭了。」Harry只是微笑,并没有说些什么。事实上他自己也觉得Snape的态度太奇怪,他有些怀疑是不是教授已经发现了自己就是那个『幽灵』。不过就算他发现了也不能代表什么,毕竟他没有问过自己,那就表示对教授而言那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回忆吧?况且就算教授问了,他也不打算坦白。

 

「主人,已经找出是谁拿走了冠冕。」回到寝室后,Harry正在准备隔天魔药课要用的材料,正将它们收进隔天要穿的长袍口袋时,家养小精灵Kiki出现并报备。

「是谁?」

「是一个Ravenclaw女生,黑色长发,看起来像东方人。」东方人?Ravenclaw的东方女孩,就只有张秋……唉……看来曾经和自己有感情纠葛的女孩,都不得安宁啊! Harry有些自嘲地想。上一世是Ginny,这次是张秋。

「好,你做的非常好。找个机会,将那个冠冕拿过来。」

「是的!主人。」

「我能进去吗?继承人阁下。」在Kiki消失后,门外传来了男性的声音,他知道是谁,也知道对方的来意。

「请进,Baron。」Harry十分有礼地欢迎了对方,不需要开门,幽灵能自己飘进来的,曾经是幽灵的Harry非常清楚。

「继承人阁下,我听说您并不打算让别人知道您的出现?」

「还不是时候,再等一等,有适合的时机吧!先瞒着所有人,包括校长。」

「当然,我会把您的意思传达下去。」

「我想知道一下Slytherin近年来的状况。」

两人谈了许久,直到三更半夜,Baron才离开Harry的房间。Harry用了隐身咒和轻身咒,幻影移行到Gryffindor塔楼,那间他曾经的宿舍。

他并不想知道究竟是谁睡了它曾经的床位,那不重要,知道了只会影响心情罢了。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他明天的计划。

因为已是深夜,所有人都睡了。他给Ron的老鼠斑斑,也就是Peter Pettigrew一个无声无杖的昏迷咒,效力足以支撑到隔天早上魔药课的一半。

评论(2)
热度(26)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