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SSHP坑,堅定不逆不拆
寫文是為了滿足自己

【SSHP】The Regret 11

11. 亲爱的教父

 

为了让计划成功,Harry婉拒了Draco同组的邀请,宣称自己有个危险实验要做后,Draco立刻坐到了离Harry有三尺远的地方,他不得不苦笑了一下,果然,Slytherin永远不会把自己置于风暴中心。而Harry则坐在Slytherin和Gryffindor的交界处,而Ron的位置离Harry只有三个位置的距离。

就如同Harry计算的一样,Peter在课堂的一半时苏醒了过来。

「呃……斑斑?」Ron惊呼,似乎是没想到宠物竟会跑到自己的口袋里面,甚至挣扎着。他赶紧将他藏好,以免被严格的魔药学教授扣分或是劳动服务。

Harry自然是注意到这一点了,于是加快了完成的速度。为了让教父自由,Harry认为就算有一次魔药学的作业是T也值得了,反正接下来每次都拿到O就好了不是吗?

Harry往他的坩锅中加入最后一样材料,那样材料会使得他的坩锅爆炸,然后药水会乱喷,当然他很好地控制了范围,半径大概就到Ron那里。这是他从Potter庄园中看见的一样配方——本色药水。只要沾上一滴,那样东西就会呈现他原本的样子,对复方汤剂或是阿尼玛格斯都有作用,当然,如果是被施展过变形术的东西也会变回他原本的样子,相当于咒立停的作用,连盔甲护身在它面前都没有意义。

当然,他并不害怕被喷到,因为这个药水本身对人体是没有影响的。当然,不包括Peter。

轰——

「Potter!」Snape大喊,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个可恶的小崽子打算做些什么,但是他竟然制造了一场爆炸!虽然他曾经告诉过自己它打算在这时有所作为,但这不代表他可以在他的魔药教室为所欲为!

「斑斑!」Ron惊叫。因为他的斑斑在一阵骚动下,已经变成了一个人——Peter Pettigrew。

「Peter Pettigrew……谁来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伟大的Merlin一级勋章的拥有者,会出现在我这肮脏的魔药教室?」Snape瞇了瞇眼,然后甩了一个禁锢咒过去,却发现该死的没有效果。于是转而对门窗上了最强力的锁门咒。

「Harry Potter!给我解释你到底干了什么!」魔药教授生气地走到了罪魁祸首面前。他难道没想过会有什么效果吗?他根本就该去没有大脑的Gryffindor当他们头头!根本不知道对方确实已经是Gryffindor的头头的魔药教授心里如是想。

「我很抱歉……」有些惊慌失措,Harry显然也没想到那么多,而他现在才发现……在药效过了之前,甚至连吐真剂都不会有效。这魔药真是该死的强、该死的厉害!该说Potter庄园就专产这种奇怪的配方吗?

「药效是多久?」Snape几乎是咬牙切齿地看着他,那双黑魔几乎要喷出愤怒的火光,亮的不可思议。Harry可以保证,看来这次真的不好过了。

「半小时……」Harry有些心虚的说。可是他马上就想到一个解决的办法。「绳子飞来。」虽然他本来想喊手铐飞来的,但他发现方圆百里内根本不可能有手铐这种东西,他也不可能等手铐从麻瓜世界飞来。

「哼!」Snape看到那条绳子在接触到Harry的一瞬间就立刻掉到地上,几乎要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但他仍很好的控制住自己。而Harry则傻笑了一下,并利落的将Peter用绳子五花大绑了起来。

幸好,所有人都被吓到了,甚至忘记去关心事后发展,而完全忽略他们的魔药教授与他们的救世主之间的交流。

「好了Potter,我要先去找校长。你们!给我安静闭嘴坐在自己座位上,如果你们有脑子就该知道现在应该自习而不是傻傻站在那里!」Snape近乎咆啸地说完了这句后便风风火火的到了校长室找人了。

等到他们的魔药教授再次出现时,很直接地宣布了提早下课并且将引发这场事故的罪魁祸首兼十一年前那场惨剧的受害人之一兼救世主Harry Potter留了下来进行一场谈话。

「Severus,我想我们需要你的吐真剂……」一边说,一边使用了守护神咒让他传话给魔法部长和傲罗办公室主任。

「哼!」Snape回到他的办公室拿了吐真剂回来以后,其他所有人都到了,而那该死的药效也已经过了。他看见那个年轻的Potter正用一张恰到好处的迷茫表情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还是有几分Slytherin的样子嘛……

Rufus Scrimgeour正站在Cornelius Fudge的后面,身边还站着Kingsley shacklebolt,这三个人,Harry都认得。Scrimgeour,当初在食死徒的逼供之下也完全没有说出Harry下落的人,虽然他与Fudge部长一样,不肯让人民从和平的假象清醒,但他不得不承认,做为一个傲罗办公室主任他还是足够称职的。至于Kingsley他就更加熟悉了……他是傲罗,也是凤凰社的人,他这次在场将会对Sirius的清白有一定的帮助。

「谢谢你,Severus。」Dumbledore将药交给Fudge,让他亲手倒进Peter嘴里。否则他可能会在事后说些什么,不如一切都让他亲自动手。

而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Peter供出了他当年的所有罪行,以及Sirius Black其实是清白的,这一切让几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魔法部保证会在最快的时间处理这件事情,并从壁炉带着Peter离开了。

「Harry,事情的经过你都知道了……」

「是的,Dumbledore校长。」

「你似乎不讶异你有个教父?」

「Regulus说过,Sirius Black曾经是他的哥哥,那么,照顾我就是他的责任。」一句话便表明了Sirius掌控Black家是不可能的了,又合理的回答了老人的问题。

「Sirius才是无辜的对吗?」Harry的眼神透出一种完全的迷茫,就像是旧有的认知完全被打破一样。「阿兹卡班……会抓无辜的人进去吗?」那个眼神,正在无声的控诉,控诉眼前的老人为何不曾过问一句?身为威森加摩的首席,Dumbledore一定有许多方法可以拯救Sirius,这点Harry毫不怀疑。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不做?

他就是从来都不曾相信过Sirius Black!

「Harry……这件事情是个误会……我相信你是明白的。」

「误会……」Harry的眼神表露出了十足的失望。他对眼前的老人真的很失望,十多年的冤狱,竟只用『误会』二字做为解释?谁能接受?

「Harry,你要明白……若不是Voldemort,一切也不会这么艰难。」呵……是啊,你是Albus Dumbledore,这时候,当然要让我把怒气全都转向Voldemort不是吗?Harry开始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都是这个老人算计好的?即使他为了最大的利益,要牺牲少数人,但也不可以罔顾真相!

「Potter!你该滚回去吃午餐了,别忘了首席领餐。」这句话有如当头棒喝。是的,他是Slytherin的学院首席,而不只是直率的Gryffindor!他不该在这位深不可测的老人面前展露太多敌意或是怀疑。

「是的,Professor。」Harry微微想两位教授行礼便离开了魔药教室,他快受不了了。他无法忍受Sirius再待在阿兹卡班哪怕一天!

而回到校长室的两位教授也正陷入一片低迷。

「Severus,你说Harry会不会恨我?」Dumbledore少见的露出了疲惫的神色。他不是不知道,若不是因为自己对于Sirius入狱之事的不过问,Harry不需要待在麻瓜世界受尽委屈,他担心Harry把错全怪到身为『最伟大的白巫师』的自己身上,那很可能造成许多无可挽回的后果。

他不知道一个进了Slytherin的救世主,是否还会心甘情愿地去做他的救世主?但若他不愿意……这个世界又怎么会有指望呢?

「他不是白痴。」他不会看不出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他不会看不出任何野心或是计谋。他甚至可以清楚透析每一个人的心理运作。他能拉拢只在乎利益的Malfoy家,甚至能让只崇尚纯血的Black家与身为混血的自己同盟。这个Harry Potter可不是白痴。

「他不会再信任我了……」

「我想……自从你把他送到只会打骂他的麻瓜亲戚家去之后,他就不可能信任你了。尤其是他后来被救,享受到真正的『王子般的生活』后。」Snape极尽所能的讽刺,若要说造成Harry Potter不信任的元凶,就是这位校长错估了形势。他不知道竟然会有人——那人还是个Slytherin——代替Sirius Black行使他的教父之责,将伟大的救世主从水生火热之中救出来——赶在Dumbledore之前。

「Severus,有件事情很可疑……」老人评估了一下,还是说出口:「Harry是在1985年离开他亲戚家的,当时附近的居民都没有看见任何其他的巫师。而Regulus Black从1979到1986年都没有一丝消息,却在Harry回到魔法界后的一年半后出现在众人眼中。」

「你是说?」Snape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猜想,而他觉得他的猜测很可能是真的。

「说不定根本不是Regulus Black救了Harry。」Dumbledore地猜测正符合Snape所想,只是Snape地猜想更加深入。不是Regulus Black会是谁?但他可不会把自己地猜测说出来,那对十分不利。

「哼!我倒认为完全合理。Regulus Black一直隐藏在家中,他封锁了Black老宅。他在逃避作为食死徒的命运。而在听说自己的哥哥被抓到阿兹卡班后,不得不照顾哥哥的教子。」至少他本人是这么说的,完美的说词,不是吗? 

「那又有破绽了……为何不在一开始就照顾他,非得等到五岁?」

「所以呢?那对我而言并不重要。你想让我做什么?」Snape瞇起了眼,有些危险的看着对面的老人。

「取得Harry的信任,知道真相。」

「我?你确定?」

「很明显,只有你可以。」

「你似乎忘了一件事。」嘴角勾起,「我早在五年前就退出凤凰社了,我只会保护Lily的儿子。」他会保护他,而不是将他的秘密展现在一个妄图控制他人生的睿智老人面前。

「你真的不再考虑考虑?」Dumbledore对于少了这么一个间谍确实感到很不安,这会让他对于许多事情掌握的不是很完整。不过现在Voldemort已经不知所踪,他还有点时间说服对方的。

「你的计划并不包含Harry Potter的生死,这样我有什么理由继续听从你的指挥?我们目标不同。」老人的目标是无论牺牲任何人,都要杀死黑魔王;而他的目标,是无论牺牲任何人,都要保全Harry Potter的性命。

尤其……Potter长得那么像那个人……

甚至有可能就是那个人……

「Severus……你很清楚,要打败Voldemort,就一定需要Harry的力量,况且我也希望他能活下来。」Dumbledore有些无奈地向后靠在了椅背上,露出了疲惫的神色。但魔药教授仍不为所动,他相信Harry Potter会打败黑魔王,但不代表一定得去陪葬。

「我向你保证,他会活下来的!」

「Severus……至少确认他……没有偏向黑魔法的嗜好,或者过多的野心。」

「……我会的。」Snape选择不告诉眼前的老人,会进入Slytherin,就足以保证他有足够的野心了。

而他们在讨论的同时,走廊上的黑发少年从口袋捞出一只瓢虫:「麻烦你了,我要Sirius Black以最快的速度出狱。」然后就任由牠从角落中飞走了。Harry紧握了拳,这件事情,Dumbledore确实触了他的逆鳞。他对老人的埋怨、不满、失望,只有两件事。

一是Sirius Black的冤案,一是Severus Snape的身分无法证明。

这两件事,他知道老人有许多原因,或许是顾全大局,或许是为了更好的掌控什么,所以他疏忽了,或者说无视了这些。但是他Harry Potter一定不会袖手旁观。

 

果然隔天预言家日报上就出现了《十年前的案子,Sirius Black,背叛还是忠诚》的头条,里面充分提及当初这场案子完全没有经过任何审判,甚至没有检查Sirius Black手上是否有黑魔标记。这样未审先判,是魔法部还是傲罗司的主意?又很动人的写出了校长室发生的一切,重点描写了Black和Potter夫妇的友情与忠诚。让读过这篇文章的人都不禁动容。

在Rita Skeeter的妙笔下,很快的迎来了魔法部对这起案子的重审重判,甚至在三天后就宣布了Sirius的当庭释放。

「校长,您找我?」Harry不易外的看见满脸笑容的校长和站在角落极力控制怒气的院长,以及看见自己就眼睛一亮的教父。

「Harry,快来,我跟你介绍一下你的教父——Sirius Black。」Dumbledore有些愉悦地说道。Harry知道老人是打算利用Slytherin出身的Gryffindor教父来引导自己『重回』Gryffindor,但他又怎么会不知道,Sirius骨子里也不是纯粹的Gryffindor。

「教父已经出狱了吗?」Harry毫不惊讶地问,对于Sirius来到Hogwarts这件事,他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毕竟画像或是小精灵,总有会急着对这位继承人表示忠心的东西。

「是的!你可以跟他回家了!」

「教父的家?Black老宅是属于Regulus的,况且那里太过阴暗,教父还是和我回Potter庄园吧!那里对于养身体比较有帮助。」Harry轻描淡写地说,并用充分的理由拒绝了校长的提议。

「呃……Severus,你觉得呢?」Dumbledore有些为难的看向Snape,希望他能说几句话。但他这一问,Sirius就有很大的意见了。

「校长!这件事关鼻涕——Snape什么事啊!我觉得Harry的主意不错啊!我年少时也在Potter庄园住过几年呢!」

「Potter住在学校,怎么照顾这只蠢狗?应该把轰回Black家!」Snape咬牙切齿的瞪着Sirius。

Harry则默默庆幸他们没有打起来已经是很好的了,为了避免他们真的打起来,Harry决定说句话:「我想,这件事情应该让教父和Regulus好好谈谈。」

「看来Potter果然比Gryffindor有脑子。」Harry暗暗佩服,也只有这位曾经的双面间谍敢在校长面前间接骂对方没什么脑子。

「唔……也好。」Dumbledore马上发现,比起这位真正的教父,Harry显然更加信任Regulus——他名义上的救命恩人。这点也让Snape十分满意,毕竟能让昔日的死对头在自家教子身上吃鳖是件不错又令人愉悦的事情。

「Harry……我很想和你住!」

「当然,Regulus会同意的,我待会就写信给他。」

「听说我不在的时候,都是Rey照顾你?」Sirius显然有些怀疑,他心中的Regulus一直都是内向害羞的人,怎么会做出拯救救世主这样的行为呢?虽然他很爱他的弟弟,但毕竟是食死徒……

「嗯!Regulus是个很好的人。」Harry用他坚定的话语表达出对那位Slytherin的亲近与信任。

「可是他是Slytherin……」Sirius有些犹豫的说道。

「Slytherin不好吗?」

「神秘人就是出自Slytherin的!那个讨厌的、油腻腻的鼻涕精Snape也是Slytherin的!谁不知道Slytherin专出黑巫师!」

「哼!那么你家教子肯定也是黑巫师啰?而且还是黑巫师的领头?」

「你闭嘴!鼻涕精!Harry肯定是Gryffindor,Potter家世世代代都是Gryffindor,Harry肯定也是!」Sirius抽出魔杖,直指魔药教授的鼻子,一脸愤慨。他的教子怎么可能会是黑巫师呢!

「教父……我是Slytherin。」Harry有些无奈地说,虽然他早就知道Sirius不喜欢Slytherin,但是他也担心教父会不会因此不接受他。

「还是Slytherin的学院首席。」Snape唯恐天下不乱地补充一句。

「什……什么?Harry你是S-Slytherin?」

「唔……教父是不是很讨厌Slytherin?」Harry低下头,有些沮丧地说。

「不……我只是……」

「好了,蠢狗!你该滚了。」

「Harry,周末回来一趟,好吗?」难得没有理会Snape的挑衅,只是用安抚的眼神看着自家教子。

「好的。这是Potter庄园的一次性门钥匙,你过去后,家养小精灵会照顾你的。别离开那里。」

Harry从口袋捞出了一枚首饰,然后看着Sirius发动它并消失。

「校长、院长,请批准我周末请假两天,我有些担心教父……」Harry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校长,他知道对方会同意,但是院长就不一定了,他那么讨厌Sirius,又那么憎恶Potter……

「当然,Harry,你们错过了十年,应该多多相处。」

「……Potter,别做让Slytherin蒙羞的事情。」咬了咬牙,他终究没有说出反对的话语。

「好的,谢谢教授。」Harry有些意外Snape竟会直接同意,于是马上答应,以免对方反悔。


=========


其實我認為教授不是個戀童的人,所以至少在Harry15歲以前,他們都不會有什麼實質上的進展,但是他們會不會在那之前就在一起這實在很難說,我還沒決定好,不過應該是不會

评论(10)
热度(31)
 

© 朝煙Evelyn | Powered by LOFTER